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电梯“病”了四年终于要换新了

        一提到电梯,朝阳区华严北里67号楼的居民就有一肚子话要说。楼里两部电梯,一部从2015年停运至今,另一部则是三天两头出问题,经常困人。居民们就电梯问题反映了多年,得到的回应却始终是“八字诀”:协调沟通、尽快解决。无奈之下,居民们只好减少出门次数,甚至连下楼买菜都要挑时间段。最近,更换电梯的事情终于有了进展。

        ■经历

        老电梯一天要坏好几回

        华严北里67号楼是一座18层的居民楼,共有180户居民。在一楼的门禁处,防盗门上贴满了通知。日期不同,内容却只有一个:“电梯坏了,需要维修”。记者发现,67号楼有两部电梯,一部电梯停用多年,成了“僵尸梯”;另外一部电梯虽然还在使用,却已是“病入膏肓”。

        “为什么说病入膏肓,就是这电梯零件一个接一个地坏。”家住12楼的高大爷说,电梯工侯师傅住在一楼的值班室,平时电梯一出故障,侯师傅就赶紧来处理。仅8月19日这天,电梯就坏了四五回。“侯师傅恨不得晚上睡觉都得支棱着耳朵,就怕有人被困里面。”

        说起被困,家住18楼的边女士深有体会。上周一,她正准备下楼,电梯关门后,却没了动静。她记得,十多个人挤在一部电梯里,有老人、有怀抱中的婴儿,还有一条狗。“从9点21分被困,直到10点,电梯工才把门打开,救大伙儿出来。”

        ■无奈

        物业“八字诀”说了四年

        高大爷告诉记者,这样的事儿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高大爷年近八旬,为了避免坐电梯被困,他大大减少了出门的次数。他表示,这部电梯不仅仅是生活通道,还是全楼居民的生命通道。“这要是有老人病了,需要急救可怎么办啊?”

        高大爷说,楼内西侧的电梯早在2015年就损坏停用,现在正在使用的东梯已经“带病”运行多年。2016年,他就曾反映过该电梯事故频发的问题。当时,北京住总北宇物业服务公司表示,将在2016年3月底完成两部电梯的大修工作。但时至今日,停用的西梯依然无人问津,而“生病”的东梯则从两三天坏一次变成了一天坏两三次。

        居民们说,这几年他们不断反映,得到的回复始终是八个字:“协调沟通,尽快解决。”在一楼,记者看到一张8月15日的通知,北宇物业华严北里项目部表示将“争取尽快解决此事”。对此,有居民在通知上留言:“四年前就这么说!”

        ■进展

        电梯换新有了准信儿

        记者联系了负责华严北里67号楼管理的北宇物业公司。负责人屈先生表示,67号楼产权单位众多,公共维修基金情况复杂。他表示,物业公司将先行垫付30万元用于更换一部新电梯,另外,他们也开具了介绍信,准备查询该楼的公共维修基金归集情况。至于多年来为何一直没有更换,屈先生说,自己是今年3月份刚调过来,对此前的事情并不了解。

        屈先生表示,67号楼正在使用的东侧电梯今年通过了安检。“现在整栋楼只有这一部电梯,使用率高,所以出故障的次数也比较多。”他说,这次更换西侧电梯,也是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这部电梯的问题。“我们按部就班来,先更换西梯,让大家有得用,之后再对东梯进行大修。”

        昨天,物业公司、街道办事处、居民代表各方就67号楼的电梯问题举行了协商。高大爷和边女士作为居民代表也参加了这次议事协商会。会上,物业公司负责人屈先生表示,将在今年12月31日前给大家换上新电梯。同时,为了保证现有电梯的正常运行,他将在机房内加装一台空调,为设备降温。

        对于这个方案,居民们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屈先生加入了居民建立的微信群,并保证每周给大家报告工程进展。

        本报记者 王琪鹏  

        实习生王淑菲 胡晓萱  

  • 图片新闻

        今天上午,建国门街道第六届公益编织节开幕,以“编织爱心、大爱中国”为主题、庆祝新中国70华诞的数字“70”被“点亮”——辖区代表100余人将手中编织好的花朵粘贴在数字“70”上。社区公益编织组成员展示编织作品,同时为西藏阿里的孩子们赠送“暖心椅垫”等编织用品。胡铁湘 摄  

  • 老人地铁站内突发不适
    多亏他们救助转危为安

        本报讯(记者景一鸣)昨天上午9点55分,地铁二号线车公庄站站台上,一名七旬老人突发身体不适,随后倒在站台上。该情况被站内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发现,经现场紧急处置后,老人被及时送医。

