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倒脏土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9月11日        版次: 38     作者:

    ▌孙兴国

    说起垃圾分类,我就想起小时候倒脏土的事情。

    1957年,我上小学5年级,放了暑假,妈妈都让我干一件家务事儿——倒脏土。每天早上9点和下午5点,是街道上脏土车来的时刻。那是一辆人力胶轮车,一位老大爷,手里拿着铃铛,一边摇着铃儿,一边用唐山口音喊着:“倒脏土喽,倒脏土喽……”这时,街坊四邻的大爷大妈们,纷纷行动起来,我也马上把破脸盆儿里存的厨余垃圾,倒在他的车里。等车上垃圾满了以后,他就把垃圾都暂时堆放在保安寺街中间的大空当儿,到了晚上8点以后,一辆大的垃圾汽车来了,这些垃圾才由工人撮走,运到城外很远的地方。 

    当时,我们很愿意干这件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关心垃圾里的宝贝。那就是牙膏皮、肉骨头、旧报纸等。特别是牙膏皮。因为我们家人口多,牙膏用得快,两周就能用完一管牙膏。有时为了得到这个小小的牙膏皮,我还提前把还没用完的牙膏挤在每人的牙刷上。这小小的牙膏皮可以卖3分钱。您可别小看这3分钱。这3分钱买的瓜子儿够我们发小儿吃一天。肉骨头就必须攒上半年左右,才能卖点钱。我们家里有一鞋盒子,专门收集肉骨头。等盒子满了,没准儿就让家里谁给卖了。

    到了冬季,妈妈还给我揽了一件活儿,就是早上倒炉灰。那时候,每家都很困难,没钱买烟囱,炉子晚上都搬出屋子。家家都把没有烧完的炉灰倒出来,放在院子里,并用水浇灭。第二天,就是我们男孩子的活儿了。要在早上,用铁簸箕儿撮上炉灰,放在大街上的垃圾堆上。倒炉灰时间不能太晚,也不能太早。太晚了,垃圾车走了,炉灰就只能第二天倒。太早了,就捡不到煤核儿。煤核儿就是没有完全烧透的煤渣。这可是好东西,煤渣儿上火快,可以省自己家的煤块。

    现在提倡垃圾分类,殊不知我们很早就开始垃圾“分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