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静心读书常常忘了关门时间

        进入8月,北京的夜晚清风习习,白天留存的浮躁与喧嚣渐渐散去。晚上8时许,京城已经渐渐蒙上浓浓夜色,市民们也开始享受各自的夜生活。在晚间开放的图书馆里,则聚集着一批读书人,或快或慢地翻看着手中的书页,度过一段浸润书香的夜时光。

        今年暑期,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西城区第一图书馆、角楼图书馆等多家图书馆纷纷开设夜间阅读时段,将闭馆时间延至晚上9时至10时,为“夜京城”点亮阅读之灯。灯火阑珊中,这群“夜读人”们静静地在书籍的海洋中徜徉。他们当中,有泡图书馆40余年的老读者、有下班后陪伴孩子读书自习的上班族,还有为了准备临近的各种考试和工作任务的年轻人……

        在读书名:《旅行的艺术》

        老读者相伴首图40多年

        上周六晚上8时,记者走进位于东三环南路的首都图书馆。虽然距离闭馆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但B座二层的阅览区几乎座无虚席。记者看到,小读者在聚精会神地翻阅绘本、年轻人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戴着老花镜的长者认真做着笔记……此时,读者们似乎完全没有时间观念,依然旁若无人地享受阅读的乐趣。从本月起,首都图书馆B座二层阅览区域开放时间调整为早9时至晚9时,满足了大部分读者的需求。

        臧先生家住东城区,前往首都图书馆需要乘坐半小时的地铁。他坐在阅览区中央的沙发上,正在阅读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创作的《旅行的艺术》。读到有趣之处,臧先生便拿起笔,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摘抄下喜欢的语句。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42年。记者发现,臧先生身边摆放着一个的军绿色的帆布包,旁边摆放着各类书籍。

        臧先生今年62岁,曾在东城区一所小学任教。说起他与首都图书馆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977年。那年秋天,臧先生从农村插队回京,被分到邮电部研究院工作。刚上岗工作,他就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当时距离高考只有几十天,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参加高考,考上大学。”臧先生回忆说。正是从那时开始,他“泡”进了图书馆,挤进了书店,四处搜集复习资料,抓紧一切工作间隙复习功课,为梦想奋力一搏。

        “那时的青年人对知识十分渴求,有强烈的求知欲望。当时,首都图书馆还位于国子监,离我家还算近。家、单位、图书馆三点一线,串起我每天的活动轨迹。”臧先生回忆道,图书馆里的学习氛围特别浓厚,所以大家都爱往图书馆里钻。而且,那时的年轻人格外珍惜时间,争分夺秒要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就连上厕所也要背上几个单词。不过,图书馆那时大约下午5时就关门了。

        泡在图书馆的时间太短,这是臧先生心中一点小小的遗憾。那年高考后,臧先生顺利地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泡图书馆的习惯也一直保持至今。“每周借一次书,一晃40多年就过去了。”臧先生说,“前几天图书馆公布了延长开放时间到晚间9时的消息,我觉得特别好。那些在图书馆里自主学习到的东西,甚至比读4年大学更有用。所以,我经常带着孩子来首都图书馆,和他一起在书籍的海洋里学习知识,培养终生学习的能力。”

        时针指向晚9时,臧先生手中的书翻看了将近一半,笔记本上也新记了密密麻麻的字。他起身,将这周借阅的关于心理学、逻辑学、经济学等领域的图书一本一本地放进包里,心满意足地告别了首都图书馆这个与他相伴多年的“老友”。

        在读书名:《我们仨》

        一家三口享受亲子阅读

        今年4月,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开始试运行夜间延时服务,周一至周四自习室的闭馆时间延至晚10时,为周边市民提供了一个消夏读书的好去处。