        昨天上午,地铁二号线车公庄站站台上,站台岗值班人员李宾正在正常执勤,他发现一位老大爷一下车,便靠在了站内一根立柱上,弓着身子,手捂胸口。见此情况,李宾赶紧跑到了老人身边,几乎与此同时,老人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老人倒地以后,说心脏不舒服,头晕,意识还是清晰的。”李宾赶紧将情况报告站内值班站长徐莹,随后,徐莹带领其他同志赶到了现场。徐莹告诉记者,当时她看到老人手捂胸口,意识到可能和心脏疾病有关,也提醒其他同志先不要搬动老人,经过交流得知,老人已经70岁,确有心脏病史,此次乘车出行本是要到宣武医院看病的,半途突然感觉不适,便下了车。

        “急救的药品站内都有,看老人这个情况,我们也把药带了过来。”徐莹说,咨询老人意见后,站内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喂老人服下了5粒速效救心丸,同时拨打了999。在急救车赶来这段时间,按照日常培训的要求,在场的几位同志默契配合,疏散周边围观的群众,一来保障站内正常秩序,二来为发病的老人留出宽敞、通风的空间。

        站长徐莹通过老人手机的通讯录,找到了家人的联系方式,“他的爱人当时在安定门,打车过来需要一定时间,随后就直接通知她去医院了。”

        大约20分钟,急救车赶到现场,经现场医护人员初步检查,经过站内工作人员的妥当处置,此时老人身体已无大碍。为确保万无一失,老人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去往就近的人民医院。

        图片由二号线车公庄站提供

  • 钓鱼意外“钓”到鳄鱼

        前几日,位于昌平区的北京Let's Love动物安置寄养中心发出“求助”,希望为这里的一只鳄鱼宝宝找一个妥善的去处。“我们主要是救助猫、狗、兔子,救助鳄鱼实在没有经验。”寄养中心的工作人员无奈表示。

        这只鳄鱼宝宝长约30厘米,约三指宽,是在昌平区十三陵镇碓臼峪村的小河沟里发现的。发现鳄鱼的康先生说,8月10日,他去碓臼峪村钓鱼。在村里的一条小河沟旁,他看到六七米远的水面上有一个黑色物体,走近了才看清是条鳄鱼。这条鳄鱼身子藏在水里,只有半个脑袋露出水面,吓了他一跳。

        康先生明白,北京的野外不可能有鳄鱼,这只鳄鱼应该是流浪动物。于是,他给宝贝回家宠物搜救队打了电话。搜救人员来到现场后,用夹子夹起鳄鱼,将它带了回去。

        因为不知如何饲养,小鳄鱼被暂放在北京Let's Love动物安置寄养中心。工作人员把它放在了一个鱼缸里,让它有了一个“独立空间”。寄养中心负责人王晨依说,这只鳄鱼还很小,但是十分凶猛,动不动就张着大嘴,让人不敢靠近。“我们这里都是猫、狗、兔子,都是很温顺的动物。”

        王晨依说,这几天,她一直用生牛肉“伺候”着这只鳄鱼。她有点发愁,因为寄养中心没有养鳄鱼的资质,也没有饲养经验。“我们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为了保证鳄鱼宝宝能得到专业的照顾,她希望能有专业的野生动物救护机构把它接走。

        经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理事、北京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和多位野生动物专家鉴定,这是一条暹罗鳄,刚出生一个月左右。按照生物属性,生活在我国的鳄鱼种类基本都是扬子鳄,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且只分布在长江以南地区。北方除了动物园里,是见不到野生鳄鱼的。而暹罗鳄属于外来物种,生性凶猛,在我国野外没有分布。

        生长在热带的暹罗鳄怎么会出现在昌平山区的小河边呢?李理认为,这条鳄鱼可能是有人养了一段之后被放生了。他提醒市民,私自养殖、放生鳄鱼都属于违法行为。“饲养鳄鱼需要有国家林业局的合法手续,否则可能会破坏生态环境。”

        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丰台云岗地区一家废弃的高尔夫球场水塘里曾发现过鳄鱼。2012年,朝阳区蓝色港湾附近的亮马河畔也曾发现过鳄鱼。这两起事件的主角,都是被人放生、遗弃的暹罗鳄。

        李理表示,尽管暹罗鳄在我国长江以北很难存活,但它体型可以长到两米,万一长大或者留存下鳄鱼苗,都是十分危险的事。目前,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已接收这条小鳄鱼。

        本报记者 王琪鹏  

        实习生 王淑菲  

        刘先生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