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文物流失海外,虽远必追

        贾亮

        流失日本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近日回到祖国怀抱。经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鉴定,该组8件青铜器被整体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9月17日,它们将在国博“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中首度亮相。国宝回归,再度激发国人期盼更多流失海外文物回国的良好愿望。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无疑是流失文物中的幸运儿。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完全统计,在全世界47个国家、200多家博物馆的藏品中,有164万余件中国文物;而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共有1000万件左右。只看流失总量已经让人痛心不已,何况其中有大量价值连城的国宝。积贫积弱的年代,国宝流失令国人痛心疾首;同样令人愤懑的是,近年来还有大量的古墓被盗掘,一批批珍贵的文物流失海外。盗墓贼和走私贩子虽然受到法律的制裁,但相比性质之恶劣,无怪乎网友抱怨法律太仁慈了。

        文物保护难,流失到国外后追回更难。此次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回归,是我国政府在国际公约框架下成功追索流失到日本的文物,具有重要的开创性意义。这一成功范例,再次宣告:流失到海外的每一件中国文物,都与中国历史文化息息相关,都关乎中国人民的感情,虽远必追。较之于追回过程中的花费,文物的价值无法衡量;较之于追索过程的辛苦,与对得起老祖宗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

        当今中国已经摆脱了落后挨打的局面,现在的文物追索人员已经具备了丰富的经验、配备了先进的装备,不再为苦于证据不足、外国法律不通而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有越来越健全的国际公约和国家间合作做依靠,有更多关心支持流失文物回归的强大舆论来支持,追回流失文物之路正越来越通畅。近年来,包括美国、意大利在内的不少国家都主动向中国返还查获的走私文物。

        以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回归为例,今年3月初,一现身东京文物拍卖市场,国家文物局就启动流失文物追索预案,组织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各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和湖北省博物馆等专业力量,开展文物鉴定研究、进行考古资料比对、核查文物进出境记录,迅速锁定该组文物源自湖北随州曾国墓葬,并掌握了文物为近年遭盗掘、走私出境的重要依据。在外交努力与刑事侦查合力推动下,日本拍卖机构公开声明中止文物拍卖;经过文物部门和公安机关多方施加压力,今年7月,文物持有人终于同意将该组青铜器上缴国家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与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一起,即将在“回归之路”展出的文物,每一件都值得国人欣慰,但追索之路还很漫长。当务之急,是在研判文物流失案例的基础上,制定更加切实有效的文物保护方案,依法加大对文物盗掘、走私出境的打击力度,不让其流出国门。保护文物,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未来负责,更是我们这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 电梯恐惧症

        一名北京妈妈接孩子回家,舍弃乘电梯,而选择爬楼。她坦言,并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是为了躲避电梯里的整容广告,以免孩子受到“洗脑式”宣传。电梯要定期保养确保安全,电梯广告也需要检查确保健康。  李嘉  

  • 点到为止

        张丽

        心确实坏了

        四川巴中警方近日破获一起男粉丝诈骗女主播的案件。该男粉丝39岁,无业,先是在直播间刷礼物引起年轻女主播注意,互相添加微信后,两人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该男一年内前后七次以做心脏搭桥手术等为由,骗了女主播17万元。在第八次索要手术款时,女主播忽然醒悟,于是报警。男粉丝心脏没有坏,心真是坏了。女主播挣钱也不容易,希望能够汲取教训,带眼识人。直播平台为陌生人提供了相识的机会,但无论线上线下,想要了解一个人都要“听其言、观其行”。

        法确实犯了

        贵州普安县一对夫妇因拒不履行送子女入学义务,被乡政府告上法庭。这对夫妻育有二子,分别为17岁和14岁。二人因成绩不好厌学,自2018年9月辍学至今。其家庭经济情况尚可,主要是父母和孩子都在思想上认为不上学没什么。普安县人民法院日前透露,经调解,当事夫妇当庭认错,承诺即刻送两个孩子复学。养不教,父之过。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眼下的纵容只会为孩子的未来埋下苦果。更何况,不送孩子上学,既违反义务教育法,也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

  • 可以“扒栗子”,不能“抢栗子”

        侯江

        怀柔板栗闻名京城。秋高气爽,栗子到了采收的时候。但是,不和谐的消息来了。据本报报道,近年来,很多怀柔栗农不得不缩短采摘周期,导致栗子品质下降,收入也随之下降。原因简直让人哭笑不得,据当地林业站工作人员介绍,“城里的大爷大妈,坐着免费的公交车,背着双肩背包,有的还拉着买菜的小车,专门来扒栗子……”当打横幅、大喇叭宣讲、“人盯人防守”全无效果时,栗农们只好报警。无奈警察也很为难,一来栗子折算成金额数额不大,二来老年人需要照顾安抚,所以,抓到扒栗子的老人,稍作赔偿便作罢。

        说起来,“扒栗子”是一项传统的秋收活动,在栗子采收期之后,到栗树下捡捡漏,此时完全无碍栗农收成,双方形成默契。谁能想到,近些年,“扒栗子”的队伍竟然赶在采收之前。栗子一熟,老人们就来了。“扒栗子”变成“抢收栗子”,一个人一天能摘走二三十斤的栗子,而高峰时期,每天总有两三百人来。按一斤栗子5元钱的价格算一下,栗农的损失得有多大?

        “扒栗子”的大爷大妈,不知道栗树是有主人的吗?不妨将心比心地想想,若是您一年辛苦所得每天被人扒去一部分,自己只能干看着,您是什么感受?若是有人明目张胆到别人家里、院里抢东西,警察和法官会如何处理?一些人在公园挖竹笋、挖野菜,情节严重的,已经受到公安机关的处理。公园里私采,属于侵害公物;伸手在他人栗树上扒栗子,属于侵犯公民个人财产,情节更为严重。说白了,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尊重他人的劳动、尊重他人的权益,这是最起码的公德;染指他人财物,则涉嫌违法。将别人树上的栗子据为己有,甭管扒多扒少、甭管年龄大小,都是侵财行为,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栗农劝说在先,警察警告在后,还不住手吗?

        或许,大多数去扒栗子的老人,没能分清“野生无主”与他人私产的边界,以为“扒栗子”古已有之,今天可以照“扒”不已;或许,以为成群结队去“扒”,法不责众。此类情形,与高速公路货车倾翻、附近居民哄抢财物,性质相同。“扒栗子”的大爷大妈,急需补上公民法治这一课。其实,只要时间往后顺延些日子,待栗农采收完毕,恢复传统意义上的“扒栗子”,岂不是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