        上周四晚上8时30分,西城区后广平胡同里的路灯洒下星星点点的暖色灯光,坐落在胡同中的西城区第一图书馆灯火通明,有不少家长牵着孩子一同进入图书馆。位于图书馆一层的自习室内,一对父女相对而坐,10岁的女儿朵朵正专心致志地用蜡笔给一本绘本上色,一旁放着已经完成的暑假作业,而坐在对面的父亲则面对笔记本电脑和一沓厚厚的书籍和材料,读着杨绛的散文集《我们仨》。

        “我和孩子妈妈平时工作比较忙,暑假里,女儿白天由爷爷奶奶照顾,晚上我再接她回家。孩子妈妈的工作单位离家较远,为了等妈妈下班回家,我经常接了女儿来到图书馆,共度一段独处的时光。”年轻的父亲蓝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从事广告设计工作,平时白天的工作就是在工作室里对着电脑做图。“做设计的工作压力特别大,从一个灵感迸发出来,再将灵感付诸实践,最终设计出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这个过程其实特别的磨人,中间会经历一次次的推翻重来的过程,有时为了想一个创意‘憋’到‘肝肠寸断’。”

        每晚回来见到女儿和妻子便是蓝先生一天的动力,也是他一天的“减压剂”。“家旁边的图书馆推出了夜间延时服务,方便了我们这些上班族。每晚和女儿相约图书馆,在书香中沉下心来读点东西,这就是所谓的‘小确幸’。”他拿起手中的散文集,解释道,“像我现在正在读的《我们仨》,在读到书中关于一家三口的小事时,看到亲爱的女儿就在面前,我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我们仨的幸福趣事。”

        交谈中,女孩朵朵一直在认真地画着一本画册。在朵朵的画笔下,精美的图案、绚丽的色彩渐渐呈现出来。“这是爸爸自己设计的画册,我想给它不一样的色彩。”小女孩骄傲地说。这时,漂亮的朵朵妈也回到父女俩身边,一家三口品着悠悠书香,描绘出一个专属三人的幸福之夜。

        在读书名:《考研英语词汇》

        大三学生 备考打卡第30天

        昨晚7时许,绵绵细雨从天而降,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小罗急匆匆地跑进中国国家图书馆北区一层的阅览区,迅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写暑假作业,准备考研、公务员或司法考试……阅览室里,埋头苦读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小罗便是其中之一。

        《应用统计》、《金融学》、《国际商务》、《考研英语词汇》……小罗的桌子上,一摞厚厚的考研复习资料里贴满了不同颜色的便利贴,文具袋里装满了备用的笔芯,保温杯里的咖啡散发出悠悠香气。在笔记上。记者看到一个她的标注,这天是开始准备考研的第30天。“今天也是我来国图自习的第30天。”小罗告诉记者,为了能考上心仪的大学,这个暑假没有回河北老家,而是选择留校备考。“在宿舍复习总会被电脑等电子产品分心,复习累了可能还会上床睡一觉,不像在国图,气氛安静、书香浓郁,是让人能够真正沉下心读书的地方。”

        还有4个月的时间,小罗就要步入考场。对她来说,这4个月是一场“持久战”。这些天里,每天早上9时不到,小罗都会准时出现在国图门口,成为每天第一拨进馆的读者;每天晚上,她又是最后一拨离开国图的读者。“我每天都来国图‘打卡’,国图周一至周五开放到晚上9时,我就一定会复习到晚9时再走。这里的气氛让我常常忘了时间,让我总成为最后被工作人员‘赶’出去的那个读者。”小罗笑着说。

        与小罗相隔几桌的林佳,也是这个暑期里国图的“常客”。她正在为月底的司法考试做准备。与小罗不同的是,今年25岁的林佳已经工作两年了。由于对工作现状不太满意,她想通过参加司法考试为自己“加一个砝码”。“与在校生相比,我们上班族的时间没有那么充裕,好在国图工作日开放到晚上9时,我每天下了班过来,静下心来学习一两个小时,有需要查阅的资料就在这里找了,效率确实比在家高很多,也方便许多。”

        本报记者 李祺瑶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