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男子高空抛物被刑事拘留

        本报讯(记者安然)通州公安分局昨天发布消息称,警方近日破获一起故意高空抛物、砸坏楼下汽车的案件,嫌疑人已被刑拘。

        9月6日早晨5时许,通州公安分局接到报警称,住户停放在某小区内的汽车后挡风玻璃、后备箱盖被砸坏,车旁发现了烟灰缸等杂物。接到报警后,通州分局刑侦支队立即会同永顺派出所赶赴现场开展工作。

        案发地点是住宅楼单元门前,受损的白色现代轿车后挡风玻璃损坏,左后翼子板左侧损坏,后备箱盖损坏,旁边的黑色大众轿车车顶有一个直径约两厘米的坑。在车辆周边发现烟灰缸、手机支架、食品包装等杂物。随后,民警立即调取小区监控录像并对周边居民进行走访,查找破案线索。录像显示,这个单元门的高层住户,23岁的男子孙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民警将孙某依法传唤至派出所接受审查。

        在审查中,孙某承认了扔东西砸车正是自己所为。他说,他因最近的工作压力大,事发当天凌晨3点多,他喝高了之后,为了发泄,将房间里的各种杂物扔到楼下。

        目前,犯罪嫌疑人孙某已被通州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警方表示,高空抛物严重威胁他人生命财产安全,肇事者千万不要以为这仅仅只是道德问题,只要造成的损失足够大,很可能会被刑事处理。

        新闻延伸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频发,高空抛物俨然已经成为“城市公害”。这一现象也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高空抛物是一种违反社会公共道德的行为,它不仅容易造成人身伤害、财产损失,而且严重影响邻里关系甚至社会风气。实验表明,一个鸡蛋从7楼掉下就可以使人头破血流;一根铁钉从10楼掉下就可能插进行人头部,威胁生命……

        今年8月22日,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三审稿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对于与高空抛物坠物行为有关的法律规定,草案作出了诸多调整和完善:明确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明确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发生此类情形的,“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并明确“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才适用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的规定;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

        此外,高空抛物在造成人身伤亡和重大财物损失的严重后果以及高空抛物者的主观恶意程度,可能涉及到犯罪和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相应的罪名主要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

  • 醉酒男子高铁上闹腾被拘10天

        本报讯(记者张蕾)近日,一男子醉酒后自称艺术家,在高铁列车上唱歌,扰乱列车秩序,并辱骂上前劝阻的乘警,被北京铁路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9月6日,在齐齐哈尔开往北京的D30次列车上,男子王某醉酒后赤裸着上身,自称是艺术家,在车厢内喧哗,还唱歌,严重影响了列车秩序。列车员前来劝阻,可他充耳不闻。他说,你肯定认识我,并唱道:“我的家在东北黑龙江,那里有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

        列车员见无法劝阻该男子醉酒闹事,便向乘警求助。女乘警赶到后劝男子不要影响周围旅客。王某却胡言乱语,“我是艺术家,我在观察,我要写作品。我在观察你身上的装备,这个是手电筒,那个是警棍,还有铐子……”

        过了一会儿,乘警见其情绪稳定开始巡视其余车厢。没想到该男子跟着乘警来到了2号车厢,还坐在其他旅客座位扶手上继续唱歌。

        乘警:“请你回到座位上去,请你配合工作好吗?”王某:“听不见。”乘警:“你现在给周围的旅客带来了困扰,好吗?”王某:“我是艺术家。”乘警:“请你现在回到座位上去。”王某:“听不见,听不见。”

        该男子后被乘警强制带回自己的座位,并进行看管。回到座位的王某又多次起身,辱骂乘警,还用白酒泡了碗方便面,但没吃两口就昏睡了过去。

        待列车到达北京站后,乘警将该男子移交给北京站派出所进一步处理。目前,王某因阻碍乘警执行职务,被北京铁路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10日处罚。

  • 买家花了2700万 卖家却没收到钱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在购买一套价值2700万元的房产时,买家刘某说自己付了钱,卖家张某却说没收到任何房款。为了这套房子的归属,双方已经打了四年的官司,直到现在,房屋究竟归谁所有,答案依旧悬而未决。昨天下午,张某主张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和刘某要求返还房屋的两起案件分别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在两案中,双方互为原被告。

        四年前,张某和刘某通过中间人牵线,达成了房屋买卖的协议,约定张某将名下的一套别墅以27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刘某。

        “当时双方基于信任,就没有通过正规的中介,也没有签书面的购房合同。”张某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因为中间人是张某多年的合作伙伴,因此张某甚至在房款尚未支付的情况下,就同意先办理了过户手续。

