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通天“立交桥”步步高升

        GO提示

        天坛位于东城区永定门内大街东侧,开放时间为旺季6:00-21:00,淡季6:30-21:00。门票价格为旺季15元,淡季10元。参观丹陛桥无需购买含祈年殿、回音壁和圜丘的景点票联票。想要参观北神厨、北宰牲亭、斋宫的游客需注意,这三个地方只在每周二至周日9:00-12:00;13:00-16:00开放,需凭本人身份证在相应门票兑换处换票进入。

        秋日午后,我跟着前面身背古琴的老人走向天坛。如果闻到了白皮松的香气,天坛就算到了。走到圜丘坛向北望去,可见一条长360米的南北大道笔直地向祈谷坛延去,这就是丹陛桥。初次到这里的游人难免奇怪,虽然名字里带个“桥”字,这里却全然不见桥的踪影,更没有桥“翅”儿,这番命名又是为何呢?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得从丹陛桥的诞生说起。原来,丹陛桥并非和天坛内祭坛与大殿同一时间落成。相传,祭坛建成之后,永乐帝前来参观,只见坛的北面墙是圆的,南面墙是方的。北墙象征着“天圆”,南墙象征着“地方”,坛内用于合祀天地的大祀殿也分外气派。永乐帝心中满意之余,转念又想要再建一条宛若步步升天的通天大道。这可难坏了工部大臣。在遍寻完北京的能工巧匠后,终于找到个技艺精通的瓦匠师傅,找到了修路的法子。

        原来,这和天坛所在的周边地形密切相关。由于地形本身南低北高,这条长360米、宽30米的砖石甬道被自然设计成一个自北向南逐渐爬升的坡度,北端高4米、南端高1米,高度差达3米。这样,一来人在上方往北行走,自然会有一种“步步高升”的感受,恰好符合皇帝想要修条通天大道的“升天”意愿;二来,长长的桥体也象征着从人间到上天路途遥远。由于甬道高于地面,采用了方便雨水快速流出的砖铺海墁, 因此,人们又将丹陛桥称作“海墁大道”。

        既然这明明是一条笔直坦荡的大道,为何又将其称作“丹陛桥”呢?据介绍,“丹”者,红也,“陛”原指宫殿前的台阶。古时宫殿前的台阶多饰红色,所以叫做“丹陛”。值得一提的是,“丹陛桥”这种制式并非天坛所独有,故宫中的重要宫殿均采用丹陛桥制。比如,故宫宁寿门至皇极殿之间就建有一座汉白玉石的丹陛桥,高1.6米,长30米,宽6米,两侧安装汉白玉石栏杆。不过,故宫里的丹陛桥,就是一种高于地面的高台式旱桥,修建在高台式宫门与重要宫殿之间,用青砖砌成,因其走向一般为南北方向,又名“子午桥”。

        相比故宫的高台式旱桥,天坛的丹陛桥可谓名副其实,堪称京城古典“立交桥”。在大道下面的台基,可以看见一个曲尺形、拱券顶的隧道,和大道的方向交叉,恰似一个桥洞——这是“进牲门”,在祭日前,外坛西南部牺牲所的“所牧”和“所军”需从此洞门自西向东赶运牛、羊、鹿、兔等至宰牲亭屠宰,这一活动叫“进牲”。由于宰牲亭位于祈谷坛东,豢养祭祀牺牲所则在西外坛,要把牺牲所里的牲畜赶到宰牲亭,必须经过神路,而活着的牺牲又不能踏上神道,才有了“进牲门”这一设计,让牺牲专用通道和丹陛桥形成立体交叉,成了“立交桥”。

        倘若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丹陛桥的桥面铺有左、中、右三条纵向条石。这是神道、御道与王道。神道是指大道中心(主轴线)的大石板道,供皇天上帝神灵行走,起象征作用;御道是指神道条石东侧的石铺路面,为皇帝行走专用;王道则是指神道条石西侧的石铺路面,供陪祭的王公大臣通行。在明清时期,丹陛桥的通行等级森严,不可逾制。如今,与日俱增的游客可以在桥上自由行走、拍照留念,“神道”不能走人的封建传统也成了历史。                  袁璐

