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欢喜》剧中人像身边人

        现实主义题材剧《小欢喜》在东方卫视播出以来,剧中围绕三个高考家庭的故事,聚焦家庭教育、亲子关系、升学压力等社会热点话题,带给观众亲切熟悉的观剧体验。

        《小欢喜》对准的是人生的重要节点——高三,这个阶段,无论家长还是孩子,都交杂着紧张、焦虑又充满期待的心情。编剧通过数百位考生家庭的采访,提炼出三户为子女备战高考的家庭,讲述一系列笑泪交加的故事,将高考面前孩子的考试压力与家长焦虑一一展现。在开篇的剧情中,儿子方一凡即将升入高三,却陷入“被蹲班”的难题,母亲童文洁满心焦虑,怒斥儿子“考试考试不灵,打架打架门清”,儿子却与闲逛花鸟鱼虫市场的父亲方圆一样,全然不以为意。童文洁找闺蜜宋倩倾诉,而身为单亲妈妈的宋倩,身兼物理老师、学区房房东多职,她对学霸女儿乔英子同样展开了“监控式”关怀,并将登门看望女儿的前夫乔卫东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区长季胜利与妻子刘静被调回北京,准备重新和儿子季杨杨一起生活。他们租下宋倩名下的学区房,却发现面对父母的回归,即将高三的儿子不仅满心排斥,也面临着“被蹲班”的危机。

        剧中的三个家庭构成了三组人物关系,方一凡是个调皮捣蛋的后进生,妈妈童文洁恨铁不成钢,和儿子之间火药味甚浓,爸爸方圆对待孩子的教育却很平和,甚至帮儿子在妈妈面前打掩护;离异家庭的乔英子,母亲严谨负责但是控制欲极强,父亲相对开明一些;干部家庭的季杨杨,爸爸妈妈工作很忙,从小被姥姥、舅舅带大,成了大城市“留守儿童”,马上要上高三,他的父母终于觉得该关心一下他了。

        生活状况迥异的三个家庭,在子女升学的教育问题上,紧张程度出奇的一致。三对家长的教育观念虽然不同,但爱子初心如出一辙。方家妈妈前面还在为孩子学习垫底大发雷霆,后脚就为了保障孩子睡眠的充足,搬进了月租过万的学区房;乔家妈妈为把女儿送进北大清华,不惜辞职照顾,发明了“生吞海参”的食疗方法以让女儿能多背20个英文单词,但窒息式关怀和兴趣干涉让女儿喘不过气;季家区长爸爸为不让儿子受冻,逼其穿上秋裤,为了跟孩子亲近,去尝试孩子喜爱的赛车。

        除了轻松幽默地描绘出一幅“中国式家庭教育图谱”,黄磊、海清、陶虹、王砚辉、咏梅分别饰演三对父母。与上一部《小别离》主要依靠黄磊、海清的表演,着重刻画方圆和童文洁这对搞笑又可爱的夫妻不同,《小欢喜》中的三个家庭着墨平均,创作者更想与观众探讨三种模式下的家庭关系,几位实力派演员的表演生活气息浓郁,让观众有种演绎“身边人”的观感。

        黄磊从某种程度上是本色出演,他本人的表演风格要比《小别离》更贴合方圆这个人物的状态。作为该剧总编剧,黄磊承认剧中的爸爸方圆展现了不少他本人在教育问题上的思考,活得随性的方圆,奉行对孩子要平等对待,比起成绩,他更看中孩子人格的培养。海清饰演的童文洁,精明强干,两人延续着《小别离》过来的“虎妈猫爸”模式,自然默契,和观众没有距离感。许久没有在荧屏出现的陶虹和沙溢出演一对离异夫妻,陶虹饰演的这位强势母亲与女儿的人物关系很有新意,彼此靠近却又彼此疏离,是剧中最有看点的家庭。王砚辉和咏梅饰演的季家父母,演绎的是近年荧屏生活剧中很少涉及的官员家庭,夫妻俩一个是有政府官员范儿却通情达理的区长爸爸,一位是优雅、大气、遇事不乱的天文馆负责人。两位演员的表演内敛沉稳,在动与静之间诠释了中国式的“严父慈母”。

        相比近年来热播的家庭生活剧,《小欢喜》的剧情烈度小,节奏平缓写实,没有“父母皆祸害”也不再是“孩子变形计”,不强行对立不追求过度噱头,为荧屏带来一股温暖的现实主义生活流。三个为各家孩子升学问题倍感焦虑的家庭,如何最终实现家长和孩子的“小欢喜”,也将随着剧情发展一一展开。

        本报记者 邱伟

  • 北京曲艺家专为“回天”创作新段子

        本报讯(记者高倩)经过5个月的采风、创作、剧本朗读和排练,北京曲艺家协会“听曲艺·品京味——‘回天’主题曲艺新作品专场演出”上周六在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上演,演出集快板、相声、数来宝、小品、单弦等多种形式于一台,反映了“回天地区”的百姓生活。

        为响应北京市开展“回天地区”文艺创作工作的总体部署,从今年3月起,北京曲艺家协会组织曲艺名家、曲艺作家,由曲协主席李伟建亲自带队,来到“回天地区”的回龙观龙泽苑、天通西苑了解社区民情,用曲艺记录、反映“回天地区”的发展和变化。

        4月到6月间,完成初稿后,艺术家们再次采风,修改节目内容不够生动等问题。7月4日,“以人民为中心,共谱回天新曲——北京曲协回天题材作品朗读会”举办,来自回龙观、天通苑的居民与艺术家们面对面共同讨论作品,王玥波、李菁、甄齐等带来了单弦、群口相声、对口数来宝等9部作品。

        王玥波表演的单弦《飞天彩虹》生动地表现了IT工作人员在回龙观、上地间通勤的“折腾”和尴尬,也引出了6月开通的自行车专用道。龙泽社区主任伊然也说,“飞天彩虹”四个字用得非常形象,“自行车专用道每到人流高峰,最多有1万多人上去骑行。因为这条路确实很美,也凉快。”

        市文联副主席白靖毅表示,在此次“回天”题材作品创作中,北京曲协的艺术家们尊重艺术、作风扎实,充分发挥了曲艺轻骑兵的作用,作品接地气,展现了曲艺的艺术魅力。接下来,在深入“回天地区”进行公益演出的过程中,艺术家们将继续更新作品,做到常演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