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明星妈妈”的教育之道

        ▌杨涵

        年岁稍长的人对陈美龄这个名字或许并不会感到陌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陈美龄在日本出道,作为与山口百惠、邓丽君同时代的歌手走红亚洲,《原野牧歌》、《归来的燕子》在国内均有相当高的传唱度。虽然作为演艺界的“明星”,备受粉丝喜爱,陈美龄却十分热爱学习,先是在日本上智大学修习国际学专业,后又在人气高峰时期勇退歌坛,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儿童心理学专业毕业。

        陈美龄在自传中曾提到过,关于急流勇退赴加求学这件事,她的爸爸对她说过:“名誉地位、金钱财产都像流水,会失去的、会被人抢走的。但进了脑袋的知识却没有人可以抢走,是你一生的宝物。可以读书时,应该好好珍惜机会。”或许正是受了父亲的鼓励和影响,陈美龄在生下大儿子金子和平后,又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学位。

        留学期间,她的二儿子出生。之后,除了演艺事业,陈美龄也兼任随笔作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亚洲亲善大使、香港浸会大学特别教授等,活跃于各个领域。2015年,继陈美龄的大儿子、二儿子之后,她的三儿子也成功被斯坦福大学本科录取,这自然让陈美龄一时轰动,成为了话题人物,她根据自身教育理论和实践经历写出了《50个教育法——我把三个儿子送入斯坦福》。

        今年,陈美龄所著的《家长不要做的35件事》简体中文版亦与读者见面。陈美龄认为,在实际育儿的过程中,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而有些事则是“绝对不能做的”。这些绝对不能做的事,却非常容易被大家忽视,这是她想要写作这本书的原因。但她也请读者不要因为“绝对”这个字眼而变得过于神经质,在这本书里,她其实希望能就着这些“绝对不能做的事情”,和读者重新梳理育儿的问题。

        读了这本书之后,我更加认识到科学教育理念的重要性。当然,教育理念的正确与否并不仅仅只能通过教育的结果来证实。然而,在现在的社会中,的确有太多错误的育儿指导和教育思路,鼓动着家长泛滥的焦虑感。因此,家长自身学习经典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知识的重要性也变得更加凸显。

        在这本书中,陈美龄列举了35件家长不要对孩子做的事情,其中有不少人已经熟知的“不要拿孩子与他人作比较”、“不要把孩子当婴儿对待”、“不要对孩子动粗”等忠告。对于为什么不要做这些事情,陈美龄也给出了教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理论分析。此外,书中还有一些不同于主流育儿理念的观点——比方说,“不要把学习与游戏区别开来”和“不要期望和孩子成为朋友关系”等,阐释起来也颇为有趣。

        陈美龄认为,“不要把学习与游戏区别开来”才是能让孩子真正喜欢上学习的方法。家长可以向孩子解释考试制度的不合理性,要让孩子树立起“结果并不能代表一切”的观念,但是也要向孩子解释考试制度的合理性,毕竟考试是目前最直截了当的检验方式——既然一定要考试,那就快乐地学习吧!学到知识才是最重要的。陈美龄曾对儿子们说:“妈妈最喜欢做作业了,做作业真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做完作业,要等妈妈回来一起做!”这样一来,孩子反而主动抢在她之前把作业都做完了,没有给她留下一点儿,令她“颇为沮丧”。见状,儿子只好安慰妈妈:“下次一定给您留一点儿。”孩子就像是父母的一面镜子,孩子会不由自主地学习模仿父母对生活的态度。如果父母首先把学习视为一件不得不做的苦事、难事,把考试视为唯一的检验成绩的手段,恐怕孩子也会对它们产生抵触心理吧。

        还有很多父母会期待和孩子像朋友般相处,认为像同辈间的交流和沟通是亲子关系良好的证明。但是,陈美龄认为,亲子关系最好不要发展成朋友关系,这是因为每个孩子都有“拥有父母”的权利,父母不能剥夺它。亲子关系不像朋友关系那么轻松,如果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和朋友一般,父母就会为了不被孩子讨厌而不说出严厉的话来。在玩闹和游戏中,也许还会渐渐失去作为父母的尊严。对于父母来说,他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成为孩子心中尊敬的、向往的大人,这才是良好健康的亲子关系。

        实际上,《家长不要做的35件事》是由陈美龄和她的大儿子金子和平一同撰写的。在母亲叙述育儿方式的亲身经验之后,和平附上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和体会,它既是对母亲多年来育儿理念的回应,也像是一份送给母亲的温柔的“成绩单”——他告诉母亲,自己的健康成长颇受益于家庭的养育——即父母尽最大努力的陪伴、鼓励和指引。

        在众人眼中,陈美龄自然是一位“明星妈妈”,这当然不仅是因为她的名气或是她的孩子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优秀”。更是因为,我们能从她的孩子身上看到自信、自律、温和、坚强的品质,以及对他们母亲的敬与爱——因此读者才有可能相信,她是拥有正确教育方法的妈妈以及教育家。(《家长不要做的35件事》,陈美龄、金子和平著,上海三联书店)

  • 另一颗行星

        ▌露西·霍金 史蒂芬·霍金

        现在彗星重新笔直地旅行。在他们之前,太阳比以前更大更明亮,但比起在地球上所看到的,还是相当小。乔治发现另一亮点。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注意这个亮点。随着他接近这一点,它就很快地变得更大。

        “那边是什么?”乔治指着右前方问道,“那是另一颗行星吗?”

