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真的还在树上,假的哪里来的

        贾亮

        以假乱真是欺骗消费者

        土特产品打假势在必行

        吸管插进通红的柿子,把甜蜜的果肉嘬进嘴里,张小敬眯着小眼睛,神情里透着那个美——这是今夏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主演雷佳音最经典的一幅剧照。这一幕让观众口舌生津,演员手中的西安特产火晶柿子,随着该剧的热播成为爆款。淘宝上标着“火晶柿子”标签的店铺,从前两年不到十家,今年一下涨到几十家。可据媒体调查发现,“网红”火晶柿子宣称卖断货,而当地种植户明确表示,正宗的还长在树上,要到十月份才能成熟。

        应该感谢娱乐节目,如电视剧、纪录片,原本默默无闻的地方特产经常随之成为全民追逐的爆款,比如《延禧攻略》里的绒花、《声入人心》里的红糖麻花、《舌尖上的中国》里的章丘铁锅。把具有地域特色的产品推向全国,带动一个地方产业的发展,让从业者增产增收,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可在商机面前,正如火晶柿子一样,“真的还挂在树上,而假的已铺遍全网”的剧目一再上演。有的偷换概念、投机取巧,把很多只有在特定地方生长或只有极少数人能制作的东西扩大化,只要能插着吸管吸食的柿子就称火晶柿子,只要整得样子差不多就叫义乌红糖麻花,却不管真正的口味到底如何。有的偷工减料、以假乱真,原本需经十二道工序、多遍火候,在一千摄氏度左右的高温经受万次人工锻打才能成型的章丘铁锅,一些商家在现代化工具的帮助下流水线制作,大批量投放市场。

        无论是仿冒还是假冒,自然都是假的,肯定与真的相去甚远。结果也显而易见,买到假货后,使用上没有传说中的好,食用起来更是大呼上当。特产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还没趁机打开市场,反而被“李鬼”们闹得名声一落千丈,市场岌岌可危。章丘铁锅经营人就不无忧虑地说,流量百分之九十都被卖假货的拿走了,赚到钱的是那些制假售假的商家,最关键的是,很多买到假锅的客人,会把这笔账算到章丘铁锅的头上,会毁掉章丘铁锅的牌子。

        “李鬼”们虚假宣传、扰乱市场已涉嫌违规违法。只是面对那么多“李鬼”,寄希望“李逵”只身打假,揭穿其本来面目,恐怕很难做到。这时需要市场监管部门,特别是当地的职能部门,挺身而出做钟馗,动用法治手段,让形形色色的“李鬼”们现出原形。更重要的,是特殊技艺的传承人和土特产品所在地要增强法治思维,以法治的方式维护权益。比如商标的注册、标准的制定、专利的申请等,提前做好并宣传到位,让制假者望而却步的同时,也避免职能部门想管管不了的困境。

        金字招牌金不换,可不能让李鬼砸了。

  • “窝点”

        新学年即将到来,校外培训机构成为许多家长、学生关注的热点。湖南长沙县日前公布一批非法无证校外培训机构名单,大多藏身在居民小区、商业广场和写字楼。这些机构收费混乱、消防隐患等问题突出。送孩子到这种地方上课,相当于冒险。管理部门既然掌握了“窝点”,就好好整治吧。李嘉    

  • 鲁迅“没走” 谣言可以休矣

        鲁迅又被“退出”语文教材了。8月27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普通高中三科统编教材有关工作情况。鲁迅的《拿来主义》、《记念刘和珍君》等5篇文章入选。所以,谣言可以休矣。

        近年来,关于鲁迅的作品从语文教材中“大撤退”的传言屡屡出现。虽经多次辟谣,但每次新出现的传言又都会刺激一些人的神经,引发超出语文教学之外的解读。其实,教材重修,鲁迅作品的数量出现增减,原因都是技术性的,不能支撑过度联想。

        在所有教材中,语文教材在网上总是最受关注。这跟语文的社会性、话题性有关,毕竟数理化没什么可“聊”的。这种关注对语文教材的编写者是一种压力,而与公共舆论的互动有利于语文教材贴近时代、保持鲜活。比如这次袁隆平、青蒿素入选高中语文教材,就成为一大看点。

        人们之所以在乎鲁迅作品在语文教材中的比重,主要是出于对鲁迅的热爱。但是不管是关注鲁迅还是关注语文,都没有必要将两者机械绑定。关注语文,不必只盯着鲁迅;推崇鲁迅,也不必只盯着语文教材。

