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梦是如此狡猾

        ▌蔡岫

        近日,畅销书作家高铭推出新作《人人都能梦的解析》,他解释本书是为弗洛伊德经典之作《梦的解析》做的导读本。

        话说,高铭是在自己某个人生最孤独的时刻看到了《梦的解析》,觉得太好看了,并沉迷其中,因为“这是一本精彩的心理战争片——每一个角色都是自己。我看着那些自己打来打去,并且还无休止地何谈、彼此妥协,然后再次开战。”

        只是,真实的世界里,太多的信息被隐藏,有的是当事人意识不到,有的是不愿意明白。我们应该跟自己好好谈谈,也许可以从梦开始。

        梦里的信息虽然纷杂凌乱,但每一个信号都是来自人的内心。就像高铭说的,梦是个狡猾的家伙,它很少直接表达出我们的愿望,而总是用某种奇特的方式来把潜意识里的东西,用隐晦的手法演绎出来。不过,它并不是完美的编剧,它不能做到滴水不漏、完美无缺,总是会有小把柄和小线索,让人有机会发现自己不愿意说出口的内容。

        那么,人为什么会做梦?梦的机制和作用是什么呢?

        高铭说,目前最主流的认知是:梦,是潜意识的释放,有点相当于电脑整理磁盘。因为大量信息和想法堆积在潜意识层,需要某个释放机制来梳理潜意识,避免潜意识高压对我们的意识层面和行为本身造成不良影响(也许今后还会有更多更全面的说法,但目前对梦的认知就是这样)。

        高铭用弗洛伊德的梦解析理论检验过自己的梦。

        几年前,出版《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后,某个晚上他梦见自己和韩寒搭档骑单车比赛,在屡次拖团队后腿后,他倍感沮丧,整个团队也非常不开心。寻找原因,维修人员告诉高铭,车太破了。高铭这才发现可不是吗,轮胎甚至凹凸不平。在重新装备了单车后,他终于和韩寒完成了高水平的合作。

        根据弗洛伊德梦解析理论,结合当日及那个时期的经历,他这样解释自己的梦,一、那本书的销量非常不错,于是他自己渴望有名人那样的影响力,由于白天朋友提起过韩寒,韩寒就成为梦中名人的代号。梦到车破,则是为自己能力还达不到自己所期望而找到托辞;二、轮胎凹凸不平其实是女人的身体曲线,那个时期他母亲催他结婚,朋友也谈起过他应该找个老婆兼秘书型人才,这个部分的含义其实是生活和琐碎的事交给老婆去打理,自己期盼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些内容,代表了高铭的两层期待,而且都是高铭在白天不好意思表达的内容,也就是弗洛伊德核心理论中的“梦是愿望的达成”。当然,高铭补充说,“梦是愿望的达成”虽是核心,但又不能完全代表核心。“愿望达成”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实际上很多梦是充满了焦虑或者痛苦的。比如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对此进行过描述,大意是有两位女士,曾统计了自己的梦,发现58%的梦是不如意的,只有28.6%才是愉快的。还有一些是令人不能忍受而惊醒的焦虑的梦。所以,梦未必全是千篇一律的愿望达成。

        梦是如此有趣,把很多有趣的东西汇集到一起,用梦所特有的表现形式演绎出来。如果读懂《梦的解析》,在弗洛伊德梦解析理论的指导下,我们可以通过梦看到自己。但跟其他朋友交流心得的时候,高铭却得到如下无厘头的回答。

        高铭问:“你知道《梦的解析》吗?看了吗?”

        A回答:“知道,没看过。”

        B回答:“不知道,没看过。” 

        C回答:“听说过,没看过。”

        D回答:“写梦的吧?好像看过。”

        E回答:“知道,看了,特没劲。”

        F回答:“那书都是胡说八道的!”

        G回答:“啊?啥?”

        H回答:“……你一会儿去哪儿吃饭?”

        ……

        的确,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虽然久负盛名,但那毕竟是诞生于一百多年前的欧洲,时空的隔阂令很多中国读者或望而却步,或浅尝辄止。于是,高铭接受了出版社的邀约,用当代心理学的思想,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把《梦的解析》呈现出来。他一点一点地把这百年来人们对《梦的解析》的补充和完善加入了一些进去,并且以现在的语言文字作为载体来表述……于是,就有了《人人都能梦的解析》。

        高铭说,他知道这本书并不够好,也不够专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开始触摸到那扇被称为《梦的解析》的“窗”。窗外是无边无际的异世界,也是所有灵感及幻想的源头。梦,源于每个人心中的异世界。(《人人都能梦的解析》(新版),高铭著,北京联合出版集团&磨铁图书铁葫芦工作室)

  • 黑洞是什么?

