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气氛够好 配套缺位

        “哥儿几个明儿还来啊!不见不散。”20点20分,菜市口广阳谷公园门外,老李向几个朋友挥了挥手。

        自打公园建成,这里就成了老哥儿几个散步“遛食儿”的聚集地——游园赏景、避暑纳凉……平日生活中,能有这样一方绿荫,是再好不过。

        随着口袋公园、社区公园、郊野公园的建设,京城市民的活动场所也越来越多。公园的夜晚,也愈加丰富起来。

        陶然亭

        传统景点 化身锻炼圣地

        “手抬起来,跟着节奏,一!二!”19点20分,走进陶然亭北门,快节奏的舞曲混杂着教练的吆喝扑面而来。

        学跳舞的、练轮滑的,夜晚的陶然亭,俨然成了一片“训练场”。

        场上练着的,大多是孩子。家长们则自发围成大大小小的圈子,将公园北门内的空场分割利用起来。

        “牛牛真棒!”看着孩子在轮滑场灵活的身姿,刘女士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头发花白的她,是家长圈里少见的奶奶。牛牛的爸妈下班晚,带孙子练轮滑就成了刘女士的工作。从公园到家,背着轮滑设备要走上20分钟,她从来不觉得累:“环境好,教的不错,我看着也高兴。”

        选择公园作为“训练场”,几位家长有着类似的理由——相比于开在商场、小区的课外班,公园环境优美,孩子们在课余时间,可以多享受一些户外时光。而作为南城知名的景点,陶然亭公园早已成为市民心中的锻炼圣地:“练什么的都有,锻炼的氛围浓。”

        轮滑场地向西,200米外是陶然亭的游乐场。碰碰车、海盗船……略显斑驳的设备,展示着游乐园的“老炮儿”身份。

        夜幕降临,原本标明19点关门,已超时运营近40分钟的娱乐设施,终于到了关门的时刻。看着灯光下意犹未尽的孩子,工作人员只好一遍遍解释:“天黑啦,再玩就不安全了,明天再来吧。”

        游乐场南侧的大型滑梯“大雪山”,有着三十多年的历史,是京城80后的童年回忆。时至今日,仍是孩子们最为热爱的地标式娱乐设施。

        只可惜,大雪山的关门时间太早,按照标志牌显示,大雪山的关门时间为16点30分。不过直到20点左右,仍有儿童钻过护栏,偷偷在大雪山上玩耍。

        “游乐设施运营时间可以适当延长一点,你看这8点多了,公园人还挺多的。”游客陈先生表示,陶然亭作为周边居民休闲首选,可以制订弹性的运营时间:“夏天就长一点,冬天可以相应缩短。”

        万寿公园

        社区公园 民间“暴走团”入驻

        相比于陶然亭的大,居于一片小区之中的万寿公园,则主打“刚刚好”的功能性。780米一圈的健康步道,让这座社区公园的夜晚比白天还热闹。

        “每天走两圈,运动量刚刚好。”暗红色的塑胶跑道,绕着公园曲曲折折,正好一圈。走过终点指示牌,钱女士停在路边,准备歇口气。1.5公里的路程,58岁的钱女士大约要走上二十几分钟。按照健康步道起点竖立的指示,这个速度算是中速,在同龄人中则很不错。如果算上往返于公园的路程,她要每天“打卡”3公里。

        夜幕下的万寿公园,健康步道上疾走的人群络绎不绝。最为吸睛的,还是公园中穿梭的民间“暴走团”,伴着便携喇叭播放的激扬乐曲,“暴走团”成员排成“一字长蛇阵”,疾走于健康步道上。数十人组成的队伍,足足得有百米之长。

        “看着他们走我都起劲儿,自己也能多走一圈。”年逾古稀的石先生,跟不上“暴走团”的脚步,却是让身为团员的邻居带进的公园,“没想到我这个岁数,还能在跑道上‘跑圈’。”