        纪念鲁迅、阅读鲁迅、传播鲁迅有许多种方式,鲁迅全集、鲁迅选集和各种鲁迅研究著作都不难接触到。有些人一谈鲁迅就是教材里的那几篇尤其是那几句,反而暴露出死读书的狭隘。真实的鲁迅无论其人其文,都远非中小学教科书可以概括,孩子有孩子的读法,成年人也该有成年人的读法。

        语文课程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便是反对死读书、鼓励读“闲书”。语文世界是汪洋大海,不论鲁迅还是其他大家,都是汇入其中的河流。语文教材编写得再好,都不如广泛阅读有助益。

        这些年来,语文的重要性显然是被低估了。多少人离开校园才发现,写一篇词能达意的文章是那么难。关于语文,鲁迅之外,值得讨论的还有许多。(据澎湃新闻)  

  • 可以左行右立 更要站稳扶好

        侯江

        近两年,地铁站自动扶梯是否应该遵循“左行右立”的规则,公众意见不一。赞同者认为,左侧让行,是文明的体现,可以提高通行效率,应该提倡;反对者认为,右侧承重过大,会加大设备单边磨损,并且在电梯上行走也不安全,应该废止。

        据本报报道,近日,北京地铁57部扶梯大修,维修人员发现,一些站点扶梯两端磨损状况确实存在明显差异,右侧裙板、导轨磨损比左侧严重,右侧阶梯链条拉伸程度与左侧相差6毫米,按照要求,两侧梯级链条拉伸差异超过6毫米,就必须更换了。“左行右立”让扶梯很受伤,再次提醒公众,“左行右立”的规则确实不合理。

        推广“左行右立”的初衷,是方便有急事的乘客快速通行,替他人着想,无疑是一种文明行为。但是,文明要遵从科学。比较起来,毕竟需要在左侧快速行走的人少,在右侧站立等待的人多,这就势必造成设备的单边损耗。扶梯局部部件承受过多的疲劳冲击,容易导致扶梯频繁发生故障,既影响正常运行,也会缩短扶梯寿命。此外,在电梯上跑动,也存在安全隐患,有可能与其他乘客发生肢体碰撞,导致身体失衡。乘客因“赶路”在自动电梯摔倒的悲剧在各地都曾上演。

        早在2016年6月,当时的国家安监总局就曾发布安全提示,强调乘坐扶梯的安全注意事项,指出自动扶梯留出一侧通行并不科学,建议乘客在扶梯上尽量不要行走,一级扶梯台阶最多站两个人。本着安全优先的准则,近年来,上海、广州等城市已经取消地铁扶梯“左行右立”的规定,“禁止在自动扶梯上行走或奔跑”的规定则更加严格。世界各大城市也纷纷弱化或取消了“一侧立一侧行”的扶梯规则,转而强调不要在扶梯上行走。2017年春运期间,北京西站也曾经提醒旅客,为减少对扶梯的单边磨损,不建议“左行右立”,而是希望旅客“站稳、扶好”。

        多年的事实和各地的经验表明,“左行右立”的习惯,可以考虑改改。使用扶梯,最紧要、更应该被提倡的规矩,就是站稳扶好,不能快速行走和跑动。其实,改变“左行右立”的习惯,并不意味着乘梯文明修养的消失。有急事的乘客,可以选择楼梯或直梯快速通行。保障自己和他人的安全,才是最周到、最文明的选择。

  • 点到为止

        张丽

        骗人没出路

        近日,一北京大妈接到诈骗电话,与以往新闻里被骗的事主不同,这位大妈先是顺着第一个骗子的话头与其周旋,当电话转接给骗子头目时直接戳穿骗局,还顺便给他上了一课:“你这说话结结巴巴的肯定是新手”,“别骗老百姓,我们多不容易啊”。电话那头的骗子头目直说“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不是所有人都有大妈的好口才,但希望所有人都有清醒的防骗意识。当然更要为北京警方的宣传点赞,最好顺藤摸瓜把诈骗团伙一锅端了。

        缩水行不通

        一些经常坐飞机出行的乘客反映,最近在乘坐国内航班时,无论哪种舱位,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严重缩水。知情人士证实,目前国内较大的几家航空公司均更改了机上餐饮服务内容,因为准备更多食物,意味着空乘人员的服务时间会拉长,服务工作会更复杂,进而影响飞行安全。安全第一没错,但以航空安全之名行缩减成本之实,实在没有道理。长远来看,与其让乘客饿肚子,不如把脑子用在调整流程、改进服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