即时新闻

警察故事

夜巡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8月13日        版次: 38     作者:

    ▌任继兵

    我当了六年兵。1976年,我脱下军装,又穿上了警服,被直接分到派出所。那时,我们都吃住在派出所,每天轮流值班。周六18点下班,周日休息。一天,赵副所长冲我招呼:“任儿啊,白天你去前台和内勤学学上户口,晚上跟着大老郝吧。”大老郝并不老,因为个子高,又有点秃顶,才得此美名。

    晚上,我和大老郝各骑一辆28燕牌大链套。这是所里刚给我们配发的装备。大老郝沾了我们新警的光。天完全黑下来,在一片菜地附近,大老郝似乎发现了什么,脱掉白上衣和大檐帽,塞进黑书包里。他说:“脱呀,任儿,不觉得快当靶子了吗?”我忽然领悟,白制服的确忒显眼。“下车,看见什么没有?”大老郝机警地目视左前方的菜地。“像有什么东西。”我睁大眼睛,黑乎乎一片,连蒙带猜。大老郝放倒自行车,三步并作两步,冲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我也放倒自行车,紧跟上去。一个小男孩扔掉手里的两个萝卜,转身要跑,被大老郝一把拽住。原来,小男孩没有完成作业,爸妈不让吃晚饭。他偷偷跑出来想刷夜。晚上饿得有点儿顶不住了,就跑到菜地偷菜。“放我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小男孩语调里带着哭腔。    为了孩子安全,大老郝还是把小男孩带到了派出所。后来,孩子被他爸妈接走了。    那是我到派出所的第一次夜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