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兴国际机场迎来第二次试飞

        继今年5月13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首次“真机”试飞之后,昨天17时起到今天上午期间,大兴国际机场迎来了第二次试飞。

        昨天,本报记者兵分三路,分别从首都机场、南苑机场登上参与试飞的两架飞机,体验了空中试飞第一阶段的过程;还有一路记者,则在大兴国际机场停机坪上对试飞进行了直播,直至当晚9时33分第五架试飞飞机顺利降落。

        ■试飞·圆满

        新机场5架飞机依次平稳着陆

        昨天17时43分、17时46分、17时56分、18时24分、21时33分,东航一架空客A320、首都航一架空客A330、中联航一架波音B737、河北航一架波音B737、成都航一架ARJ21等5架飞机,在华北空管的指挥下,依次在大兴国际机场平稳着陆。东航A320经过33分验证了在大兴国际机场实施HUD RVR75米起飞、IIIB类进近着陆,首都航A330经过24分验证了在大兴国际机场实施IIIB类进近着陆,以及相应的低能见度运行程序。其中,首次亮相大兴国际机场的ARJ21飞机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首款喷气支线客机。

        今天上午,跨越两日的试飞任务全部顺利结束,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开航即具备世界最高等级的低能见度运行保障能力,将有效减少雾、霾等天气原因造成的航班延误,提高航班正点率。

        ■试飞·揭秘

        重要看点在“75米起飞”和“盲降”

        昨天17时43分,一架编号为B-1051的东航A320型飞机率先降落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跑道上。这次飞行重点验证低能见度75米航班安全起飞。据介绍,对低能见运行进行先期验证,可有效提高未来该机场在低能见天气条件下的航班正常率,尽可能地减少恶劣天气对旅客出行的影响。

        东航本次选派的3人全部是资深的教员级机长,总飞行时间超过4.15万小时。“本次验证试飞均按照预定试飞计划进行并完成,整个过程顺畅,各项飞行指标正常。”东航A320机型师尚峰在完成有关验证试飞后说,大兴国际机场是按照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盲降系统CATIII运行标准建设的,跑道视程在50米以上极低能见度情况下,飞机也能正常降落。

        本次验证有几个重要“看点”:HUD(平视显示器)RVR(跑道视程)75米起飞和仪表着陆系统(又称盲降系统)IIIB类落地,以及A-SMGCS(高级机场场面活动引导与控制系统,以下简称高级地面引导系统)四级标准运行,这三项标准在国内均属首次,大兴国际机场也成为全国首个开航即具备盲降IIIB类落地、HUD 75米标准起飞、以及高级地面引导四级标准的机场,跻身世界先进水平。

        “IIIB类盲降是什么概念?打个比方,机场周边的高速公路因为大雾都会关闭,但是这些具备IIIB类盲降性能的飞机和具备资质的机组仍然能够在大兴国际机场落地,盲降IIIB类落地的跑道视程只要不低于75米就可以。”华北空管局大兴空管中心副主任颜晓东介绍。同时,HUD 75米起飞刷新了我国低能见度起飞标准的纪录。

        ■试飞·体验

        参与试飞“旅客”大多是机长

        昨天17时46分,记者乘坐的中国联合航空波音B737-800型试飞飞机从南苑机场起飞,穿过雾蒙蒙的云层,于17时56分降落大兴国际机场。

        这次坐在客舱座位上的“旅客”大都是穿着制服的机长。昨天17时登上中国联合航空波音B737-800型试飞飞机时记者了解到,试飞组中C类教员1人,B类教员5人,机长1人,平均年龄39岁,其中主飞机长周骊源曾经主导温州机场、太原机场、临汾机场程序验证试飞工作,参与九寨机场RNP AR程序验证试飞工作。

        17时31分,机长广播介绍,本次是首次从南苑机场飞往大兴国际机场,航班号001,飞行时长15分钟。17时46分,飞机顺利起飞。记者感觉起飞后飞行平稳,窗外天气雾蒙蒙的,飞起七八分钟之后,飞机在空中略拐了个小弯儿,于17时56分降落大兴国际机场。

        据悉,本阶段中国联合航空试飞共分4次,昨天从17时46分开始,进行南苑—大兴和大兴—大兴两次试飞,今天则从6时30分开始进行了大兴—大兴、大兴—南苑试飞。

        本次试飞重点是对程序以及新技术的实际验证过程,科目覆盖地面A-SMGCS、空中程序RNP、二类、HUD低能见、双跑道运行等新技术运行保障能力。本报记者 孟环

  • 沿“京保石”打造京津冀制造业之都

        本报讯(记者孙颖)京津冀三地政协将以“积极推进全产业链布局,加快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主题,近期在北京召开京津冀政协主席联席会议第五次会议。昨天下午,部分市政协委员走进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实地考察并举办委员沙龙,聚焦京津冀全产业链布局,呼吁沿“京保石”打造京津冀制造业之都。

