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从“齐美人”到“老当益壮”

齐白石与人像画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9月11日        版次: 36     作者:

    《人骂我我也骂人》 齐白石 北京画院 藏

    《白石草衣》 齐白石 辽宁省博物馆藏

    《老当益壮》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袁新雨

    2019年8月30日,由北京画院联合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及荣宝斋等十一家文博单位及艺术机构共同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共同承办的“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专题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展。

    展览开幕当日,北京画院美术馆展览部主任薛良为媒体记者进行了现场导览,对本次展览进行了讲解。本次展览分为下笔如神在写真(早期作品)、扫除凡格总难能(中期作品)、幸能笔墨不相同(晚期作品)三大板块,以齐白石原作、文献资料和难得一见的“手稿”还原齐白石大写意人物画的发展脉络和艺术特色。

    齐白石人物神情专题展的标题“越无人识越安闲”一语出自他自作的一首诗。有一次,齐白石的门人为他画像,画成后身旁好友皆说不像,唯有齐白石题诗一首作为巧妙回应,诗曰:“身如朽木口加缄,两字尘情一笔删。笑倒此翁真是我,越无人识越安闲。”其间洒脱可见一斑。其实,齐白石与人像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

    八岁那年,大人们还管齐白石叫作“小阿芝”。一次,小阿芝看到一幅雷公神像,便很想画下来,反反复复都很难画好。最后,小阿芝用薄竹纸蒙在画像上,之后用笔勾了出来,他自己感觉很满意——从此小阿芝对画画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如今,世人只能见到一幅齐白石二十多岁时所画的神像稿本。1928年,齐白石74岁时在稿子上题字道:“少时粉本老犹存,如此功夫觉笑人。不忍轻轻却抛弃,污朱犹是劫灰痕。”可见他对拓画神像这段经历的珍视。

    之后,齐白石在做雕花木匠时也常常会为乡邻们绘制神像来养家糊口。在他的职业画家生涯之初、尚未以大写意虾和花鸟闻名时,齐白石也经常为找上门来的主顾绘制美人图。彼时,在齐白石笔下的美人多是模仿清代画家改琦、费丹旭、钱慧安的美人图,大多是细眼弯眉、樱桃小口、削肩细腰的柔弱女子形象。虽是模仿,但作品往往颇受主顾欢迎。在当地,人们都称这一时期的齐白石为“齐美人”。之后,齐白石还绘制了许多人物画像,在照相术还没有普及的年代,这些精确的人物形象也显示了齐白石的造型能力。

    画家往往有为自己画像的习惯。荷兰画家伦勃朗一生都坚持为自己画像,留下了诸多作品。齐白石最早的一张自画像《白石草衣像》是其中年时创作的,齐白石最早的相片大概拍于二十世纪20年代,对比发现与此画有很多共同之处。画中齐白石上着蓑衣,下着短裤,脚穿草鞋。一副农夫打扮的人物却肩背书册,怀抱古琴,低眉沉吟,衣着和手持器物形成强烈的对比,这正是齐白石当时身份与心境的体现。

    齐白石一生保持农民般的质朴。早年在乡间或远游中便是短衣打扮,即使在“衰年变法”后成为“海国皆知”的老画师,穿着仍一如既往。在一般乡民眼中,齐白石是一个走村串户的民间画师,但自从齐白石拜胡沁园为师后,又入一代经学大师王湘绮门下,早已心怀文人理想,自画像中的书册和古琴便可以视做他理想与追求的象征。

    1919年,齐白石为躲避家乡战乱来到北京。在琉璃厂挂起润格卖画刻印,然而天不遂人愿,他的画鲜有人喜欢,他在《白石老人自述》说:“我那时的画,学的是八大山人冷逸一路,毕竟不为人所喜爱。”这一时期,齐白石曾数次发表关于清代扬州八怪黄慎的作品“观后感”,产生了“效之余画太工致板刻耳”“始知余画犹过于形似,无超凡之趣,决定从今大变”等认识。

    同时,陈师曾劝齐白石自创风格。于是,齐白石开始了“衰年变法”,越来越趋向于写意和抒怀。衰年变法后,齐白石人物画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描写对象也摆脱了“齐美人”的范畴,开拓出许多新的人物画题材。齐白石仿效前人,将自己与门人雪庵以及友人冯臼庵并称为“西城三怪”,并作《西城三怪图》。此外,民间喜闻乐见的不倒翁、钟进士(钟馗)、李铁拐等常常出现在他的画面里。在齐白石的笔下,这些神仙不再是高高在上、庄重威严的形象,而是样貌丑怪、心地善良,他们或是风趣幽默、或是辛辣讽刺,充满了现实生活的气息和浓浓的人文关怀。

    自齐白石到京城“北漂”之后,他率性的写意风格就受到了许多人的质疑,骂他的人不少,有的人背后骂他“野狐禅”,也有人当面骂他,但不管其他人如何质疑,齐白石对自己的艺术充满了自信。所以,在齐白石的人物画作品中出现了一张《人骂我我也骂人》,一改存在于其他作品中的温情质朴,直接显示出了齐白石鲜为人知的耿直泼辣的湖南人的个性。

    画中一位老者,斜睨着眼睛,眼中全是不屑,手指向一侧,口中似乎念念有词。齐白石大笔一挥豪气地写下:人骂我我也骂人。这是齐白石最独特的题材之一,从古至今能将“骂人”画到画中的实属不多见。至于骂的是谁,已经无从考证。

    齐白石在晚年时非常喜欢画“老当益壮”的题材,北京画院就藏有8件《老当益壮》的作品和画稿。在这幅《老当益壮》中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精神矍铄丝毫不见老态。他半裸上身,一手举起拐杖,表示自己尚很强壮并不需要拄杖而行。研究者曾在齐白石的影像资料中发现了一张齐白石于夏天赤膊坐在院子里扇着蒲扇的照片,照片中的齐白石和图中的老者从发须到神情都非常相似,都穿了一条肥大的白色裤子,下面着一双黑色布鞋。由此不难看出老当益壮这一题材就是齐白石的自画像。

    齐白石的自画像并不着重描绘细节,用他晚年特有的大写意手法,简单几笔画出神态身形。通过自画像,晚年的齐白石在不断地表达自我,表达他对自己身心的自信以及对世事的不满。一辈子为他人画画的人,终于有时间去观看自己、描绘自身。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参考了罗元欣撰写的导览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