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京味儿·《寻迹北京问年华》

春雷琴

景因人而生色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8月22日        版次: 43     作者:

    ▌陆波

    1214年,金宣宗放弃中都而迁都南京(今开封),蒙古人再次与金人开战。1215年,中都失守,为大蒙古国占据。蒙古人攻占中都时,行秀弟子请禅师过河,跟随金帝去黄河之南的开封,禅师说了一句掷地有声之言:北方人(指蒙古人)就不知道佛法了吗?便坚持留在此地,诵读楞严咒不辍。

    蒙古人并不灭佛,其实人家早就与佛教结下深缘。成吉思汗对宗教的态度是兼收并蓄,不管是佛教、道教还是伊斯兰教,一律平等对待;到了忽必烈时代,更是将佛教转为国教,这是后话。

    成吉思汗之重臣耶律楚材在25岁初遇万松老人,参学三年,并习得“以儒治国,以佛治心”的道理。

    现存耶律楚材致万松老人的唯一一封信函,开篇即云:“嗣法弟子从源,顿首再拜师父丈室:承手教,喻及弟子有‘以儒治国,以佛治心’之语,近乎破二作三,屈佛道以徇儒情者。此亦弟子之行权也。”“以儒治国,以佛治心”,后来成为耶律楚材辅佐两代蒙古大汗(成吉思汗与窝阔台汗)的思想指南。譬如他积极恢复文治,以儒家治国之道提出和制定了各种施政方略;反对滥杀生命,保护百姓安全等。耶律楚材使蒙古贵族逐渐接受并采用儒教思想和制度来治理人民,把一个战争乱世向和平盛世转化,保存了中原文明,为后来忽必烈建立元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万松老人把余生三十年贡献给大蒙古国统治下的北方佛法事业,并以言行语录某种程度上影响世事。由于对耶律楚材的影响,后世对万松老人的评价不仅限于事佛高僧,还高度评价他儒释兼备,会通百家之学,有“将相之才”。他对佛教各宗也熟晓精通,辩才无碍。

    耶律楚材写过一篇《万松老人万寿语录序》,对万松老人的佛学成就做出总结,称其“全曹洞之血脉,具云门之善巧,备临济之机锋”。可以说,万松老人算是开禅、教合一的先驱,兼备曹洞、云门、临济三家之学,以取长补缺。

    万松老人与耶律楚材因缘具足的相遇,不仅是传授治国治心的大事,有时也机锋斗嘴,诗文往来,互为叹赏。耶律楚材有一张好琴,名叫“春雷”。这是一张唐朝传下来的天下名琴,被善曲的宋徽宗弹奏过,后来被金国人灭北宋后抢走,痴迷汉文化的金章宗对其爱不释手,死后就将其作为陪葬品埋在墓地里了。再后来,蒙古人把这琴从章宗坟里刨出来,归善弹的耶律楚材所有。万松老人亦善弹奏,索之,耶律楚材不但把琴给他,还送了个曲谱叫《种玉翁悲风谱》,并附了首诗,诗句称“一曲悲风对谱传”。师徒情谊,遂成趣谈。

    万松老人圆寂之前,将“春雷琴”归还至耶律楚材之子耶律铸处,后历经各朝,又多番易主。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