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永乐皇帝与日本国王

        ▌谢 田

        古代中国文化曾经有三次大规模输入日本,第一次是隋唐时期的遣隋使和遣唐使,第二次是南宋到元代的禅宗东渡,第三次是明代前期的朝贡贸易(1401年至1549年)。

        在明代前期,统治日本的室町幕府向明朝皇帝朝贡,获得贸易资格,大量购入中国的物产、钱币和书画古董,然后催生了日本的“北山文化”和“东山文化”。当时日本统治者收藏的中国文物保留至今,很多都成了日本的“国宝”或者“重要文化财”。

        近日,位于日本福冈县太宰府的九州国立博物馆举办大型特展“室町将军,战乱与美的足利十五代”(展期为7月13日至9月1日),让人们重见14至16世纪日本的历史和文化,并欣赏当时日本统治者收藏的珍贵中国文物。

        建文帝册封 永乐帝赐敕书

        自12世纪晚期以后,武将掌握了日本的实际统治权。统治者称为征夷大将军,简称将军,他们扶立傀儡天皇,然后设立幕府进行实际统治。室町幕府(1336年至1573年)是日本第二个幕府政权,因设立于京都的室町而得名,由于将军姓足利,所以又称足利幕府。

        室町幕府的时代被称为室町时代,在日本古代史里是一个不好的时代。它的开端是充满战乱的日本南北朝(1336年至1392年),1467年应仁之乱后又进入诸侯割据的日本战国时代。室町时代历经237年,统一只有75年,绝大多数时候都在打仗,是标准的乱世。当时的战争非常残酷,以至于逼得统治者都要亲自上阵杀敌。本次特展中有一把日本著名的宝刀“大般若长光”,它在古代价值600贯铜钱,贵得一骑绝尘,人们以六百卷的《大般若经》来尊称于它。这把刀是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将军足利义辉的武器,在日本是倚天屠龙一样的宝物,足利义辉由于武艺高强,人称“剑豪将军”。不过,如果连最高司令官都要冲锋陷阵了,战斗也是凶多吉少了。足利义辉最后被大批敌军包围,寡不敌众力战而死。

        在混乱的时代,日本最大的财源之一是对中国的外贸,室町幕府第一代将军足利尊氏就向元朝派出了大规模贸易船。1368年明朝建立,贸易政策紧缩,朝贡船的合法贸易需要朝廷认可。在明太祖朱元璋的时代,占据日本九州的南朝良怀亲王获得了“日本国王”的称号,虽然明朝的册封使被日本北朝(就是室町幕府)拦截,没有实际册封,但是明朝认定了南朝才是正牌,室町幕府是乱臣贼子。1392年,室町幕府的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就是动画片《聪明的一休》里的将军)灭掉了南朝,并多次以“日本征夷将军源义满”的名义向明朝朝贡,要求与明朝贸易,都没有获得许可。1401年,足利义满以“日本国王源道义”的名义再度朝贡。那时朱元璋已经驾崩,建文帝正式册封足利义满为日本国王,和日本确立了宗藩册封的关系。日本派出的使者被称为“遣明使”,延续了近一百五十年。

        明代对藩国的册封文物极为罕见,而日本还保留着明初永乐皇帝赐下的敕书和金印箱,是历史价值深厚的重宝,也是此次特展的亮点所在。永乐五年(1407年),足利义满派遣使者坚中圭密率团来华朝贡,明成祖朱棣赐予使者敕书,其中写道:“尔国王源道义,忠贤乐善,上能敬顺天道,恭事朝廷,下能祛除寇盗,肃清海邦……”敕书是一纸写成,用墨极佳,上面用金泥画着五爪云龙,还盖着御玺“广运之宝”,是明代早期的圣旨原件,收藏于京都相国寺,珍贵至极。

        明朝给足利义满“日本国王”封号之后,还下赐了金印。据日本史料《阴凉轩日录》记载,金印是龟钮,光辉照人,分量极重,双手难持,“实国家之遗宝也”。金印在应仁之乱之后就不见记载了,大概是毁于战乱。1512年以后,日本山口地区的诸侯大内氏掌握了对明朝的朝贡贸易,他们给朝廷的文书中是必须有盖印的,于是用樱木制作了一个木印,印文是九叠篆字“日本国王之印”,盖出来和原来的金印一模一样,拿到明朝也没被识破。金印虽失,但是印箱尚在,叫做云龙鎗金印箱。这是朱漆木箱,雕有云龙戏珠纹饰,雕刻线中埋金,非常华丽。明初的鎗金漆器很少见,中国也只有山东鲁荒王墓出土了一个“朱漆云龙纹鎗金玉圭箱”,传世品能保存得如此之好的,日本这件是绝无仅有的了。日本国王木印和印箱由大内氏和毛利氏代代相传,现在收藏于山口县毛利博物馆。

