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情系母婴 远离出生缺陷

        如今,每个备孕的女性都知道一个奇妙的数字:0.4,这是备孕女性和孕早期女性每天需要补充叶酸的数量:0.4毫克。提出这个数字的是我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这份0.4毫克的叶酸之爱,重量微乎其微,但它的诞生,却使千千万万的新生儿从此远离了出生缺陷,成就了千千万万的幸福妈妈。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妇幼健康事业面貌焕然一新,妇女儿童健康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到18.3/10万,婴儿死亡率下降到6.1‰。生育问题也从粗放式的在家生娃,发展到现在的关注生命前1000天,再发展到关注女性全周期的身体健康。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经过70年的发展,母胎医学承载的已经不仅是母婴两代人的健康,更关乎民族未来的健康水准。而一代又一代围产医学工作者共同努力着,为妇幼健康护航。

        故事

        毅然转入“没前途”领域 织就一张妇幼保健网

        严仁英毕业于协和医学院,师从林巧稚,33岁便成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总医师。1979年,严仁英当选北大医院院长。上任后,她将自己的事业从临床转入当时被认为尚无前途的预防保健领域。

        那时候,农村女性分娩的孕产妇死亡率比较高,不少女性死于产后出血。上世纪80年代,严仁英组织专家到北京市顺义区进行调查研究,希望在查清原因后采取措施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很快,至今沿用的农村三级妇幼保健网建立起来,孕妇按照身体的危险状况进行分级管理,农村女性的孕产妇死亡率明显下降。她率先提出了将社会因素纳入孕产妇死亡高危因素的观点,并据此从改善孕产妇死亡的各影响因素着手,不断健全三级妇幼保健网,这种对孕产妇妊娠风险进行筛查、评估与分级管理的综合方法显著降低了孕产妇死亡率,有效保障了母婴安全和健康。

        完成25万例临床研究 确立叶酸增补世界标准

        严仁英对所有孕产妇更为深远的影响是推动孕妇全面补充叶酸。严仁英的“关门弟子”、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杨慧霞说,严大夫在北京顺义进行调研期间,发现导致围产儿死亡的首要原因是神经管畸形。“那时产前超声诊断尚不能发现无脑儿、脊柱裂等神经管缺陷疾病,这种畸形的孩子有的出生前在子宫内死亡,有的一出生就会死亡,有的即便活下来也会落下终生残疾。”上世纪80年代,严仁英率领同仁研究神经管畸形这一出生缺陷难题。在北京顺义的7个乡村进行了长达3年的试点研究,追踪分析了2000多名新生儿,追踪监测结果显示:在2000例新生儿中,有56例死亡,新生儿死亡率为28‰;而56例新生儿死亡中有14例属于神经管畸形,占出生人口的7‰。

        那时,国际上已陆续有权威文献表明,叶酸对神经管畸形的发生可起到有效的预防作用。由严仁英负责实施的“中美预防神经管畸形合作项目”在我国完成了25万例样本的研究结果显示,每天只要给孕妇补充0.4毫克叶酸,就可以有效减少85%的神经管畸形发生率。此后,补充叶酸在全国逐渐推开。现在,每个有备孕计划的女性都知道通过补充叶酸可以预防新生儿神经管畸形。0.4毫克,后来也成为世界卫生组织唯一推荐的预防出生缺陷叶酸增补标准。

        关注妊娠糖尿病 不再追求“胖娃娃”

        严仁英经常说,医生再辛苦,只能一对一的帮助患者;通过群体保健,可以惠及一个群体。这就是她当年毅然从临床医学转向预防保健领域的重要原因之一。作为严仁英的弟子,杨慧霞也在老师指引下,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进行妊娠期糖尿病的研究。“当时社会对糖尿病的关注度很低,更极少有人关注妊娠期糖尿病。”杨慧霞回忆说,那时人们的普遍观念是要生一个胖娃娃,生个胖娃娃是富裕的象征,“年画上都是大胖小子,甚至有的家长在孩子出生之后直接给孩子喂糖水。”严仁英高瞻远瞩地看到了糖尿病对孕妇和胎儿的不良影响。在严大夫的指引下,杨慧霞在研究生阶段就启动了妊娠期糖尿病与胎儿健康的研究。现在妊娠期糖尿病已经广为人知,更多的孕妇不仅知晓要在孕前和孕早期补充叶酸,她们也懂得要合理控制体重、合理控制血糖,不再一味追求生一个胖娃娃,而是追求生一个体重适中的健康宝宝。

        2015年,我国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有一天,杨慧霞的门诊中来了一个45岁的糖尿病患者,空腹血糖高达20毫摩尔/升,同时还有脂肪肝,肝功能也出现了异常,但她强烈地想再要一个孩子。在杨慧霞的帮助下,她一边积极控制体重,一边严格调节血糖,终于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孕妇从补充叶酸预防出生缺陷到控制血糖改善母婴妊娠结局,这与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也是密切相关的。现在,优生优育已经从原来的降低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发展到关注女性的全生命周期健康。一代代围产医学工作者,为中国后代的健康而不懈努力着。

        大事记

        1949年9月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审议通过《共同纲领》,明确提出“注意保护母亲、婴儿和儿童的健康”。

        1949年10月

        卫生部成立,内设妇幼卫生局,地方各级卫生部门内设妇幼卫生处(科),建立了自上而下完整的妇幼健康行政管理体系。

        1978年至2012年

        是妇幼健康事业成熟期,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及其实施办法,形成了“以保健为中心,以保障生殖健康为目的,实行保健和临床相结合,面向群体、面向基层和预防为主”的工作方针,标志着妇幼健康工作制度更加成熟稳定。

        2012年以来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消除新生儿破伤风,标志着中国妇幼健康服务质量和可及性达到新水平,妇幼健康工作由“保生存”向“促发展”转变。

        2018年

        全国共有助产机构2.6万家,助产士18万人,产科医师近21万人。孕产妇系统管理率持续提高,从1996年的65.5%上升到2018年的89.9%。

        本报记者 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