        昨天下午2时许,市政协委员们来到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北京中航智科技有限公司实地考察。在布满了无人机的展厅,委员们参观了该公司研发的一系列高性能无人直升机产品。这些无人直升机轻的只有300公斤,重的达到15吨,主要应用于国防建设、电力巡检、农业植保、消防安防、海关缉私、地质勘探、遥感测绘等领域。委员们非常关注该公司的产业链条布局,核心技术研发基地在北京,海上试飞基地、综合保障基地位于天津,产业的实验基地、生产基地和通航基地位于张家口,该公司已经在京津冀三地形成了一个较为成熟的产业链体系。

        政协委员们就“积极推进全产业链布局,加快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建言献策。委员们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在产业链布局方面还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产业链断链、缺链现象严重,接续难度大,产业链与创新链融合不足,影响创新成果落地转化,当前北京已经具备很强的科技创新能力,但由于周边缺乏制造业体系的支持,导致众多科技成果流向东南沿海落地转化。

        委员和专家们建议,应完善产业发展定位,加强产业园区共建,推动重点产业链在京津冀园区内布局。应在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中的河北部分扩大地域范围,沿着“京保石”现代产业发展轴打造京津冀的制造业之都。

  • 百万亩造林打造京东“休闲生态谷”

        每天早上,平谷区金海湖镇黑水湾村村民贺庆东都会来到离家7公里的门子沟,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上山遛遛看看成荫的绿树。然而,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山秃岭,贺庆东和村民们到此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采金。从远近知名的“采金村”到如今的京东“休闲生态谷”,黑水湾逐步向“金水湾”转化。一字之差,反映出生产方式的根本转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结束了上千年采金史的黑水湾村有了盼头。

        疯狂采金破坏生态环境

        距离北京80多公里的黑水湾村位于金海湖畔的山中,村北的大金山,金矿资源丰富,最近的金矿就是贺庆东常去的门子沟,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村里参与采金的村民最多时超过1500人,占当时村民总数的九成以上。

        收入的增加是贺庆东和村民们采金的原动力。上世纪90年代时,贺庆东家的年收入就达到20多万元。可观经济利益的背后,黑水湾的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贺庆东说,为了支撑矿道,周边山上碗口粗的树木全被砍光了,光秃秃的山梁很是扎眼。采金的废料随意堆在山坡下,一下雨黄褐色的泥水形成泥石流。此外,村里常年采金的人,几乎都有尘肺病等职业病。贺庆东也没有幸免,体检胸片显示他的气管早已被污染物入侵。

        百万亩造林享受生态红利

        2004年,为了提升环境,平谷正式关闭了黑水湾村北的大金山金矿,荒废的山坡开始种上油松、侧柏、山杨等灌木,山间平地也种上了杏树、柿子树等果树,光秃秃的大金山一点点绿起来。从2018年开始,黑水湾村积极实施百万亩造林工程,村民把地流转给村集体用来种树,每亩地每年补贴1300元,每年涨50元,对村民来说比种地更为划算。两年来黑水湾村共植树造林2000余亩,389户、约1200余名村民参与到百万亩造林工程,全村四分之三的村民享受到了生态林带来的效益。村党支部书记贺庆泽坦言:“除了生态林补贴外,树木成活后的生态林养护工作预计将为村民们提供约80个工作岗位,每个岗位年收入可达3万元左右。”

        贺庆东也把家里的4亩地流转给村集体,每年光流转的补贴就有5000多元。不久前,他在门子沟遛早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一度在黑水湾消失的狍子、狐狸、野猪、獾等野生动物也回来了。

        生态富民打造“休闲生态谷”

        为了加快打造京东“休闲生态谷”,今年5月,黑水湾村“金水湾生态教育基地”揭牌,金海湖淘金文化习俗也正式列入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黑水湾村还与中关村创新战略联盟签订帮扶战略协议,整体规划、打包利用生态资源,开发文化旅游项目,淘金文化博物馆、高端民宿等项目正在前期筹建中。

        正如平谷区相关负责人所言:“把黑水湾村打造成惠民、富民、乐民的‘金水湾’,打造京东的‘黄金文化谷’和‘休闲生态谷’。通过挖掘文化和旅游资源,让村民享受生态红利,让群众从大金山的绿水青山中淘出新的金山银山,那就是一条生态富民的新路。”本报记者 张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