        珍藏档案还原册封细节

        室町幕府接受明朝的册封,在日本历史上是一件大事。日本自隋代以来,一直要求和中国对等交往,这在中国周边国家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个例。唐朝时候,日本为了学习先进文化而派出遣唐使,这在中国看来是远邦来朝贡,但是日本在国内记录中绝口不提称臣纳贡的事。自唐代灭亡以后,日本再没有对中国朝贡过,甚至面对元朝的强大武力威胁,日本也是选择对抗到底,拒不称臣。日本有极强的“小中华”意识,非但不愿称臣,还喜欢让周边小邦给自己称臣纳贡,所以足利义满向明朝称臣受封,在日本内部阻力极大。在这种情况下,明朝的册封礼仪在日本是如何进行的,一直是很多历史学者好奇的地方。

        本次特展,展出了日本皇室(宫内厅书陵部)收藏的一件珍贵历史档案《宋朝僧捧返牒记》,作者是负责记录朝廷事务的壬生官务家小槻(guī)氏。档案原原本本地记载了1402年足利义满接受册封的过程,让人们得以重见历史的原貌。

        1402年8月5日,明朝建文帝派遣的两名册封使者,僧人天伦道彝和一庵一如,渡海到达日本兵库。日本人称中国为唐,于是管这两名使者叫“唐僧”。派僧人去日本当特使是有传统的,因为中日两国都尊崇佛教,就算是外交出了什么问题,僧人也不会受到伤害。元成宗就曾经派高僧一山一宁当特使去日本,日本以外交原因将其扣押,但是也没有加以伤害,反而让他继续传播佛法。

        1402年9月5日,日本国王的册封典礼在京都北山殿(今世界遗产金阁寺)举行。按照《大明集礼》和《大明会典》,受到册封的藩王要朝北方焚香跪拜,皇帝使者开案宣诏,之后是藩王五拜、山呼万岁,一套礼仪很是复杂。而按照当时的记录,仪式基本是按照日本的方式来进行的:先是足利义满登殿,坐北朝南,面前有个桌子,之后明朝使者登殿,拿出诏书放在桌上,足利义满焚香三遍,一拜诏书(另有记载说三拜),然后自己打开诏书阅读。

        从明朝的角度看来,这非常不合礼数,臣子坐北朝南,还自取皇帝诏书,算是大不敬了。然而在日本看来,这已经是破格的礼数了。足利义满当时已经剃发出家,在仪式上穿着赤色法衣,相当于太上天皇的赤色御袍,是最高级的礼服。他还亲自到礼门迎接,并且降庭送客,是最隆重的迎宾礼节。

        从中日双方的记录看来,日本和明朝两方面都有点糊弄过关的意思。在册封典礼上,日方出席了十名公卿、十名僧侣和十二个随从,全是足利义满的心腹,日本皇族和幕府武家一个没有,明显就是不想把事情搞大。而明朝使者看足利义满虽然礼数不周,但至少焚香跪拜,接了诏书金印,算是过得去了,回去报告一切正常即可。

        精美藏品十月“回国省亲”

        明朝使者完成了任务,也就开放了对日本的贸易。1404年,中日“朝贡贸易”(也称勘合贸易)开始,日本向中国进贡并卖出刀剑、铜矿、扇子、屏风、漆器等。然后从中国输入丝布、药材、瓷器、书画、铜钱等。贸易的利益很大,例如一把刀在日本能卖大约1贯铜钱,拿到明朝能卖2贯以上,后来明朝要求日本朝贡团带刀不能超过3000把。日本方面最喜欢购买的是古董瓷器和书画,日本人之为“唐物”。宋代瓷器中最精彩的茶碗,如曜变天目和油滴天目,大多就是那时候流入日本的。书画也有大量精品流入日本。

        室町幕府非常重视对自身权威的维护,当时中国古董珍贵难得,谁拥有的唐物数量越多,品质越高,权威就越大。

        本次特展上有多幅室町将军收藏的宋代古画,如冈山县立美术馆收藏的《老子像》,画上盖着“道有”方印,是足利义满的收藏。这是一幅典型的南宋禅宗墨戏(写意画),画家牧溪是个和尚,他用大胆的笔触把老子画得老态龙钟,由于脸上鼻毛特别明显,人称“鼻毛老子”。还有一幅来自山梨县久远寺的《夏景山水图》,上面盖有足利义满的“天山”方印。这本是一套四幅四季山水挂轴,现存夏秋冬三幅,在室町幕府的记载中定为宋徽宗的作品,现在看来是南宋早期宫廷画家的作品。

        本次特展还有一件宝物要在10月中旬来北京故宫展出,那就是南宋龙泉窑的名品“青瓷轮花茶碗,铭蚂蝗绊”。那是室町幕府八代将军足利义政的藏品,曾经被打破过,足利义政命遣明使将其带回中国,找个一样的代替。但遣明使发现中国已经没有这样的碗了,而且也做不出这么好的瓷器了,于是只好找了中国工匠将碗修补了一下,留下几条蚂蝗一样的黑线,然后再带回日本。这件作品自明朝之后第一次回国省亲,在北京只展出两周,机会十分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