        2015年4月,这套房屋就已经登记在了刘某名下,通过中间人的安排,刘先生也已经将2700万元的房款按中间人的要求打到了指定账户上。根据刘某的付款记录,这笔巨款分别进入了山西一家公司和案外人田某的账户中,张某却称他从未见到一分钱房款,因此一直没有交房。

        现在,这位中间人已经联系不上,只留下刘某和张某双方为了这套别墅的归属打起了官司。

        四年来,刘某持有合法的房产证,张某则一直使用着这套别墅。张某主张自己没有收到任何购房款,因此请求法院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刘某则以房屋已经依法过户,不动产的归属应当以登记为准为由,要求张某返还房屋并支付房屋四年来的占有、使用费用共计270万元。

        双方分别作为原告,将对方起诉至顺义法院,昨天下午,两案分别开庭审理。张某的代理律师表示,房屋费用如何计算,需要以房屋归属的确认为前提。如果法院最终判决合同成立,张某可以腾退房屋,但对方也需要依约支付全部的购房款。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 用国歌做手机铃声 违法吗?

        本报讯(记者高健)最近,很多人为了表现爱国,纷纷把国歌设置为手机铃声——这是否不尊重国歌,甚至违法呢?对此,海淀法院法官分析认为,虽然不触犯法律,但有可能导致国歌不当使用。

        法官介绍,为应对不庄重演奏,甚至侮辱性使用国歌,我国在2017年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在立法阶段,就有人提出,个人下载国歌作为铃声不合适,建议明确规定国歌不得用于手机铃声。这个观点,在最终的法律文件中没有被采纳。

        尽管将国歌设为铃声本身不违法,但法官指出,这很可能导致国歌的不当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规定,国歌不得在私人丧事活动等不适宜的场合使用,不得作为公共场所的背景音乐。“想想看,如果我们在娱乐等场所,因手机来电,国歌响起,这样即尴尬又不庄重。”法官建议,爱国的形式有很多种,不一定要用手机铃声的方法来体现。

        同样,针对国旗、国徽也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规定,国旗及其图案不得用作商标和广告,不得用于私人丧事活动。另外,在商标、广告、日常生活陈设、私人庆吊活动等场合使用国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法》明令禁止的。

        法官表示,国歌、国旗、国徽都是国家的象征,应该用尊重维护它们的庄严。

  • 用“打折”加油卡骗两千多万

        本报讯(记者高健)自称能买到打折加油卡,杨某以为找到了发财之路,结果却走上了诈骗道路,骗走个人及一家养老院钱款共计2000多万元,最终被法院处以无期徒刑。昨天,记者从市检三分院了解到该案详情。

        46岁的杨某本是一家商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自称,一次加油时,认识了在中石化加油站工作的于某,他从于某处以8.8折购买到加油卡,然后在朋友圈加价卖出了这些加油卡。

        杨某心想,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这中间的差价利润可观。随后,他在某商务平台上认识了被害人陈某和陈某某,对他们说可以弄到打折的中石油和中石化加油卡。一家养老院的财务主管也在朋友圈看到了杨某出售打折加油卡的信息,并询问细节。就这样,陈某、陈某某和养老院都成了杨某的“客户”,动辄一次“订货”几百万元。

        杨某说,自己交给于某430万元左右用于购买加油卡,结果,于某收钱后就消失了。杨某只好以原价购买加油卡发给客户。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杨某伪造了中石化的“装箱一览表”和“特此通知”单,证明自己虽然购买了加油卡,但被中石化发现,认为其行为严重影响市场价格,不仅扣除了30%的违约金,还停止供卡。杨某希望以这两份材料停止向陈某等人“供货”。陈某亲自到售卡处十里河加油站询问情况后得知杨某以其单位名义购买加油卡,每次都是正价购买。

        办案检察官邬娟介绍,经查明,杨某共骗取陈某、陈某某和养老院钱款共计2000余万元。除了高买低卖和伪造材料认定属实之外,杨某其他说法,均没有证据或者证人证言能够证实。

        庭审时,杨某不认可指控,认为自己已经履行了与被害人之间的合同。法院审理认为,杨某虽实施了履约行为,但其自称能够以折扣价格购买加油卡才与被害人达成供货协议,可见,杨某是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对被害人实施了诈骗,其履行合同的行为仅是骗取被害人钱款的手段。并且杨某将被害人钱款用于个人用途后拒不返还,还在明知被害人追索钱款的情况下逃匿,能够认定其具备非法占有目的。据此,法院认定,检方指控杨某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判处杨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杨某上诉后,近日,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