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试管培育 收获生命福音

        1988年3月10日,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在北医三院。这个女孩取名郑萌珠,“萌”的意思是“萌芽”;“珠”,取自于北医三院妇产科专家张丽珠的名字,她是种下萌珠这颗“种子”的医生。这个甘肃小女孩健康快乐地长大,后来读了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成为这里的一名工作人员。今年4月15日,郑萌珠当上了妈妈。她在北医三院、也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迎来了自己的宝宝,一个帅气的男孩。

        故事

        试管婴儿技术 圆了她当妈妈的梦

        时隔30多年,回忆起当年,郑萌珠的妈妈郑桂珍感慨万千:是试管婴儿技术圆了她当妈妈的梦。

        1987年,在甘肃一个小山村里当老师的郑桂珍偶然听到广播,得知北京的一家医院里正在进行试管婴儿的研究。郑桂珍结婚多年,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个自己的娃,但因为输卵管堵塞,一直没有怀孕。她在全国各地辗转求医,广播中一闪而过的消息,让她下定决心:到北京去!

        求子心切的郑桂珍到了北京,偌大的北京城,到哪儿去找那家医院呢?巧的是,她和爱人在北京站歇脚时遇到了另外一对夫妻,他们也是来北京的大医院做试管婴儿的。于是,两家人一起结伴儿,来到了北医三院。

        当他们迈入北医三院大门时,世界首例试管婴儿已经8岁了。“首例”对于医学工作者来说,就是追赶的目标。世界各地的科研工作者都启动了试管婴儿科研项目,中国大陆的医务人员也一直在默默努力,奋力追赶。

        1986年,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下,原卫生部将“优生—早期胚胎的保护、保存和发育的研究”列入“七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张丽珠教授是课题组负责人。郑桂珍来到北医三院前,张丽珠教授团队已成功给一些不孕不育的女性植入了胚胎,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等到胎儿发育成熟、可以分娩的那一刻。

        保护孕妇 像保护“大熊猫”一样

        当时,实验室的条件有限。做试管婴儿需要开腹取卵,但北医三院全院只有一根取卵针,针头钝了就拿到钟表铺磨一磨;没有专业的保温设备,就把存放卵泡液的试管装在保温杯里;没有培养液,就自己照着方子配……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张丽珠教授团队成功地找到卵子,并顺利完成体外受精。

        受精卵开始分裂,张丽珠用一根特制的塑料管将受精卵植入郑桂珍子宫内。移植之后,科研人员生怕这个小小的胚胎“偷跑”出来,于是,郑桂珍就像“大熊猫”一样被严格保护起来。7周后,医生终于听到了胎儿原始心脏有力地搏动声,这标志着临床妊娠成功。此后,每天都有医生来给她监测血压,测胎心。

        10月怀胎,一朝分娩。1988年3月10日,郑桂珍剖宫产生下了女儿郑萌珠,萌珠也是中国大陆第一个试管婴儿。看到这是一个健康的宝宝时,张丽珠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张丽珠缔造的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国际上最具影响力的生殖医学中心之一。2016年,95岁的张丽珠去世。一个个被她改变了人生的试管婴儿家庭来到北京送别她,张丽珠教授一手“缔造”的萌珠也来送别她,萌珠说:“奶奶,我们会好好的。”

        30年见证 从“跟跑”到领跑

        1987年,萌珠的妈妈怀孕时,一位刚刚从北京医科大学本科毕业的医学生考上了北医三院妇产科的研究生,成为一名住院医师,她的名字叫乔杰。

        “我当时在张丽珠教授团队管理病人。”萌珠的妈妈十月怀胎期间,乔杰每天来为她量血压、测胎心……直到见证萌珠的诞生。此后,萌珠的每一步成长都在北医三院的关注中,也在乔杰的关注中。    

        30多年过去了,萌珠长大了,乔杰也从当时的住院医师成长为生殖医学学术带头人,成为北医三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乔杰回忆道,张丽珠教授是科技探索的先锋,永远在探索新事物,永远要求做到最好。

        中国的试管婴儿技术起步晚,如果用跑步来形容,起步阶段属于典型的“跟跑”。经过30多年的发展,现在中国试管婴儿技术已经可以与世界先进水平“并跑”,在某些领域甚至达到了“领跑”水平。

        乔杰从医的30多年,恰好与中国辅助生殖技术发展同步。30多年来,她看到一个又一个家庭对新生命的渴望。乔杰说,“每个家庭收获喜悦的那一刻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都是源源的动力。”

        大事记

        20世纪80年代初

        北医三院张丽珠教授根据国外进展,结合中国国情,克服困难开展试管婴儿技术。

        1988年3月10日

        我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诞生。

        2006年

        国内首例、世界第二例“三冻”(即冻卵、冻精子、冻胚胎)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诞生。

        2014年9月19日

        在北医三院乔杰教授团队、北京大学谢晓亮教授团队及汤富酬教授团队的共同努力下,世界首例经“单细胞全基因组扩增测序行遗传诊断”的宝宝诞生,标志着我国胚胎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目前

        我国每年的试管婴儿治疗取卵周期数超过40万例次,已成为世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第一大国。

        本报记者 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