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卢沟晚照送离人

        GO提示

        卢沟桥文化旅游区是国家首批红色经典旅游景区,也是北京市首批红色旅游景区,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雕塑园、卢沟桥和宛平城三处景区组成。宛平城西门出去可进入卢沟桥,卢沟桥门票20元,学生票10元。工作人员建议参观时间早八点到晚五点。抗战雕塑园东西门各有一处收费停车场。

        “自从汗八里城发足以后,骑行十里,抵一极大河流,名称普里桑干。此河流入海洋,商人利用河流运输商货者甚伙。河上有一美丽石桥,各处桥梁之美鲜有及之者……建置甚佳。”来自《马可·波罗游记》中提及的这一美丽石桥,即为大名鼎鼎、历史悠久的卢沟桥。

        无论是古人在卢沟晓月下的送亲别友,还是抗日年代“七七事变”战火的洗礼,都让古老的卢沟桥显得深邃厚重。

        历史上,兴起于松花江上的女真族于1115年建国号金,金主完颜亮于1153年定名中都(今北京)后,为了加强对华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的控制,解决日益繁忙的交通问题,于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至明昌三年(1192年)建成了一座联拱大石桥,敕命曰广利桥,即为卢沟桥。

        多少年过去,始终屹立的卢沟桥地近西山,每当五更天晓,月明星稀之时,人行桥上,凭栏遥望,两岸树木郁郁葱葱,垂柳摇曳,远处的青山约隐约现;近观桥下,水面波光粼粼,清波浩渺;回眸桥上,点点月光如银。人与山、水、桥、月浑然一体,犹如置身画中。

        众所周知,“卢沟晓月”是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除了“景”,其实更多蕴含着人们的“情”在此古桥之上。“河分桥柱如瓜蔓,路入都门似犬牙。落日卢沟桥上柳,送人几度出京华。”金代赵秉文《卢沟》中这么吟道。

        因为,古时卢沟桥是人们进出北京的必经之路,更是送亲别友的地方。金、元、明、清几个封建王朝和北洋政府相继建都于北京,大凡皇帝出巡、官员进京、举子应试、商贾往来,均经卢沟桥进出京城。无数的文人墨客,写下了难以计数的咏桥诗。

        1961年,卢沟桥被国务院评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中国华北地区现存最古老的一座11孔联拱大石桥,全长266.5米,宽9.3米。卢沟桥有桥孔11个,桥墩10个。

        夏末秋初,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桥面上游客不算太多。从桥上四下眺望,河岸边树木郁郁葱葱,河面青色水草繁茂,心胸顿时开阔起来。

        站在古老卢沟桥宽阔的桥面上,有几处亮点我必须推荐:第一是华表,最有特色。卢沟桥东西两侧共有4根高4.65米的华表。顶端圆盘上面各有一个石狮,担负着守卫石桥的重任。第二就是四通石碑:康熙重修卢沟桥碑,碑连龟座共高5.78米,碑文记载了金代卢沟桥的修建和康熙八年重修卢沟桥的情况,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卢沟晓月”碑,碑体总高4.52米,碑阴刻有乾隆皇帝所作著名的《卢沟晓月》诗,读来耐人寻味;康熙视察永定河碑,其碑文则表达了康熙皇帝勤于政务,关心国家百姓社稷的历史;乾隆重葺卢沟桥碑,注意一下碑下如龟状的怪兽,相传是龙九子之一的化身,名为赑屃,喜好负重。

        民间有句谚语: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所以,第三就是要记得在卢沟桥上数数石狮子、欣赏石狮子的神态,这是一大乐趣。经过文物工作人员给每一个狮子编号,进行严密细致的统计,现在终于知道卢沟桥的狮子共计501只。这些石狮从金代开始,经过历代增补,荟萃了金、元、明、清的杰出石雕艺术。据说,因为卢沟桥是北京的西大门,金代的统治者在这里修上两排石狮为的是取镇守京师之意。第四,就是在桥的中间可以看到一段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这是金代的旧桥面,已历经了800多年的风雨浸刷,现在上面还留有许多车辙印。

        孟环/文 白继开/摄

  • 琉璃桥头望乡愁

        GO提示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琉璃河(107国道)

        交通:该桥没有直达的地铁,出行建议自驾,或者乘坐公交838路、917路快等到达琉璃河站下车。

        琉璃河大桥是房山区第一大桥,石桥全长165.5米,宽10.3米,高8余米,横跨琉璃河上。

        桥体全部用巨大的石块砌筑,桥上建有汉白玉实心栏板和望柱,其上均雕有海棠线等纹饰。它们有的像新的,有的已经发黄了,有的甚至磨灭了原来雕刻的形状。桥身共11孔,中孔最大,正中的三孔石券两侧分别雕着豁鼻瞠目的吸水兽,它们威严地怒视着河面。桥面由一大块一大块打磨光滑的巨型条石组成,走起来有点深一脚浅一脚的,很有趣。两块条石的缝隙间,或积水成潭,潭中有绿苔;或冒出野草。2002年第五次大修缮工程中,桥面铺了几十年的沥青被清理,几百年来古代铁轴车压过的车辙清晰地展现出来,述说石桥过去的繁华和忙碌。

        东北方向入口摆着北京市文物局立的石碑,这里1984年就被评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有些残破的石塑像被围在铁栅栏里,桥两端“元恩”、“咸济”两座石牌坊只剩方方正正的底座。整座桥看起来古朴简洁,敦实大方,气派不凡。

        我此行目的为访古寻幽,但实际上琉璃河大桥有两座,古桥和新桥。古石桥自明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年)建成以来,曾经历过多次毁坏甚至部分桥体断裂、坍塌,但现在它依然坚挺地矗立于此,守护着一片芳草萋萋,烟柳碧波。而新桥建于1999年,宽敞平坦,小汽车、三轮电动车、摩托车、自行车在其上自由奔腾,这条G107国道离北京城区足有45公里。

        历史上,古桥是连接南北交通的纽带,也曾经历过繁华的交通和汹涌的人流。那时,期望博取功名的南方赶考人、四面八方的商贾等经此入京,两千米长的路堤曾有“五里长街”的美誉。但是现在,它的西南端隐藏在一块蓝色挡板后,我差点以为挡板后是个建筑工地。古桥上零零散散几个人,几乎都是附近的居民。

        琉璃河古桥远不如钢筋水泥的新桥高和长。它仿佛一位沉默的父亲,望着东侧比自己更强壮的儿子代自己担起新的千年的重任。

        从桥上往远处看,高大的电塔之间连着电线,茫茫的野草无边无际、无拘无束地野蛮生长。琉璃河在旁边温柔地、平缓地流淌了上千年,我不知道琉璃河为什么被取了这个名字,这水不似琉璃般通透,反而更像翡翠,呈现竹青色,若不是河面波光粼粼,可能很难分清水岸的边界。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川流不息的游客,没有都市的喧嚣,目光所及之处无遮无拦,只听到偶尔驶过的车声和蝉鸣,但也消磨在这旷野里了。颜色浅淡的青白色天空下,苍茫的群山静静地横卧在田野远处,连绵起伏。一位路过的居民说,这是太行山山脉的余脉。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那是他们真实的乡愁。           李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