        但他没听到回答。他环顾四周,安妮已经走了。乔治脱开了彗星的表面,循着她在冰末上留下的脚印。他仔细地估量步伐的长度,这样就不至于再次飞离彗星。

        乔治小心地爬上一座小冰山后,看见了安妮。她正盯着地上的一个洞。洞的四周都是零碎的岩石,似乎是彗星自己吐出来的。乔治走过去,也朝洞里看去。洞大约一米深,可底部却看不到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他问道,“你发现了一些东西吗?”

        “呃,你知道,我去散步……”安妮开始解释道。

        “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乔治打断了她的话。

        “你在生气!”安妮冲乔治回喊着。她戴手套的手握成拳头,向乔治挥舞着。当她这么做的时候,某些异常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她脚边的地上,吹起了气体和尘土的小喷泉。

        “现在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乔治抱怨道。但他正说着的时候,另一喷泉正从紧靠着他身边的岩石上喷发,形成了一片尘埃的云,慢慢散开。

        “安妮,发生了什么事?”乔治问道。

        “嗯,没事。”安妮回答,“一切都正常。不要担心。”但听起来她并不确定,“我们何不回到原先待的地方坐下。”她提议道,“那儿更好些。”

        但是当他们往回走时,越来越多的尘埃小间歇喷泉在四周喷发,在空气中留下弥漫的烟雾。他们都觉得不很安全,但没人愿意说出来,只是越来越快地向原先坐着的地方走去。他们一言不发,直到再次将自己固定在彗星上。

        在天空中,乔治看到过的那个不断增大的亮点,变得越来越大。现在它看起来像颗带有红蓝条纹的行星。

        “那是木星,”安妮说道,打破了沉默。但现在她的声音很低。

        听起来不像以前那么自信地炫耀了,“它是最大的行星,大约是土星体积的两倍。这使得它比1000个地球的体积还大。”

        “木星也有月亮吗?”乔治问道。

        “是的,它有,”安妮回答,“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个,上回我在这儿,没去数它们,所以我不清楚。”

        “以前你真的来过这里?”乔治有些狐疑地问。

        “我当然来过。”安妮愤怒地说。乔治不清楚是否应相信她的话。       (11)

  • 春雷琴

        ▌陆波

        1214年,金宣宗放弃中都而迁都南京(今开封),蒙古人再次与金人开战。1215年,中都失守,为大蒙古国占据。蒙古人攻占中都时,行秀弟子请禅师过河,跟随金帝去黄河之南的开封,禅师说了一句掷地有声之言:北方人(指蒙古人)就不知道佛法了吗?便坚持留在此地,诵读楞严咒不辍。

        蒙古人并不灭佛,其实人家早就与佛教结下深缘。成吉思汗对宗教的态度是兼收并蓄,不管是佛教、道教还是伊斯兰教,一律平等对待;到了忽必烈时代,更是将佛教转为国教,这是后话。

        成吉思汗之重臣耶律楚材在25岁初遇万松老人,参学三年,并习得“以儒治国,以佛治心”的道理。

        现存耶律楚材致万松老人的唯一一封信函,开篇即云:“嗣法弟子从源,顿首再拜师父丈室:承手教,喻及弟子有‘以儒治国,以佛治心’之语,近乎破二作三,屈佛道以徇儒情者。此亦弟子之行权也。”“以儒治国,以佛治心”,后来成为耶律楚材辅佐两代蒙古大汗(成吉思汗与窝阔台汗)的思想指南。譬如他积极恢复文治,以儒家治国之道提出和制定了各种施政方略;反对滥杀生命,保护百姓安全等。耶律楚材使蒙古贵族逐渐接受并采用儒教思想和制度来治理人民,把一个战争乱世向和平盛世转化,保存了中原文明,为后来忽必烈建立元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万松老人把余生三十年贡献给大蒙古国统治下的北方佛法事业,并以言行语录某种程度上影响世事。由于对耶律楚材的影响,后世对万松老人的评价不仅限于事佛高僧,还高度评价他儒释兼备,会通百家之学,有“将相之才”。他对佛教各宗也熟晓精通,辩才无碍。

        耶律楚材写过一篇《万松老人万寿语录序》,对万松老人的佛学成就做出总结,称其“全曹洞之血脉,具云门之善巧,备临济之机锋”。可以说,万松老人算是开禅、教合一的先驱,兼备曹洞、云门、临济三家之学,以取长补缺。

        万松老人与耶律楚材因缘具足的相遇,不仅是传授治国治心的大事,有时也机锋斗嘴,诗文往来,互为叹赏。耶律楚材有一张好琴,名叫“春雷”。这是一张唐朝传下来的天下名琴,被善曲的宋徽宗弹奏过,后来被金国人灭北宋后抢走,痴迷汉文化的金章宗对其爱不释手,死后就将其作为陪葬品埋在墓地里了。再后来,蒙古人把这琴从章宗坟里刨出来,归善弹的耶律楚材所有。万松老人亦善弹奏,索之,耶律楚材不但把琴给他,还送了个曲谱叫《种玉翁悲风谱》,并附了首诗,诗句称“一曲悲风对谱传”。师徒情谊,遂成趣谈。

        万松老人圆寂之前,将“春雷琴”归还至耶律楚材之子耶律铸处,后历经各朝,又多番易主。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