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指责美国搞事情

        伊拉克最近连续发生两起袭击事件,造成多名平民死伤。遇袭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把矛头指向美国和以色列,指责美国允许4架以色列无人机进入伊拉克领空发动空袭。美国五角大楼和驻伊美军稍后否认这一说法。

        ■是谁在捣乱?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北80公里的拜莱德空军基地附近20日传出巨响,“人民动员组织”设在那里的一座军火库遇袭,致使2人死亡、5人受伤。

        一周前,“人民动员组织”在巴格达南部的一处军火库同样遇袭,造成平民死伤。

        这两起事件的起因暂时不明。警方先前把巴格达城南的爆炸归咎于高温和储存条件恶劣,但当地媒体报道,可能是无人机袭击所致。

        伊拉克政府已经下令彻查这两起事件,同时要求把市内的军火库搬到城外,外国军队和伊拉克政府军的飞行计划必须提前报给伊拉克总理过目。

        “人民动员组织”的“二把手”贾迈勒·贾法尔·易卜拉希米21日发表声明,指责美国和以色列。他说,美方准许4架以色列无人机与驻伊美军随行,对伊拉克境内目标实施军事行动。

        易卜拉希米说:“我们宣告,以前发生的事件应由美军承担责任。从今天开始,如果再发生类似事件,我们唯他们是问。”

        ■美方打官腔

        驻伊美军发表声明,称美军在伊拉克的任务“仅仅”是帮助伊拉克政府军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我们应伊拉克政府邀请行动并且遵守他们的法律和规定”。

        五角大楼否认卷入伊拉克军火库事件。发言人肖恩·罗伯逊说:“我们支持伊拉克的主权,遵守伊拉克政府关于其领空使用的规矩。”

        以色列方面没有作出回应。媒体报道,以色列先前多次对叙利亚政府军、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武装人员在叙利亚的军火库和其他军事目标实施轰炸。以色列官方的惯常态度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以色列官员去年暗示,可能对伊朗在伊拉克的“军事资产”动手。“人民动员组织”麾下多支武装据信得到伊朗支持。

        伊拉克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7月初颁布多条旨在“管束”什叶派民兵的命令,包括要求他们关闭各自的办公机构、接受军队全面领导。 

        伊拉克政府2016年宣布收编“人民动员组织”。这支武装由多个民兵组织构成,总人数超过14万,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  

        王宏彬 据新华社 

  • 对不起,
    妈妈去排雷了

        “这确实是份危险的工作,但是我别无选择。我需要照顾生病的女儿。”

        ——24岁的法迪娅·穆拉德

        “我的家人至今还流落在杜胡克省的安置营地中,只有我回来了,这份工作可以帮助弟弟们完成学业。”

        ——性格内向的库杜尔

        两支排雷团队

        各14名青年

        带着家人的牵挂,带着让更多流离失所民众安全返乡的希望,在联合国地雷行动处的支持下,两支分别由14名伊拉克雅兹迪青年组成的排雷团队,正在伊北部尼尼微省辛贾尔镇及其周边地区排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遗留的爆炸物。

        雅兹迪人为伊拉克少数族群,多聚居在辛贾尔镇和拜希卡镇。在辛贾尔镇外一所废弃学校里,校园设施因战事被毁。24岁的母亲、化学专业毕业生法迪娅·穆拉德和同伴最近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理出校园内遗留的爆炸物。

        在进入散落档案和文件的学校办公室前,28岁的会计专业毕业生萨拉姆·库杜尔临危不乱,先用铁丝、微型后视镜等简易装置寻找引爆线,确认门后等角落没有故意设置的爆炸装置后,才逐步扩大搜寻的区域。作为首个要进入排雷区域的队员,库杜尔的工作极为危险。

        确定搜寻过的办公室无危险后,团队成员用粉笔在办公室门上写上“安全”两字,善意提醒或许有一天返回的教职员工,这间办公室是安全的。

        返乡民众进家门

        引爆遗留爆炸物

        2017年伊拉克战事结束,留给当地民众的只剩断壁残垣的家园。而战事中遗留下的各类爆炸物,成了重建家园挥之不去的痛。有返乡民众一冲进家门,便引爆了遗留的爆炸物。在辛贾尔、摩苏尔等收复区,这样的惨剧多次上演。

        联合国地雷行动处说,伊拉克是遭受战争遗留爆炸物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里遗留爆炸物的规模、密度和复杂性前所未有。因此,清除遗留爆炸物的风险,成为重建家园的第一步。排雷团队的目标,是采取物理手段安全排除简易爆炸装置和其他未爆炸的战争遗留物。

        母亲靠排雷薪水

        为女儿支付药费

        穆拉德穿着厚重防护服,个子不高,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穆拉德10个月大的女儿拉拉,患有严重的唐氏综合征和弱视。重建未能推进,又缺少工作机会,她经过短暂培训后只能走上排雷的危险道路,靠排雷赚来的薪水为女儿支付医药费。

        “危险确实存在,但是我们遵循安全准则也采取了防护措施,应该问题不大。”穆拉德说起自己第一次成功清理出爆炸物时,兴奋大过了害怕。

        40多摄氏度的气温下工作,穿戴将近10公斤重的防护服本身就是考验。幸运的是,工作数月以来,排雷工作顺利有序,团队完成了辛贾尔镇周边3个村落的清雷工作。更令队员们欣慰的是,许多家庭得以回归,开始重新耕作。新华社记者张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