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秋假期 我每天都在走“赶考路”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9月15日        版次: 02     作者:

    孟超在讲解。 本报记者 程功摄

    中秋假期,香山革命纪念馆对外开放。沿着《为新中国奠基》主题展览参观一圈儿,步行需要900多米。每一天,讲解员孟超都要带着不同的观众在这条路上反复走。他说:“这是我的‘赶考路’,我希望能带更多人回首来时路。”

    把红色往事讲出时代感

    “习近平总书记到纪念馆,看了些什么?”“总书记站在哪儿发表的重要讲话?”“‘西苑阅兵’的时候毛主席为什么没坐轿车?”……每一场讲解,孟超都要一遍又一遍地回答观众提出的这些问题。他说:“虽然这些都不在讲解词里,但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回答。因为讲解不是照本宣科地背词,我希望用生动的语言和鲜活的例子,让更多观众听了这段红色故事,能走心,能有所感悟。”    

    开展第一天,孟超就碰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观众。在“两个务必”展区,老人凝视着墙上“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进京赶考)”红色大字,驻足良久。“他和我说,这句话一点儿也不过时,放在当下也应该是‘流行语’。”孟超说,这是观众对我们讲解员的嘱托。每天我都会和同事们分享这些点滴,力争把红色往事讲出时代感,让更多历史成为“流行语”。    

    于是,展厅里别出心裁的小创意、小设计多起来了。

    观众眼里闪着感动的光

    经过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品和正品陈列展柜,孟超卖起了关子:“大家可以找一找,这两枚军徽有什么不同。”    

    呼啦一下,分散的观众们围住展柜,弯着腰仔细比对讨论。孟超跟记者解释,大家参观到这儿已经走了一段时间,这件展品又比较小,不太起眼儿,容易被忽略。一互动,就容易引起关注。    

    “军徽的边儿有差别,一枚是亮色,一枚是哑光。”孟超揭开谜底的同时,将红色往事娓娓道来。1949年4月,军徽图案获批。中央军委作战部参谋赵光琛拿着图纸到前门外西河沿的一家工厂,制作了一枚将五星周边和“八一”二字镀成银色的军徽。周恩来看过后,觉得电镀得太亮、太耀眼。赵光琛赶紧又制作了一枚涂上黄红两色珐琅釉的军徽样品。周恩来审看后,特意嘱咐固定帽徽不要用铁丝,铁丝容易扎伤战士,还是用棉线固定好。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开幕,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发布了《关于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的命令,公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为镶有金黄色边之五角红星,中嵌金黄色“八一”两字,亦称“八一”军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正式诞生了。如今,展柜中的两枚样徽就是当年周恩来亲自审定时使用的,一直被赵光琛珍藏。    

    不仅讲历史,孟超还讲它们背后的故事。“在征集这两件文物时,95岁高龄的赵光琛说,我整个人都是共产党的,还有什么不能给?!”往往此时,孟超抬起头,会看到观众眼睛里闪着感动的光。

    年轻讲解员的“定心丸”

    作为纪念馆资历最老的讲解员,孟超也成了年轻讲解员的“定心丸”。一位刚走上工作岗位的讲解员第一次带团,紧张得手脚发冷。孟超放弃休息,一路当“观众”陪她完成讲解。一位讲解员抱怨找不准观众的兴奋点,孟超就抓空带着走位卡点。每天结束讲解后,孟超要坐两个小时地铁回家。“也有人问苦不苦,累不累。”孟超说,“累是一定的,大家参观热情高,每一圈儿讲解都‘拖堂’,午饭就是匆匆扒拉两口,赶紧回展厅。有的同事嗓子发炎了,打完点滴就回来上岗。尽管这样,我们都觉得值。这段历史需要讲给更多人听,而我们就是那些红色记忆的传播者,这份工作很光荣。” 

    今年中秋假期,包括孟超在内的12位纪念馆讲解员全员无休。孟超说:“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我父母惟一的‘抱怨’是,纪念馆预约电话太热了,他们也想早点到现场来看一看。”

    本报记者 刘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