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倾盆大雨中 他们为老房“撑伞”

        “阿姨,别着急,我们马上派人过去!”昨天,景山街道办事处防汛指挥部接到居民家房屋漏雨的求助电话,值班人员立即分配任务,十几分钟后,抢险队员便赶到了现场。

        从9月9日开始,北京多地遭遇强降雨。景山街道办事处防汛指挥部又忙碌起来:帮平房居民查明漏雨原因,用苫布做临时处置,确保低洼院落不积水……暴雨中,抢险队员为漏雨的老旧平房撑起了“大伞”。

        ■影响

        强降雨让不少老房出现漏水

        “不知道是哪儿漏了,反正墙角都让水洇透了,你们能不能来给看看?”昨天下午2点多,一位居民打电话向景山街道办事处防汛指挥部求助。在房屋修缮分指挥部待命的抢险队员一接到任务,立即出发。

        景山地区平房院落多,抢险用的小三轮车穿梭于胡同,比机动车灵活得多,七拐八拐,十几分钟,小三轮便钻进了大学夹道。“是10号院吧?”4名抢险队员再次核对地址。

        进了院子,抬头向上看,屋檐搭着屋檐,脚下是羊肠小道,这是一个典型的大杂院。费了好一番工夫,抢险队员们总算找到了漏雨的这一户。“可能是早上开始渗水的,才发现,这可怎么办?”来开门的阿姨着急地说。记者跟随抢修人员来到屋内,只见墙角已经湿了一大片,水迹离床铺也越来越近了。“9日那天下大雨都没漏,没想到今天小雨反倒漏了,不知道什么毛病。”居民说。

        “您别着急,我们先给您苫上,等雨停了咱们就修。”看明屋内的情况,抢险队员赶紧搬着梯子绕到平房的一侧,找到了能搭梯子的地方。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房顶上又湿又滑,抢险队员扛着塑料布、举着工具,压低重心,小心翼翼地摸到了漏雨房屋的正上方。 开始苫盖前,抢险队员把整个房顶都检查了一遍,很快便查明了原因。原来,因为一处瓦片缺失,导致雨水流不下去,长时间积存在瓦片缺口处,于是开始向屋内渗。

        查明原因后,抢险队员将苫布拉开,覆盖了整个平房屋顶,边边角角的地方,他们还用瓦片压实。不光如此,队员还特意用手掀了几下,确定刮风不会扯动苫布后,这才放下心来。“还下着雨呢,你们在这儿避避雨再走吧!”房屋很快就不漏雨了,阿姨感激地挽留队员们。不过4名队员迅速收拾东西,蹬上三轮车告别。

        雨不停,“指令”随时会到。

        ■值守
        24小时待命雨夜抢险不停歇

        李贵权是景山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他手里有一张单子,上面详细记录了景山地区从9月9日遭遇强降雨以来防汛指挥部所做的工作。从单子上看到,街道辖区内,房屋临时苫盖数量总计13处,其中,大量工作是在深夜完成的。

        “房子漏雨,搁谁家谁不着急?咱们不能让老百姓忍一整宿。”李贵权说,按照防汛工作要求,九月底防汛工作才告一段落,他们才算真正“下汛”,所以,他们现场仍是24小时值班盯守,随时听候居民召唤。

        位于市中心的景山地区平房院落多,一些直属公房的房龄都将近百年了,因此,每年汛期,街道对这些平房院落都特别关注。“一旦发现漏雨情况,先用苫盖的办法临时处理,降低居民的财产损失,待雨过后,房顶的潮气散去,就得赶紧和居民商量修补房顶的时间了。”

        李贵权说,9日晚上10点多,人民市场东巷17号院有居民反映房屋渗水,抢险队员立刻冒着大雨赶赴现场。经过排查,发现是房顶的排雨孔被树叶等杂物堵塞,经过清理,问题很快解决。

        相对于白天抢险,深夜抢险作业的难度更大。白天跟随抢险队员冒着小雨上房查看现场,记者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深一脚浅一脚。在漆黑的暴雨夜,房顶的瓦片被雨水冲刷得湿滑无比,夜间能见度又低,到了房顶上唯一的光源就是安全帽上的头灯,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保障

        治理768个低洼院落确保不积水

        除了平房区多,景山地区的低洼院落也不少。然而,近两日的降雨,尤其是9月9日下午6点左右的那场大暴雨,却没有造成一处低洼院落出现积水问题。    “这场雨可真够劲儿!但是院子里居然没积水。要是倒退个五六年,同样的暴雨,水早就进院进屋了。”居民们说。

        这五六年里发生了什么变化?景山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贵权解开了记者心中的疑团。原来,自2013年起,街道就开始集中治理低洼院落,用时5年,共治理了768个低洼院落,既包括直属公房院落,也包括公私房屋混合的院落。

        治理低洼院落并不容易。京诚集团景山房屋管理有限公司副经理刘士国说,工作人员在前期会进行勘测,如果发现院内排水管线明显低于院外主管线,则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垫高院内管线,避免过去倒灌的老问题。以前院里的排水管用的都是缸瓦管,年久老化,针对这一情况,工作人员更换新排水管,从根儿上解决排水问题。而且,新换的排水管都是螺纹管,内径是老管线的1.5倍,大大增加了排水效率。本报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 文并摄

  • 这里的交通信号灯终于亮了

        8月9日,本报曾报道地铁14号线方庄站A口附近,一个交通信号灯损坏时间超过了3周未得到修复一事。近日记者回访时看到,该路口的交通信号灯已恢复正常,在非高峰时段,该路口虽无人员疏导,但行人过马路仍然有序。高峰时段,文明引导员也不再因为交通信号灯不亮,需要扯着嗓子一遍遍向行人解释了。

        在实地探访中,记者注意到,该路口红绿灯交替放行系统十分复杂,属于典型的多相位信号灯。信号灯的相位指的是,针对不同方向的交通流,给予相应的放行的时间。如果其中一组相位出问题,就会带来很大的通行问题,甚至是安全隐患。比如,当行人发现人行横道上的交通信号灯不亮,大多会参照机动车道交通信号灯,但这种办法在这里并不适用。

        据了解,本报报道后,市交管局协调信号灯维护单位第一时间进行了维修,并约谈单位负责人,要求其对该路口信号灯和线路进行仔细排查。

        本报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