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伊朗:鲁哈尼联大不见特朗普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9月17日        版次: 21     作者:

    伊朗政府16日确认,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不打算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会面。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对伊朗的指责和伊朗的强硬回应,可能预示着美伊关系在经历了短暂稳定期后将迎来新一轮剑拔弩张的局面。

    确认!

    “这样的会晤不会发生”

    就美伊总统在联大会面的可能性,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16日说:“这既不是我们的议程,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会晤不会发生。”

    特朗普先前多次提及,愿意本月下旬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鲁哈尼会面。鲁哈尼本月5日回应,说伊方“没有作出与美方会晤的决定”。伊方坚持美国解除对伊制裁、重回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伊朗可能与美国对话的前提。

    白宫15日依然不排除两人会面的可能性。但前一天,美方指认沙特阿拉伯境内两处石油设施遇袭有伊朗“影子”,触发伊朗否认、谴责。多名伊朗官员16日重申,拒绝在受制裁情况下与美方对话。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说,解除制裁是伊朗重回谈判的首要前提。“停止所有制裁是建设性外交的必要前提。我们确信伊朗人民的问题能够解决时才会(与美方)开会。”他说,“制裁必须解除,美国必须尊重伊朗。”

    伊朗政府16日再次否认关联沙特石油设施遇袭,认定这是沙特主导多国联军介入也门战事的后果。拉比埃说,指认伊朗是美国传统“心理战”的一部分,是美国“推卸责任”的惯用方式。

    缺口!

    沙特加紧恢复原油生产

    沙特布盖格炼油厂和胡赖斯地区一处油田14日遇袭后,沙特原油日产量大约一半受到影响,需动用原油储备、填补缺口。

    沙特方面正加紧恢复原油生产。美国《华尔街日报》15日援引沙特官员的话报道,原油日产量受影响部分的三分之一有望16日恢复,但完全恢复至袭击以前的水平可能需要数周。按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和西方媒体说法,据初步估算,袭击导致沙特原油日产量损失570万桶,大约相当于全球原油日供应量的5%。

    国际原油价格15日上涨。美国西得克萨斯原油期货价格当日涨幅一度达到约12%,超过每桶61美元;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涨幅一度达18%,超过每桶70美元,之后有所回落。

    警告

    石油设施仍是打击目标

    也门胡塞武装16日说,沙特阿拉伯境内遭袭的石油设施仍是该武装的打击目标。胡塞武装部队发言人叶海亚·萨里阿当天通过萨巴通讯社发表声明说,阿美石油公司遭袭的石油设施仍将是该武装的打击目标,“它们随时可能再次遭到打击”。萨里阿警告驻在这些石油设施所在地的公司以及外国人远离这一地区。他还说,沙特方面应停止对也门的“侵略和经济封锁”。

    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16日说,针对阿美石油公司两处石油设施遭袭的调查仍在进行,目前所有迹象表明两次袭击中使用的武器均来自伊朗。

    图尔基在利雅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多国联军正在调查武器发射的地点,调查完成后将向媒体公布结果。他表示,沙特有能力应对袭击并捍卫其重要的石油设施。

    另据报道,科威特政府16日就媒体报道一架无人驾驶飞机14日侵入科威特领空、飞越王宫作调查。科威特政府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就一些人看到无人机飞越科威特城沿海地区上空一事,安全官员已经启动必要调查。”

    一些媒体报道,一架无人机从伊拉克起飞,向南越过科威特领土或领海上空,继而袭击沙特油田。一家科威特报纸说,一架小汽车大小的无人机14日黎明出现在王宫上空大约250米处,打开光源后飞走。科威特《舆论报》报道,这架无人机在科威特上空停留一段时间,飞过位于海滨的科威特埃米尔(国家元首)王宫。

    链接

    伊朗再扣涉嫌走私油船

    伊朗半官方的伊朗学生通讯社16日报道,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波斯湾扣押一艘油船,那艘船涉嫌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走私25万升柴油。

    报道没有提及遭扣押船只和船员的国籍,说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大通布岛附近扣押这艘船,把船员移交南部霍尔木兹甘省法定机构。

    路透社报道,政府燃油补贴和本币里亚尔贬值使伊朗燃油价格相对便宜,触发一些人走私燃油、图谋“价差财”。伊朗媒体7月报道,大约800万升获得政府补贴的燃油每天经由伊朗边境走私到其他国家。

    伊朗近期加大打击走私燃油犯罪,9月早些时候在霍尔木兹海峡扣押一艘外国油船,当时船上装载28.39万升燃油。伊斯兰革命卫队7月18日扣押一艘阿联酋油轮,指认船员走私100万升燃油;7月底在波斯湾扣押一艘外国油船,指认船员从其他船只获得燃油,然后卖往海湾阿拉伯国家。

    观察

    多方忧虑紧张局势升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5日通过发言人对袭击表示谴责。他呼吁各方采取最大限度的克制,防止紧张局势升级,并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

    多个阿拉伯国家在谴责袭击的同时也表达了对紧张局势升级的忧虑。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一份声明中说,针对沙特石油设施的袭击是“一次危险的升级”,或将扩大地区冲突的范围。约旦外交部一名发言人表示,此次袭击旨在威胁沙特的安全和稳定,将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美国国内也出现反对特朗普政府指责伊朗的声音。民主党籍参议员墨菲批评蓬佩奥对伊朗的指责是不负责任地把事情“简单化”,此种做法是让美国“陷入愚蠢战争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与美国高调指责伊朗相比,此次袭击事件中的直接当事国沙特目前既未谴责胡塞武装,也没有跟随美国指责伊朗。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讲师、沙特费萨尔国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王霆懿认为,沙特未做出激烈反应一是因为调查尚需时间,二是因为沙特在表态上陷于两难。如果承认是胡塞武装发动了袭击,就意味着承认胡塞武装能力大幅提升以及沙特在也门军事行动失利;而指责伊朗应对袭击负责则要考虑同伊朗“摊牌”,但沙特缺乏对等的军事报复能力,而且这么做也与近期沙特避免激化矛盾的对外政策调整方向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