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艺术夏令营为什么火了这么多年

        每年暑假,孩子们的生活里总少不了各式各样的艺术夏令营,但在大浪淘沙的教育领域,怎样让夏令营长久地经营下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

        中山公园音乐堂“打开艺术之门”的夏令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十几年来,从最初的京剧到后来火爆的琵琶、打击乐,再到最近两年新开设的胡琴和朗诵,“打开艺术之门”夏令营的种类越来越多,报名的人数逐年增长,绝大部分夏令营开票即“秒空”。艺术夏令营想要“常青”,无论师资还是管理,都有许多的功课要做。

        孩子与大师面对面

        “我以前看过宋飞老师(左上图)两场演出,这次亲眼见到她,真的特别开心!”“打开艺术之门”胡琴夏令营闭营仪式上,11岁的孙雨阳兴奋极了。每个学习二胡的孩子都不会对著名胡琴演奏家宋飞的名字感到陌生,学琴六年半来,孙雨阳一直格外仰慕她高超精湛的琴技。夏令营里,有许多像孙雨阳一样慕名而来的孩子。

        “可以说,夏令营一年比一年火。”在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部经理刘昕看来,名家大师的加入是夏令营火爆不衰的重要原因。“打开艺术之门”的各类夏令营一直由行业内顶级名家担任艺术总监,比如琵琶夏令营艺术总监章红艳,舞蹈夏令营艺术总监王亚彬,竖琴夏令营艺术总监王冠……行程安排得再紧,艺术家们也会亲自赶来,与孩子们面对面交流。“这些老师,我们平时都很难见到,更没有机会让孩子跟着他们学习了。学琴的孩子难免会遇到瓶颈,光靠自己,可能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如果有经验丰富的老师点拨他两句,其实很快就能有突破。”李先生已经连续三年带着孩子来参加“打开艺术之门”的夏令营了,“每年抢票确实很难,但冲着教学团队,还是愿意试一试。”

        山里娃走进音乐堂

        夏令营的小营员早已不局限于北京市内,以琵琶夏令营为例,每年都有琴童从全国各地赶来。“打开艺术之门”也在尽可能地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最好的艺术教育,无论是音乐堂还是合作的艺术家,都肩负着一种责任感,夏令营中也从来不乏那些来自边远或相对贫困地区孩子的身影。今年,12个从江西省良山镇第一小学远道而来的小朋友就“免费”参加了朗诵夏令营。

        良山一小距江西省新余市市区大约二十公里,坐落于群山之中,由几所乡村小学整合而成,学生中有不少留守儿童。“乡村学校的艺术师资是很短缺的。” “聆响·行歌艺术教育公益课堂”负责人黄谦(左下图)始终难忘第一次走进教室时,孩子们向他投来的质朴而热切的眼神。多年来,黄谦一直在推广古诗词的吟诵。一场公开课后,良山一小的校长邀请他去学校参观。“那天正好是语文课,我带着孩子们读了贺知章的《咏柳》,效果非常好。”临行前,孩子们纷纷围上来,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黄谦百感交集,“我觉得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黄谦很快带着几位老师在良山一小建起了古诗词朗读歌吟的试点,不到两个月,孩子们就在市级的比赛里拿下了二等奖,这个成绩让黄谦和老师们喜出望外,“本来就是大山里的学校,没有什么艺术教育的基础,之前比赛时,连镇里都走不出去。”良山一小一下子在全省出了名,不光演出邀约纷至沓来,越来越多的人还赶到学校里考察,著名朗诵表演艺术家徐涛也从元旦前后繁忙的演出中抽身,去大山里一探究竟。

        徐涛被孩子们的表现深深打动。作为“打开艺术之门”朗诵夏令营的艺术总监,他向黄谦提出,要自费资助孩子们来北京参加夏令营。徐涛的想法与中山公园音乐堂一拍即合,音乐堂给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和配合。“这是孩子们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坐卧铺车,他们太兴奋了,一晚上都没睡觉。”回想孩子们来时路上的表现,黄谦很感慨:“北京有全国最好的艺术教育资源,有这么多的艺术家,这么多的演出,眼界很不一样,我们都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8月23日晚,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徐涛亲自带着这12个孩子朗诵了王昌龄的《出塞》。从大山深处走到万众瞩目的音乐殿堂,黄谦为孩子们感到无比的骄傲,“我相信,这次经历一定会改变他们今后的人生。”

        1:5师生配比保安全

        孩子们聚集的地方,安全一向是个大问题。“夏令营期间,我们比平时演出还要忙。”刘昕说,“演出可能也就一周两三场,但夏令营几乎每天都有,音乐堂能用的地方都用起来了。”从七月的打击乐夏令营到上周落幕的朗诵夏令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11个夏令营接连展开,“如果有孩子们磕着碰着,那都是大事儿。”每年暑假,是音乐堂工作人员压力最大的时候。

        夏令营大致上按照年龄进行分班教学,据中山公园音乐堂副总经理史永锋介绍,30至40人的小班一般配有8个工作人员,专门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孩子去厕所时,一定要排好队,由工作人员带领;音乐堂的所有出入口都有保安值班,家长接送孩子时,必须在名单上签字,每天早上,还会有专人给每个孩子测体温;孩子们中午要在音乐堂吃饭休息,因此夏令营开始前,工作人员会提前联系家长,询问孩子有没有食物过敏等情况……

        “‘打开艺术之门’除了夏令营,还有10个讲座,70多场演出,这段时间,我们的人手比较紧张。”为此,音乐堂组织了260多位志愿者来协助服务,他们当中近一半都参加了夏令营。每天早上八点左右,志愿者会比孩子们提前一个小时来到音乐堂,为一天的活动做准备,直到下午五点前后打扫完卫生才离开。“我们选择去夏令营的都是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只要愿意,可以一期一期地参加下去。”史永锋说,“孩子们的事没有小事,大家很辛苦,但都是值得的。”

        本报记者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