        石先生感到有些遗憾的是,万寿公园的整体照明略显不足,健康步道的部分区域,以及公园中间的小山,在夜色下昏暗不清。对于眼神不好的老年人,一到夜晚,这些区域便成了“禁区”:“看不清楚,身边人又走得急,总怕摔跟头。我就在亮的地方多转两个小圈,如果公园能再添点路灯就更好了。”

        京韵园

        口袋公园 戏曲声悠扬

        19点20分,太阳还在西边散着余晖。位于珠市口西大街路北的京韵园,传出了悠扬的戏曲声。这座面积千余平方米的“口袋公园”,经历了名人故居、违建、公园的几次转变。

        “真没想到家门口能建这么好的小公园。”趁着天色还早,杨女士带着孩子在公园里打着球。在她身后是一块巨石,上面写着一行字:“京剧发祥地”。

        故事还得回溯到1931年,梅兰芳等人在纪晓岚故居内成立了北京国剧学会,后又有“富连成”京剧科班入驻,让此地成了京剧的根据地。及至近两年,被违建占地的纪晓岚故居西跨院整治、翻建成“京韵园”,这段历史才被居民重拾:“别看在这儿住这么多年,还是公园建成后,我才了解这段历史。”

        绿树成荫,曲径通幽,由京韵园一期、二期和纪晓岚故居、晋阳饭庄组成的区域,做到了家门前不仅有景,还有浓厚的历史沉淀。而类似京韵园的“口袋公园”,也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至京城各处——离京韵园不远的阡儿胡同北口,便还有一处口袋公园:“蜡烛园”。

        再向西走,菜市口十字路口西北角的广阳谷,更是赋予了口袋公园新的身份——城市森林。

        菜市口地铁站E口,门外是车水马龙。转身从广阳谷南门走入,你能感受到环境的迅速切换——从热闹喧嚣的晚高峰,转瞬进入花鸟虫鸣的仲夏夜。

        广阳谷森林公园建成已近两年,据媒体报道,作为城市核心区新建的城市森林,广阳谷内禁扫落叶,以落叶为肥;禁喷农药;碎石子铺路,雨水全部回灌利用;北京乡土植物占八成以上……

        “除了蚊子多点,什么都好。”每天在广阳谷“遛食儿”的李先生是位老北京,在二环里看到这样的公园,还是头一遭。李先生回忆,随着北京城市化发展的步伐,钢筋水泥迅速替代了胡同里的大树好乘凉,“眼见着绿色越来越少”,城市森林的回归,终于找回了一点当年的味道。

        东小口

        郊野公园 需提高辐射面积

        如果说广阳谷让久居城市的居民享受一隅绿意,位于北五环外的东小口森林公园,则是不折不扣的“天然氧吧”。于2012年建成的东小口森林公园,肩负着市民游玩、绿色隔离区、京北生态屏障的多重作用。

        超过2000亩的总面积,让人能够切实地感受到森林给城市带来的助益。夏日的夜晚,你只需走近东小口森林公园,就能感受到树高林深送出的清风。

        巨大体量之下,东小口公园拥有更全面的功能。除了太极场、空竹园,公园中还隐藏着篮球场、羽毛球场地,供附近居民免费使用。绕着公园跑上一圈,足足得有五公里的路程。

        森林公园西侧,新建的东小口城市休闲公园已投入试运营,周边居民的获得感由此暴增。也难怪六十多岁的刘明霞,会在微信朋友圈里,连着晒了一周的“公园美景”。

        不过,对于距离稍远的居民来说,“天然氧吧”还有些缺陷——由于周边公共交通线路较少,相比于公园本身的体量,其可以辐射的面积仍需提高。有居住在立水桥的业主反映,公园的抵达手段较少。尤其到19点后,距离公园2公里外的小区,很可能“走着来比坐车还快”。

        与此同时,公园内部的配套设施也存在缺位情况。有附近居民反映,公园内卫生间、饮用水食品销售场所均较少,18点后还有卫生间关闭的情况,给游客带来诸多不便:“人有三急,有一次我只能一路‘急’到家,一言难尽啊。”

        本报记者 吴楠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