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些药品以后可以报销啦

        8月20日,国家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正式公布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常规准入部分的药品名单。引人注意的是,这次目录调整常规准入部分共新增了148个品种。新增药品覆盖了要优先考虑的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儿童用药等,其中通过常规准入新增重大疾病治疗用药5个,糖尿病等慢性病用药36个,儿童用药38个。

        ■常规准入部分新增148个品种

        众所周知,只有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品才可以走医保报销,所以哪些药品被纳入,哪些药品“出局”,无论是对医疗机构、药品厂家还是用药患者,都至关重要。

        国家医保局介绍,这次调整,从常规准入的品种看,中西药基本平衡,调整前后药品数量变化不大,但调出、调入的品种数量较多,药品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

        本次发布的常规准入部分共2643个药品,包括西药1322个、中成药1321个(含民族药93个);中药饮片采用准入法管理,共纳入有国家标准的中药饮片892个,地方可根据本地实际按程序增补;目录中收载西药甲类药品398个,中成药甲类药品242个,甲类药品数量适当增加,保障水平进一步提升。

        这次目录调整方案中提到“将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中的非医保品种、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高血压和糖尿病等慢性病治疗用药、儿童用药以及急抢救用药等”。这次目录调整常规准入部分共新增了148个品种。新增药品覆盖了要优先考虑的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儿童用药等,其中通过常规准入新增重大疾病治疗用药5个,糖尿病等慢性病用药36个,儿童用药38个,绝大部分国家基本药物通过常规准入或被纳入拟谈判药品名单,并将74个基本药物由乙类调整为甲类。

        很多参保人员不明白甲类药和乙类药的区别。据了解,甲类药一般是临床首选,价格较低,全额纳入报销范围,按规定比例报销;而乙类药可供临床选择,价格相对较高,医保规定,乙类药要先扣除一定的个人自付部分后,再按规定比例报销。很多省份都规定,乙类药先要个人自付10%,之后的部分再纳入报销范围。74个基本药物由乙类调整为甲类,意味着这些药品的报销水平更高了。

        ■128个拟谈判药品有望降价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国家医保局对于临床价值高,但价格昂贵,或者是对基金影响比较大的专利独家品种,根据专家评审和投票遴选的结果,初步确定将128个药品纳入拟谈判准入范围。

        所谓谈判准入,是近年来医保药品目录准入方式方面的一个重大创新,对于那些临床价值高但价格昂贵或对基金影响较大的专利独家药品,通过专家评审和投票遴选之后,由谈判专家与企业谈判形成双方认可的全国统一的支付标准后才纳入医保目录范围。也就是说,经过谈判的药品,价格一般会有明显的下降。

        例如,2017年和2018年,医保部门通过谈判方式在医保药品目录中分别纳入了36个和17个药品,包括了利拉鲁肽、曲妥珠单抗、来那度胺、奥西替尼等。

        2017年的那次谈判,36种药品平均降价达到44%。比如其中的曲妥珠单抗,即俗称的赫赛汀,这是一种治疗癌症的药品,过去一支的零售价格就高达2万多元。而在一个治疗周期里,患者至少要注射14支。经过谈判,赫赛汀每支药品支付标准降到7600元,降幅近七成。

        此次目录调整也有此举。国家医保局表示,初步确定纳入准入谈判的128个药品包括109个西药和19个中成药。这些药品的治疗领域,主要涉及癌症、罕见病等重特大疾病,丙肝、乙肝、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其中许多产品都是经国家药监局批准的新药,也包括国内重大创新药品。下一步,在征求企业谈判的意向后,最终确定谈判的药品名单。

        ■多种营养神经药品被调出

        医保目录有进也有出。在调出的药品方面,主要是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文号的药品,以及临床价值不高、滥用明显、有更好替代的药品,共调出150个品种,除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文号的药品外,共调出79个品种。此外,还对目录内部分易滥用的药品加强了限定支付管理,主要是抗生素、营养制剂、中药注射剂等。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卫健委此前公布的第一批、共计20个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全部被调出医保目录。

        今年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奥拉西坦、小牛血清去蛋白、前列地尔、复合辅酶、鼠神经生长因子等20种药品被列入国家重点监控目录清单。业内人士认为,被重点监控的这20种药品基本上是营养神经的药物,其临床疗效没有大规模科学证据的证明,但价格高昂,且在临床上滥用严重。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将此类药品调出目录有利于为调入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腾出空间,通过调整,整体上提升了医保药品目录的保障水平,提高了有限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益,能更好地满足广大参保人的基本用药需求。”   本报记者 代丽丽  

        新增药品

        只列出部分西药 中药部分未列

        水飞蓟素 口服常释剂型 限中毒性肝脏损害 
        双歧杆菌四联活菌 口服常释剂型 止泻微生物 
        吡格列酮二甲双胍 注射剂 降糖药 
        二甲双胍格列吡嗪 口服常释剂型 降糖药 
        瑞格列奈二甲双胍 口服常释剂型 降糖药 
        二甲双胍为格列汀 口服常释剂型 降糖药 
        利格列汀二甲双胍 口服常释剂型 降糖药 
        西格列汀二甲双胍 口服常释剂型 降糖药 
        沙格列汀二甲双胍 缓释控制剂型 降糖药 
        维生素AD 口服液体型 维生素 
        维生素K4 口服常释剂型 维生素 
        生理氯化钠 冲洗剂 灌洗液 
        生理氯化钠 溶液剂 灌洗液 
        浓氯化钠 注射剂 静脉注射液添加剂 
        多磺酸粘多糖 软膏剂 血管保护剂 
        培哚普利吲达帕胺 口服常释剂型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的复方制剂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 口服常释剂型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的复方制剂
        奥美沙坦酯氨氯地平 口服常释剂型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的复方制剂
        替米沙坦氨氯地平 口服常释剂型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的复方制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