        ▌露西·霍金 史蒂芬·霍金

        黑洞是一个区域,在那里引力是如此强大,任何要逃逸的光线都会被拉拽回去。由于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光行进得更快,所以任何其他东西也会被拉拽回去。于是,你能落到黑洞中去,而永远不能逃出来。黑洞总是被认为是一个终极的监牢,从那里不可能逃逸。落进黑洞犹如从尼亚加拉瀑布坠下:无法回到你来时的同一条路。

        黑洞的边缘称做“视界”,就如瀑布的边缘。如果你在边缘的上游,又以足够快的速度滑行,你就可以逃开,但一旦你越过这个边缘,就肯定完了。

        随着更多的东西落进黑洞,它变得更大,而且视界更往外移动,犹如你喂猪一样,你喂得越多,它就长得越大。

        黑洞形成的一个方法是,当燃尽了燃料的恒星像巨大的氢弹那样爆发,这种爆发称为超新星。在一个巨大的膨胀的气体壳中,爆发会把恒星的外层推出去,而把中心区域向内部压挤。如果该恒星比我们太阳尺度的几倍还大,一个黑洞就形成了。

        更大得多的黑洞是在星系团或者星系的中心形成的。

        这些区域包含黑洞和中子星以及通常的恒星。黑洞和其他物体之间的碰撞会产生一个成长的黑洞,它会吞噬一切靠它太近的任何物体。在我们自己的星系即银河系的中心,存在几百万倍太阳质量的黑洞。

        中子星当质量比太阳大得多的恒星耗尽燃料,它们通常在一次称为超新星的巨大爆炸中,将外层排斥出去。

        这样的爆发如此强大而辉煌,亿万颗恒星放在一起的光和它相比仍然显得黯淡失色。但是有时在这样的一次爆发中,并没有把一切都排斥出去。恒星的核有时能作为一个球留存下来。在超新星爆发后,其残余物非常热。有些残余物的质量非常大,在引力的影响下,它们向自己坍缩直至只有几十英里大小。为了发生这种情形,这些残余物的质量必须在1.4和2.1倍太阳的质量之间。

        这些球的内部压力非常大,使得内部变为液态,厚度大约为1英里(1.6千米)的固体外壳将它包住。这种液体是由中子构成的,中子通常待在原子核的内部,所以这些球被称为中子星。用现代望远镜已经观测到许多中子星。

        由于恒星的核是由在它内部熔炼的最重元素(比如铁)组成,尽管白矮星可以相当小(约地球大小),它们却极重(约为太阳的质量)。比1.4倍太阳质量轻的恒星残余成为白矮星,比2.1倍太阳质量更重的残余永远不会停止向自身的坍缩并成为黑洞。

        中子星诸如太阳之类的恒星不会产生超新星爆发,但会成为红巨星。红巨星残余的质量不足以大到能使它们在自身引力下收缩。这些残余被称为白矮星。白矮星在几十亿年的时间里冷却下来,直至它们不再发热为止。           (31)

  • 没有朋友?

        ▌永城

        谢燕显然并不满意,问老陈,难道文丹丹连朋友都没有?老陈说大概有吧,不过我没见过。老陈故意隐瞒了他和文丹丹的初次见面——送餐服务。那次他的确见到一屋子人,可除了宋镭和Jack贾,他并不认识任何人,后来也不记得再见到过谁,因此说了也是废话。

        “难道她也从来没提起过任何朋友?”谢燕继续追问。老陈心中烦躁,顺口答道:“就提过一个。”

        谢燕两眼一亮:“谁?”

        “Shera。”老陈知道这也是废话,可既然谢燕步步紧逼,他就干脆说下去,“文丹丹说过,Shera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长大,一起上小学、中学。”

        谢燕立刻拿起笔,在老陈那页只写了一半的A4纸上做起了笔记,边写边问:“文丹丹不是去美国读的高中?这个Shera也去了?”

        老陈摇头:“没有。”“她还在中国?”老陈又摇头。“那她去哪儿了?”“死了。自杀了。”

        谢燕眉头一皱,又问:“她的父母、家人呢?说不定跟文丹丹还有联系。”

        老陈再摇头:“Shera是个孤儿。父母都在一次地震中去世了。就因为这个,她才自杀了。”

        谢燕颇有些不快,又把另一张纸拿起来看了看,问道:“这个宋镭呢?”

        老陈把宋镭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谢燕立刻又提起兴致,问道:“也就是说,其实宋镭才是雷天网最早的发起人之一?他和贾云飞的关系很好?”谢燕又来了兴致。

        老陈又摇摇头说:“其实也不怎么好。他不喜欢创业,所以早早离开雷天网了,也没拿到任何好处。他现在是大学教授,既没从商也没从政,和贾云飞不是一路的。他现在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专家了,专门研究仿生学机器人的多维度运动控制。比如,人身上的肌肉就相当于机器人身上的马达。”老陈伸出胳膊,用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肱二头肌,不管谢燕要不要听,自顾自地讲下去,“人的一条手臂上就有几十块肌肉,如果想要机器手臂完全模仿人的手臂运动,就要安装几十台马达,并且让这些马达都精准地相互配合……”

        “够了。”谢燕霍地站起身,气说,“这就是浪费时间,还是在亿闻网上下功夫吧!”

        老陈又低垂了目光,双手放在两侧,老老实实地站着,心中却有一股子作恶作剧的快意。谢燕并没跟他计较,直起身子,朝着办公大厅的另一侧喊道:“老方!老方?”

        “唉!来了,头儿!”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老陈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胖头圆脸的中年男人正小跑着过来。这不是几天前冒充警察到洗浴中心“抓”他的胖子吗?老陈心中一惊,差点儿夺路而逃,又一转念:自己现在也成了谢燕的“手下”,他们现在是同事了。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