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夜间出行最受公众关注

        对于刚刚过了“立秋”节气的北京市民而言,晚上去何处纳凉仍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而与高居不下的气温一起“火热”起来的,还有吸引了多方关注的“夜经济”。

        日前,北京市商务局发布了《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明确到2021年底,在全市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管理规范、各具特色、功能完善的“夜京城”地标、商圈和生活圈。

        针对这一话题,8月19日,晚报官方微博通过一项微调查,征集人们在“夜经济”中的感受。而这项由近400人参与的微调查结果显示,7成以上的公众对北京市“夜经济”中餐饮、文化、娱乐等领域的满意度相对较高;同时,近一半参与投票的人认为,夜间出行问题是影响他们体验北京“夜经济”的重要环节之一。

        “夜经济”的繁荣,除了靠货真价实的商品、吸睛的价格、周到的服务,还需要包括公交车、地铁、出租车、网约车等在内的一系列配套措施的跟进。而如何解决夜间“打车难”、“打车贵”的情况,将直接影响到“夜经济”发展空间。因为,不论是“夜经济”的消费者,还是服务人员,便利的出行条件依然是绝大多数人夜间出行所依赖的方式。

        “夜京城”画像之“文化人”

        “夜游浮世绘”难解出行问题

        北京繁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姚朔是一名独立策展人,为了不影响白天场馆的正常营业,布展、搭建包括撤展等工作往往需要在晚上完成。

        对于“夜经济”,姚朔也颇有感触,“夜经济是比较典型的经济形态,演出一般是晚上七点半开始十点半结束,这个时间恰恰是交通出行最困难的时候,经常快到散场时间,总有几个观众偷偷提前溜走,原因是怕一会散场人太多打不到车,真希望解决夜经济出行难的问题,让这些‘迟到早退’的观众也能好好看一场演出。”

        “这次的《浮世之光-日本浮世绘艺术展》,我们推出了“夜游浮世绘”,会提供晚上的专场活动。”姚朔透露说。

        “我们想在夜间向北京市民开放,带给大家一些新鲜的东西,但是夜间交通确实是个问题。” 姚朔说,“夜间公交车大部分停驶了,大家开车来看我们的展览可能没有车位,出租车过来回去又很难打到车,网约车、顺风车或许可以解决一部分难题,但是目前来看解决不了全部。大家来看展肯定会考虑到晚上的回家问题,势必会影响到参展人数。” 

        姚朔觉得,出租车两班倒,很难让司机白天黑夜地一起开,而且晚上愿意出来干活的司机本来就少。建议可以给网约车和出租车一些优惠政策,刺激更多的司机出来接单。

        “夜京城”画像之“服务者”

        “尽量帮助更多有打车需求的人”

        王师傅是一名驾龄两年多的网约车司机,说起来他算是不折不扣的夜经济“服务者”,很多司机不愿意上夜班,因为“相比起白天,晚上熬夜开车还是要辛苦一些。”

        但是王师傅却觉得,虽然夜间出行的人总量少,“但是晚上打车的人是真的需要用车,白天打不到车还可以采取公共交通,晚上好多人是真的需要用车,晚上接送乘客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王师傅对记者这样说。

        在王师傅眼中,有很多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加了一天班,昏昏沉沉的走出公司大楼,想着终于可以回家休息,却发现末班地铁已经开走的无奈;背着大包小包走出火车站,却发现出站口出租车排队区人山人海的心塞;或者雷雨天气必须出门又拦不到车的着急;又或者和朋友相约吃饭谈心放松后却因为打不到车回家再次涌起的焦虑感。“如果他们是你的家人,你会不会也觉得难受?”王师傅对记者说。

        在开网约车之前,王师傅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时候晚上跑车靠的就是运气,有打车需求的人很多,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我的车在哪里。” 按照王师傅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无缘对面手难牵”,“网约车有热力图,大数据和技术的优势,也能够更好的调度我们去需求旺盛的地方。”

