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老一小被困电梯20分钟

        本报讯(记者景一鸣)“我快70了,小外孙女才4岁多,遇到这样的意外,一老一小真是吓坏了。”昨天上午10点多,芍药居北里317号楼3单元电梯发生故障,导致居民刘阿姨和小外孙女在电梯内被困20分钟。电梯里手机信号弱,紧急呼叫按钮无人应答,最终还是楼道保洁员听到了刘阿姨拍打电梯轿厢的声音,这才找来维修人员。

        刘阿姨说,上午10点多钟,她带着小外孙女出门。刚上电梯便感觉到了异样,电梯从12层到1层下行不久便停住了,面板上的按钮指示灯都灭了。“电话打不出去,紧急呼叫按钮没有响应,孩子吓坏了。”时间一长,小外孙女哭了起来,刘阿姨也很着急,但她只能强作镇定,逗孩子说:“我给你打鼓加油。”随后,她便一边拍打电梯轿厢,一边呼喊求助。

        万幸的是,这阵响动被楼道保洁员听到,隔着电梯门弄清情况后,保洁员赶紧找来维修人员,电梯门这才打开。刘阿姨说,轿厢停留在5层。“门打开时,电梯轿厢和楼道是错开的,我们祖孙俩人几乎是爬出来的。”刘阿姨用手比划着轿厢与楼道错开的高度,大约有两级台阶的距离。

        “我有高血压,幸亏昨天不太热,如果是个闷热天,就更麻烦了。”刘阿姨说,她们祖孙俩人被困了20分钟,并向记者出示了她的微信聊天记录。记录显示,10点01分,她向家人发微信求助,但由于电梯轿厢内信号微弱,两条微信均未能发出。10点24分,刘阿姨和小外孙女平安脱险后,又给家人发出微信报平安。

        接到刘阿姨的反映后,记者昨天中午来到芍药居北里317号楼3单元。楼内共有2部电梯,刘阿姨被困的电梯在右侧。记者看到,这部电梯已处于正常运营状态,楼道内没有关于电梯故障的通知或公告。走进电梯,记者注意到,这部电梯下次年检时间为2019年11月,目前电梯仍在年检期内。根据刘阿姨提供的情况,经记者核实,电梯里手机信号微弱,如发生意外,很难用手机求助;电梯内设有紧急呼叫按钮,但按了几下,都没有人应答。

        随后记者来到小区物业采访相关情况,但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不能接受媒体采访,要求记者留下工作证件复印件,并写下一份采访情况说明,经领导审核后才能回复。记者在采访情况说明里写下几个问题,包括电梯使用情况、事发时电梯出现了什么问题、是否已完全修复、为何紧急呼叫按钮无人响应。

        截至发稿时,记者几次催问,都未得到物业的回复。刘阿姨说,事发后她拨打过物业电话但无人接听,直到现在,也没有物业工作人员向她说明情况或表示歉意。

        文并摄

  • 清华东路没行人走的道儿

        本报讯(记者张群琛)布满树荫的人行道,却被很多出租车、网约车占据,农业大学南门至志新西路之间的清华东路南侧便是如此。这两年,在道路南侧的人行道上停放的出租车越来越多,虽有树木遮阳,但来往行人只能在车与车的空隙中穿行,或是下到自行车道上行走。附近居民希望,这些司机可以换个地方休息,给居民留出行走空间。

        清华东路南侧的便道变成“停车场”已经两年了。附近居民王先生说,每天从上午10点开始,便道上停着大量私家车,到了中午时分就变成了出租车和网约车,晚上则是附近居民的私家车。“从志新西路一直延伸到农业大学的南门,足有500米左右。”不仅如此,一些出租车司机为了在这里停车休息竟然逆行。王先生告诉记者,偶尔一些北向行驶的出租车会从志新西路直接左转,并走上清华东路的西向东方向。“有时候开得快了,会和正常行驶的电动车发生剐蹭。”

        王先生曾多次向属地街道和交通队反映,他说街道两次在道路南侧自行车道上放置隔离桶,阻挡车辆通行。“隔离桶一米高,里面都是沙子。本以为放在道路上出租车就过不来了,结果没两天这些桶就被搬到便道上了,这些车又开上来了。”

        前几天记者在这里看到,清华东路南侧是一片绿地,树荫洒在便道上。由于正值午后,吸引了很多司机来此午休,多辆出租车、网约车在便道上停放,有的司机在车上睡觉,有的则在便道上聊天。从农业大学南门到志新西路,500多米的便道绝大部分被车辆占据,来往行人只能在自行车道上行走。而有的便道上放置着隔离桶,车开不上去,于是这些车就直接停在自行车道上,不宽的车道被占据了一半。

        清华东路北侧也有类似现象。北侧路边有近十家饭馆,再加上周边有学校、小区,每天大量的外卖骑手把电动车停在便道上。北侧的便道比南侧的窄,十几辆电动车便道便被完全占据。记者发现,不管南侧还是北侧,其便道与自行车道之间没有路肩,两条路完全持平。

        记者从学院路街道了解到,经街道工作人员现场核实,发现部分出租车、网约车司机会将清华东路南侧作为交接班的地点,一些司机在车内休息是为了等待接班同事前来。针对这种情况,学院路街道将与清河交通大队联合展开现场执法,并建立长效机制。“街道与交通大队约定,加强对清华东路的日常巡查,对于违章停车也加强执法。”街道工作人员表示。交通大队会对清华东路南侧的违停现象进行处罚,街道的安保力量也会对违停车主进行规劝。文并摄

  • 房东蒙了 “我家开了游泳馆吗?”

        本报讯(记者张群琛)16个月的水费竟然高达9980元!孙先生看着手里的缴费单十分困惑,“难道我家开了游泳馆?”从2015年6月至今年7月,孙先生将南苑北里的一套住房委托中介出租,到上个月月底收房时,他发现从2017年2月至2018年6月,自己拖欠水费9980元。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怎么会用这么多水?他特别想弄清楚原因。

        9980元水费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在这16个月里,每个月平均用水120吨左右。“正常生活用水的话,一家三口每个月也就40多块钱。”看到巨额水费,孙先生首先来到自来水公司询问。工作人员分析,根据水表显示的用水量,他家应该有水管漏水、渗水的情况。于是,趁着收房装修的机会,孙先生请工人将厨房和厕所的两根水管仔细查看了一遍,却发现水管完好无损。他又去物业查询,发现在房屋出租的四年时间里,物业也没有他家的漏水报修记录。

        孙先生又找到房屋中介,据中介说,他家的房子是被一家公司租去用作员工宿舍,当时住了三个人。其中的一位租客说,他们每天都是晚上才回去,家里的水龙头也不会一直开着。“只有一次,家里猫把水龙头打开了,楼下居民受到影响,反映给物业。物业通知中介,就把房门打开关上了水龙头。除此之外,没有发生过漏水、跑水的情况。”这位租客还说,当时他们委托中介检查过房间里的水表和水管,都毫无问题,“现在竟然出现巨额水费,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产生的。”

        根据孙先生与中介签订的租房合同,房屋的水、电、燃气费用应由中介支付。中介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笔钱肯定不会让孙先生出,但是他们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因,毕竟这笔水费数目不小。目前,几方正在协商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