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改造家园

        今年37岁的建筑设计师鲍威,从小在胡同里长大。9岁起,他就随父母住进法源寺片区的烂缦胡同66号院,又从这里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哈佛建筑学院。学成归来后,和胡同里大部分孩子一样,有了自己的住处搬离了曾经的家。但是今年,在2019北京国际设计周上,他回来了。作为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的客座教授,展示了自己带领学生们为这片胡同改造做出的设计。

        回家,为家而设计,对鲍威来说既是使命,也是对过往的牵挂。小时候,胡同里的生活虽然拥挤,可也充满温情。狭长的66号院尽头,四户人家各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同长大。可如今,孩子的奔跑和笑声成了胡同里的稀缺品,只剩下舍不得搬走的老人们守着旧时光。鲍威的父母也在其中。

        前几年,烂缦胡同公房整体翻修,鲍威便发挥专长为父母重新设计了家。四间彼此独立的小房间,被改造为两间居室、一间餐厅和一个小厨房。房屋的占地面积不能增加、高度不能增加,能做的,就是把有限的空间发挥到极致。两间起居室都改成了LOFT,主窗几乎占据主墙面一半还多,让人与环境彻底融为一体。初秋,袖珍小露台上,红枣、核桃散落一地,沐浴着微风和斜阳,就像小时候……

        鲍威做出的设计,由父亲亲自带领工人实施。完工的时候,鲍威搬回来了。

        上半年,鲍威带着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四组研究生,以法源寺片区为案例开展设计教学和实践。一组学生将胡同里的一处会馆遗址设计成了融合图书馆、展览空间、手工作坊、创客社区于一体的当代会馆;一组把散落的几处空置院落组合设计成青年旅社,将院落概念拓展为街区概念;还有一组将养老院和幼儿园连接在一起,设计了代际活动中心。胡同碎片空间,也在设计中植入了公共服务功能。鲍爸爸也现身说法,为学生们的设计如何更接地气介绍经验。

        设计成果展开幕的那天,老街坊们都来了。“这是我们院儿孩子做的。”难以掩饰的得意浮现在66号院老住户的脸上。鲍威的学生们也在胡同里进这院儿、出那院儿,一会儿给人讲解,一会儿去鲍威家里喝水、吃东西,或者带人去参观,那热闹劲儿,就像鲍威小时候……

        本报记者 李洋 文 方非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