  • 玉湖澄碧画桥横

        GO提示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文津街1号

        开放时间:6:30—21:00

        票价:目前处在公园旺季,旺季全价联票20元,优惠联票10元,旺季全价门票10元,优惠门票5元。优惠政策可关注“畅游公园”公众号得知。

        导游:5人以下(包括5人)游客请导游讲解,从团城——白塔,1小时收费100元;讲解全园2.5小时花费300元;5人以上另行加钱。

        交通:

        到达北门:乘坐13、42、90、107、111、118、609、612、623、701路在北海公园北门站下,或乘坐地铁6号线北海北站下。

        到达东门:乘坐5、609路在西板桥站下。

        到达南门、西南门:乘坐5、101、103、109、124、619、专1、专2 路在北海站下。

        金鳌玉蝀桥位于北海公园南门西侧,文津街东边,横跨太液池的中部,是中南海与北海的分界桥。它更通俗的名字是北海大桥。它北倚琼岛白塔,南望瀛台,东临万善殿、千圣殿,西连金碧辉煌的紫光阁。清乾隆皇帝曾在中海的建筑水云榭上亲题“太液秋风”四字,“太液秋风”是燕京八景之一,正是指金鳌玉蝀桥所在地太液池的景色。

        我本以为金鳌玉蝀桥仅是一座用于游览的桥,亲身拜访后却发现桥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其实早在1954年,这座桥就成为了一座兼具观赏性与实用性、融入现代化社会运转的古桥。桥身有九孔桥洞,中间一孔保留用来通水流,其余八孔封堵装饰。桥两侧的铁栅栏护栏,原是汉白玉石栏,有莲瓣方柱头。桥面被拓宽到34米,桥身加长到220米,并沿南北两边桥栏道路增建了人行道。改造后的桥不仅能承受更多的交通压力,而且像一条又宽又长的白色绸带,显得更加舒缓、优雅了。

        盛夏的北京,湛蓝的天空像水洗过一样干净。风很大,桥两侧纤柔优美的杨柳迎风摆动,好像一位位风姿绰约、柔婉迷人的女士。碧绿的湖水呈半透明状,在阳光下泛着翡翠般温润的光泽,远处的白塔耸立在郁郁葱葱的山上。

        桥边几十只带篷的小船整整齐齐地靠在码头。小船有的黄黑相间,船头被刻成小蜜蜂;有的是橙色,船头刻成大黄鸭;还有绿色、蓝色、绿白相间、蓝白相间的小船,令人见之清凉;有的走宫廷贵气风,名叫祥瑞舮、幸福舮等,也很有趣。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一个小女孩站在岸边,摇着旗子轻声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看到小姑娘和给她录像的妈妈,我仿佛看到小时候的自己。一对老夫妻在岸边翩翩起舞。大爷穿黑色修身短袖、黑色长裤和黑皮鞋,阿姨身穿玫瑰红雪纺纱衣,白色丝绸长裤,红色高跟鞋,戴着大花红帽子,珍珠项链。一曲舞罢,阿姨嗔怪道:“男士带着女士,不是女士带着男士。”他们的同伴纷纷鼓掌:“再来一遍!”阿姨仪态万千,大爷身材矫健,他们的翩翩舞姿成为北海大桥边一道靓丽的风景。

        桥边树木大多有环抱粗,树干上钉有编号。只见一个小男孩蹦跳着去够柳梢,突然大喊:“妈妈,这棵树上百年啦!”

        看完北海大桥,可以在整个北海公园里转转。北海公园历经金、元、明、清几个朝代,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是我国现存最悠久、保存最完整的皇家园林之一。北海公园占地面积68.2公顷,其中水面38.9公顷。此时秋高气爽,天蓝水碧,枝繁叶茂,荷花映日,正是游园的好季节。正如林徽因在《我们的首都》一文中写道:“处处都像在画中。” 

        李高昕 张品秋 文 张宁/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