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五百年古桥镇京北

        GO提示

        朝宗桥也即沙河北大桥,位于昌平县城南10公里、沙河镇北0.5公里,巩华城旁,跨北沙河(温榆河),与横跨南沙河水上的“安济桥”相对,相距2.5公里。前往游览交通便利,驾车在京藏高速大桥与北沙河下即可。乘345路、670路、878路等到“沙河北大桥”站下即到。

        二十世纪90年代初,一首京味十足的《北京的桥》乘着“流行风”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金水桥、卢沟桥以及凌空飞架的立交桥在歌声中诉说着北京人的乡愁,诱发着他乡人的好奇。而曾与京西宛平卢沟桥、京东通州八里桥并称为“拱卫京师三大桥”的朝宗桥,虽未在歌谣中露面,但其厚重的历史却在史册中熠熠生辉。

        朝宗桥耸立于沙河镇北沙河之上,北邻居庸关、白羊口,东控古北口,是通往塞北的必经之地。明成祖五次率军亲征塞北皆由此过,朝宗桥与卢沟桥、马驹桥、八里桥并称为拱卫北京的四大古桥。走上朝宗桥,站在桥头看桥下的北沙河,河床中水并不多,而且长满了芦苇,这一大片的芦苇荡不时地招来一些野鸭和水鸟,倒像是一块良好的生态湿地。不息的河水径直流过朝宗桥,年年岁岁,静观世事变幻。朝宗桥西侧河里种着荷花,东侧与京藏高速大桥相邻。各色车辆一如既往地在全长130米、净宽13米的桥面上轻盈跃过,来来往往。古桥、湿地、绿树成荫的两岸以及穿梭于桥上的来往车辆,在朝阳的照耀下倒像是一幅绚丽多彩的图画。

        桥头有云堆抱鼓石,造型古朴典雅,给人以雄厚之感。这座始建于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的七孔联拱石桥,外形依然壮丽,线条依然流畅;桥两侧的五十三对石栏望柱,顶端雕饰的“云头”也依然精美;只是桥身的花岗石因浸染了岁月的风霜,显出些陈旧的暗黄。大桥北端东侧有明万历四年立的汉白玉石碑一座,通高4.08米,宽1.1米,厚0.39米,碑额正背俱篆书“大明”二字,碑身刻有“朝宗桥”,现已用玻璃罩起来,起到了保护作用。桥的南侧西边,有一约50厘米宽、1米多高的汉白玉刻石一块,上用隶书竖写“朝宗桥”三个大字,显得刚劲有力。再往南走十几米外还有一块大些的刻石,上书“朝宗桥公园”。

        朝宗桥因何得名?众说纷纭。有两种说法,其中一种是因朝拜而得名,另一种说法则蕴含了一个小故事。明代定都后,朝廷命两名大臣修建石桥于南北沙河上。而这两名大臣里,一个是兢兢业业、刚正不阿的忠臣赵朝宗,另一个则是贪慕钱财、偷工减料的奸臣。两桥建成后,奸臣污蔑赵朝宗在建桥时偷工减料、私扣公款、延误工期。皇帝不明是非、听信谗言,将忠臣赵朝宗斩首示众,给奸臣升官加封。可是过了几年后,奸臣所建的南沙河桥不抵暴雨的冲击,坍塌于滔滔洪水之中,劣质的施工暴露无遗,而赵朝宗所建北大桥则依然安如磐石,屹立于滚滚浪涛之中。皇帝勃然大怒,斩首奸臣,但对于忠臣赵朝宗的死却无能为力,便赐名北沙河桥为“朝宗桥”,并命人于桥北东侧立一刻有“朝宗桥”的石碑,以纪念赵朝宗,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情。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兴衰荣辱在历史的更替中悄然潜行,岁月在弹指一挥间催老了流年。五百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朝宗桥仍以“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蓬勃生机与无畏气概,继续承载着时代飞速转动的车轮,心无旁骛,奋勇向前。

        胡德成

  • 八里桥行船不落桅

        GO提示

        永通桥位于八里桥地铁站附近,可搭乘八通线前往,从B3出口离开地铁站,往东直走一百米即可到达。也可搭乘公交322路、615路、647路、666路或668路等,到八里桥公交站下车,往西直走200米抵达。

        京杭大运河最北段的通惠河,连接着朝阳和通州。8月,通惠河两边堤岸上,爬满了五叶爬山虎,顺着河中柳叶漂去的方向远远望去,便可瞧见一座石拱桥卧于波上。那是永通桥。犹如一位老人静静“坐”在河边,讲着逝去多年的故事,

        作为北京现存三大古石桥之一,永通桥已在通惠河上存在了573年了。位于朝阳区与通州区的交界处的这座桥,是一座长50米、宽16米的三孔石拱桥,始建于明朝正统十一年(1446年),因距旧通州县八里,故也称八里桥。“他”既是“陆运京储之通道”,实现南北货运;也是“京津要塞”,扼守京通界限。

        第二次鸦片战争,把这座桥带入史书的视野,清咸丰十年,清朝遭英法联军进攻,天津、通州相继失守,清政府调集3万军队,于1860年9月21日在八里桥上和英法联军血战,史称“八里桥之战”。最终,清军失守八里桥。八里桥之战后,清政府修复了受损的石拱桥,但一些炮弹造成的损伤仍然存留了下来。

        夏末,漫步上桥时,我发现桥面是充满现代气息的柏油路面,而两侧32副石栏板已识别不出原先的雕刻图案,被铁栏杆围了起来。透过栏杆,我能看见那昂首挺胸的戗兽,看见那形态不一的石狮子,有的正襟危坐,怒视前方;有的侧首低头,垂睨桥面;也有的按着小狮子,神情祥和,做慈母状。66座石狮子,如今已有好几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仅有一根方形石柱安置在了原先的位置。

        我注意到,永通桥的三个桥洞高度差异很大,中孔高达8.5米、宽6.7米,两个次孔却仅高4.31米、宽4.5米,据说是专门为方便漕运设计的结构。想来当年的漕货船到了桥前,直直地从中孔穿过而无需放倒桅杆,才产生了“八里桥不落桅”的说法吧。

        此时非汛期,河内水浅。站在桥上远眺,水中藻荇交横,随着水流轻微波动,都能瞧得一清二楚。两岸柳枝已变化为了深绿色,映照得河水也变得有如沉碧。若是遇到月色明朗的夜晚,指不定真能一见“长桥映月”的美景了,上下一派清丽,分不清究竟是月光荡涤了长河,还是长河濯洗了月光。

        桥的西侧,正在建设一座仿造老桥样式的新桥,未来将替代老桥的交通承载功能,成为联络通燕高速和京通高速的重要联络通道。待到那时,“老人”便可放下重担,静静讲述“他”的往日时光、岁月沧桑。    胡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