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抗击非典 打赢全民战争

        2002年11月,广东顺德,“非典型肺炎”开始悄悄蔓延。这种后来被科学家命名为SARS病毒引起的疾病,在2003年的那个春天全面暴发,它迅速传播,所到之处无不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

        经历过“非典”的人们,大概都会记得那时空荡荡的街道,记得被全民疯抢的板蓝根、消毒液,也记得在那个特殊时期坚定走进非典病房里的医生护士以及最终逝去的人们。人们未曾预料到,这场史无前例的传染病疫情,会给后来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带来如此大的转变,从遮遮掩掩到坦诚公开,从无序到有序——非典之后,卫生部门再度应对新来的疫情,变得更加科学、更加从容。

        故事

        生日那天 我去了非典病房工作

        2003年3月初,时任东直门医院儿科主任的肖和印正在家乡湖南休假。这天,他坐在电视前,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东直门医院出现非典病例,急诊科的多名医务人员“中招”。看到这条新闻,他决定立刻结束休假返回北京。

        等他赶回北京时,东直门医院急诊科已经成为非典感染的“重灾区”:一名从香港探亲回来的老者感染了非典,他先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看病,随后,他又来到东直门医院看病。一周之内,东直门医院急诊科包括科主任在内的11名曾经接触过这位患者的医护人员全部感染非典。

        4月中旬,东直门医院成立了非典病房。4月18日,肖和印接到了通知,去东直门医院的非典病房工作。“这一天,我印象太深刻,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

        就这样,肖和印担任了东直门医院非典总主检医师、非典医疗队队长。从各个科抽调到非典病房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传染科工作经验,他首先召集大家开了个会。会上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传染病是可以预防的,“我要求医护人员在救治工作中不管是隔离区、缓冲区、工作区都要按要求做好防护、消毒、隔离,由于传染途径不明,同时要求队员们在生活区也要遵守相关规定。”

        再遇疫情 我没有感觉到“怕”

        肖和印是我国“西学中”的中医专家,他本科毕业于湘雅医学院。在湘雅二院实习期间,正赶上当时长沙郊区出现了流行性脑膜炎、出血热等疫情,他也管过白喉患者,正是因为有过在传染病防治一线历练的经历,再次遇到来势汹汹的非典,他并没有“怕”。

        东直门医院的急诊楼被临时作为非典病人治疗区、发热病人隔离区以及发热门诊,一栋学生宿舍被作为非典医疗队生活隔离区。“那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猴服’,所有的医生护士就是白大褂外再穿一层普通的隔离衣。”每天早上进入病房的时候,肖和印和同事们都会在隔离区互相检查,看看防护是否到位。

        有一天,上级单位调来两台呼吸机。呼吸机送到病房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肖和印和值班的周绍忠医生商量,最后决定给两个病情最重的病人上呼吸机。但是,当两位医生分别把两名患者的呼吸机安装调试好之后,周医生负责的那位男患者却把呼吸机扯了下来。肖和印了解到,这名患者的母亲感染非典去世了,患者承受着心理上的巨大打击,“我不想活了!”肖和印又与周医生一起去疏导他,反反复复做了半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终于,患者不再拉扯呼吸机。等肖和印回到工作区,同事们看到他都吓了一跳:“老肖,你缺氧这么严重,手都紫了!”

        定点治疗 医生护士无人感染

        在非典病房的日日夜夜,如今想起来真是百感交集。肖和印总是说,“护士们最累了”。护士们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口罩,在病房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回到工作区后,坐在椅子上立刻就睡着了。那段特殊的时期更是对人性的考验。有些事肖和印永远忘不了:他的导师、当时已经退休的李素卿教授,专门给他打来电话,问他想吃点什么。听说学生和他的同事们想喝粥,李素卿就熬好了一大锅粥,又洗好了黄瓜和西红柿,放在隔离的病房楼前。等她离开隔离的病房楼,再大声喊话让学生来取。

        2003年5月1日,北京市集中非典病房已经建设好,分散在各个医院的非典患者集中转到定点医院。肖和印和同事们将所有的患者送上了救护车后,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过了隔离期,非典病房从各个科室抽调来的医生护士终于可以回家了。那一刻,肖和印特别开心:“非典病房的医生护士没有一个感染!”

        时隔16年,今天再想起当时的场景,肖和印特别感慨,“我将他们安全地带出来了!”

        大事记

        2003年3月6日

        北京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

        4月20日

        北京实行疫情每日一报。

        4月21日

        北京确定首批6家非典定点医院。

        4月24日

        西城区于零时对人民医院实行整体隔离。这是全市第一家实行整体隔离措施的单位。北京市中小学开始停课两周。

        5月1日

        经过7昼夜的奋战,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正式竣工启用,首批156名患者顺利入住。

        6月2日

        北京非典疫情出现三个“零的突破”:当日新收治确诊病例、疑似病例转确诊病例、非典病例死亡人数均为零。

        6月8日

        北京首次迎来新增非典病例零记录。

        6月24日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撤销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

        本报记者 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