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要改演讲题

        ▌露西·霍金 史蒂芬·霍金

        “在大厅外头见我!”乔治对安妮低语道,“这实在重要,安妮!我需要你的帮助!”说完,他就离开她,并加入自己学校的队列。当他看到林戈和他的一群朋友在走廊里徘徊,故意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老师大声地喊起来:“先生,我要改换我的演讲题目。”

        “我没把握这是否有可能,”老师说,“你能不大喊大叫吗?”

        “但是我必须改换!”乔治咆哮,“我有一个新题目!”

        “题目是什么?”老师说道,他现在担心这孩子有点疯疯癫癫了。

        “是Cosmos,世界上最令人惊奇的电脑以及它如何工作。”

        “我明白了,”老师说,认为乔治肯定发疯了,“我要问一下裁判小组的意见。”

        “哦,很好,谢谢你,先生!”乔治的声音似乎比以前更响,“你听清整个题目了吗?Cosmos,世界上最令人惊奇的电脑以及它如何工作。”

        “谢谢你,乔治,”老师平静地说,“我将尽力而为。”

        老师离开时,深深地叹了口气。乔治注意到林戈取出了手机开始通话,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是等待。

        乔治站在大厅入口处边上,看着很长的学童队伍缓缓地走过,鱼贯而入。待了一会儿,他就见到雷帕博士上气不接下气激动地颤抖地赶到他的身边。

        “乔治!”他惊叫,用他一只多鳞的手往下弄平头发,“你能弄好吗?我是说改换你的演讲题目?”

        “我能弄好。”乔治告诉他。

        “我会为你核查一下,”雷帕博士说,“不要担心,你就前去作有关Cosmos以及它如何工作的演讲,而我要确定裁判小组没问题。

        这是演讲的好题目,乔治。精彩极了。”

        就在此刻,校长走过。“雷帕?”他惊奇地说,“我听说你今天病了。”

        “我觉得好多了,”雷帕博士肯定地说,“非常向往这次比赛。”

        “这就对了!”校长说,“雷帕,你在这儿我真高兴。有位裁判必须退出,因此你刚好取代他的位置。”

        “哦,不,不,不,不,”雷帕博士匆忙地说,“我确信你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胡扯!”校长说,“你正是我要找的!雷帕,你可以和我坐在一起。”

        雷帕皱着眉头,别无选择,只好跟着校长,走到大厅前面,在校长旁边坐下。

        乔治在门边等着,直到他再次看到安妮,安妮在一大群七嘴八舌的穿蓝制服的孩子中间向他走来。她走过他身边时,他抓住她的袖子,把她拉出进入大厅的巨大人流。

        “我们必须走!”他在她耳边低语,“即刻!”

        “去哪里?”安妮问道。

        “你爸爸落入了一个黑洞!”乔治说,“跟着我——我们必须去营救他……”

        (35)

  • 黑名单

        ▌永城

        为了让老陈安心一些,谢燕给他换了一家酒店。严格来说,其实不能算是酒店,而是酒店公寓,比普通酒店的管理严格得多。访客是严格限制的,没有事先备案的人员绝对不能入内,没有事先备案的电话号码也不会被总机接听,更不会被转接给住户。

        谢燕还派人做了全面的检索,然后向老陈保证,他绝不在任何官方的“黑名单”里,而且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有人在利用亿闻网的人脸识别系统寻找他。老陈是进入亿闻大厦才被识别的,而装有亿闻APP的移动设备无处不在。如果真的有人要利用亿闻网寻找老陈,无论如何也不该只限定公司内部的监控摄像头。

        但老陈并不因此感到安稳,心里反而更是七上八下的。他被亿闻网的人脸识别系统“抓”出来,这是事实。他为什么被“抓”出来,就连谢燕也一无所知。这怎能让他感觉安稳呢?

        谢燕倒是善解人意,特意让他从北京飞到曼谷,制造到达曼谷的记录,再让别人冒充他制造从曼谷飞往台北的记录。而他呢,却在老方的带领下暗度陈仓地返回中国。这计划的确周密,如果真的有人在找老陈,大概也能被误导一阵子。可他毕竟还是回到了中国,多半还得回北京。谢燕会不会让他继续利用亿闻网找人?那些特意把他的脸识别出来的监控摄像头,可还在亿闻大厦里呢!

        回到北京,老陈跟着老方下了车,混在人流里出了站,一辆黑色轿车,几乎分毫不差地停在两人眼前。老方拉开车门,老陈顺从地钻进后座,并没看清楚司机是谁,却知道就是谢燕,因为车里正弥漫着谢燕的香水味。

        老方也坐进后座,嬉皮笑脸地朝着司机说:“头儿,劳您大驾!怎么亲自来了?我们坐地铁也成啊!”

        谢燕像是没听见,头也不转,却开口说:“来不及了。四点必须赶到朝阳大悦城。你抓紧时间!”谢燕把两张A4纸往后一丢,正好丢进老陈手里,“这些只是概要,还有更多细节,你都必须记牢了。”

        老陈拿起纸,上面密密麻麻印满了字,都是他的“经历”和“爱好”。当然不是真的,是特意为他设计的。老陈心中有数:既然那个拿着中国护照的“陈闯”已经去了泰国,又从泰国飞往台湾,他这个真正的陈闯就要做更多的掩饰。不仅隐姓埋名,还要凭空制造出一套全新的历史。

        谢燕边开车边解释:“你叫王刚,出生地还是北京,因为你不会讲别处的方言,但户口所在区要改成崇文区,你是在天桥附近长大的。那里的房子拆得很彻底,以前的几乎都没了,所以不太容易穿帮。你的小学是一师附小,初中和高中都是九十二中。”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