        “现在有了网约车以后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需要用车的人会在平台上发布订单,收到订单后我们直接按照平台定位位置去接乘客就可以,节省了乘客和司机的时间成本。”王师傅对记者说。“我能帮到的人还是很少的一部分人,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相信未来一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解决大家坐车的难处的。”

        实地

        探访

        “夜经济”最火商圈出行仍不易  着急打车靠“妙招”

        针对“夜京城”的出行需求,北京市已经开始调整部分公共交通运营时间,延长运营时间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夜间打车难的问题,但晚上12点后,大部分地铁都已收班,这就容易形成一个出行难的“时间窗”。

        一些繁华商圈会遇到出租车难打、打车贵、网约车平台约不到车的情况。很多消费者反映,坐着地铁去三里屯、国贸很方便,逛完街、吃完饭、购完物已是半夜12点多,地铁停运且出租车等了一个小时也叫不到车,用部分网约车平台试了将近30分钟才能打到。

        北京的夜生活出行情况究竟如何?记者在8月中旬多次来到北京夜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三里屯进行了一番切身体验。

        在安全方面,夜间23点左右。记者打开滴滴出行、首汽约车及曹操出行三家网约车平台APP,滴滴APP首页显示醒目的“安全中心”,包括7项安全功能,有“行程分享”、“110报警”、“紧急联系人”、“实时位置保护”、“行程录音保护”、“隐私号码保护”、“关怀宝”等。首汽约车APP首页的“安全中心”呈灰色状,并不显眼,内有4项安全功能。在曹操出行APP首页则只有一个“一键报警”的安全功能。

        出行及时性方面,23点左右,记者在三里屯工体附近打开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等网约车平台,尝试预约出租车,大多数情况下十五分钟内无人应答。而在同一时段,记者用另一部手机发布快车订单,手机页面显示有30多人排队呼叫,需要等待大概半小时左右。

        “如果你很着急打车的话,可以步行到三环边的兆龙饭店,稍微有点远,得个七八百米吧,走路七八分钟,但是那边叫车快点。”与记者一同排队打车的王先生说,“我就在附近便利店上班,有时候着急回家就那么干,也算是个‘妙招’。”

        如此看来,除了增加夜间公交和地铁的运行时间,应对打车难问题,相关部门应该加强与出租车公司和网约车平台的对接,鼓励企业对夜间运力实施更精准的调控,多措并举解决夜间的打车难、出行难问题,无论是便民,还是繁荣夜经济,都大有裨益,这些值得通盘考量。

        专家

        视点

        借助网约车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优势补齐“夜经济”出行短板

        由于夜间经济的特点,城市交通出行对夜间经济具有重要作用。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相对于整个夜间出行需求,在夜间打车高峰期,出租车企业的调度能力相对有限。“网约车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具有数据积累与技术研发的优势,而且网约车能够在政府政策规定的限度内,更灵活地使用价格调节机制,如果把这些优势运用好,对于解决夜间出行问题具有一定优势。也应逐步建立对出租车、网约车等的夜间特别激励措施。”

        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王静表示,网约车采取了很多的技术方法,首先是网约车的资质审查,保证车辆的基本安全,其次对司机进行背景调查。而且车辆行驶轨迹都是可寻的,诸如滴滴等网约车平台还会有多种场景的安全预防,“如果说网约车不安全的话,其实那是一个非常小概率的极端事件,‘黑车’才是真正的无从追起,出现问题以后根本没办法进行追踪。”

        王静认为,夜间以后的出行需求是根本需求。北京就有“夜高峰”的说法,“夜高峰”期有一部分是因为下班非常晚,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出于社交、娱乐等情况。这种情况下,原有的出租车的供给是远不够满足交通需求的,在一个根本障碍的情况下,应当鼓励、提倡像网约车这样效率又高,服务又好,更加安全的交通出行方式。

        本报记者 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