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电子收费后 违停车打游击

        长青园路一侧,白色的虚线停车位中空空如也,但在道路另一侧,违停的小轿车一辆挨着一辆,沿路而停。

        在马家堡东路辅路,路侧车位中空余了一大半,人行道上却停放了近三十辆汽车……

        继东城、西城、通州之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实施路侧停车电子收费也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路段出现了躲着停、违章停等现象。专家认为,在规范停车、疏解拥堵的目的下,应研究如何更好利用现有车位,同时,居民也应养成规范停车的习惯,适应停车收费的观念。

        喜见空位 停车费赶走长停车

        晚上9点,东四环外东恒时代小区南门外,道路两侧施划了停车线,电子收费已经启用。一辆机动车驶来,却没有停进路边的空车位,而是停在了车位线外。

        “电子收费前,晚上想找个车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弄不好就得随便找个地方塞进去。”一名居民表示,由于周边有多个大型社区,一位难求曾是困扰居民的难题。电子收费后,找车位不再困难,但很多车却不愿停在车位里。

        如今道路两侧的空置车位不少,有些区域甚至会三四个空车位连在一起:“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

        在朝内大街辅路的路侧车位中,也出现了较多空车位。

        “以前常来这边,现在停车比之前方便多了。”一名车主表示,取消人工收费后,没有了议价空间,停车收费也随之上涨,一些车辆就无法在这里长时间停放。

        类似的场景也在天坛东路辅路路侧车位中出现,多数车位空着,一辆寻找车位的轿车并未驶入车位,而是在慢行之后扎进了一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在巷子尽头找到了唯一的空车位。小巷的一侧停满了车辆,只留下够一辆车行驶的空间。

        “周末的时候很多人来锻炼,车位几乎都会满。”一名住在附近的居民表示,平日里该路段车位也有空余情况,但并不会如此集中,现在,有一些以前长时间停放的车辆选择了离开。

        辗转腾挪 机动车开上人行道

        车位出现空余的情况,在马家堡东路上同样出现。

        马家堡东路的停车位共有340个,采用电子收费的方式。中午时分,车位中空余位置有一半左右,紧挨着饭店的停车位中,停放的车辆相对比较集中,但是也有空车位。

        “之前饭店门口都没有地方停,停的都是来吃饭的。”一名居民表示,一个多月前,这种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就算在晚上饭点的时候,马家堡东路辅路上也会出现空车位。环卫工李女士也有同感,她每天早上5点便会在马家堡东路上进行清扫。最近一两个月,每天早上她都会发现有空车位出现:“以前只有没地方停,不会出现空的情况。”

        房屋中介人员小刘最近则不再开车上班,原因在于路侧车位从人工收费变成了电子收费:“以前认识收费的人,有时候聊聊天给他盒烟,停车的时候都能讲讲价,不会按照小时收。”

        开车的人少了一些,更多的车,则是给自己找了新去处。

        沿路向南,停车位中仍旧出现较多空余,车主们似乎并不喜欢这些规划好的车位,反倒是把车停到了道路旁的人行道上。

        与空空如也的车位相对应,约有近三十辆车停放在人行道上,行人可走的空间因此被挤占。一名居民表示,停在上面就不用花钱,位置先到先得,但是有被处罚的风险。

        马家堡东路东侧的小区中,也塞满了车辆。除了已经施划的车位外,一些车辆一半压着人行道,一半压着行车道,使得道路变窄。“小区自己的车就已经很满了,又不收费,外来的车辆现在也见缝插针地停进来。”一名居民抱怨,小区内外都被违章停车的车辆侵占。

        忽左忽右 抢车位变成躲车位

        南二环附近的长青园路,道路一侧紧邻龙潭公园,另一侧有多个小区云集。小区中的车位紧张,很多车辆无法停放,长青园路便成了居民的停车场地。

        沿路向北,道路东侧被一排车辆占据,有的车主在挡风玻璃前放上了挪车电话。道路西侧施划了白色虚线停车位,但是与道路东侧被塞得满满当当不同,车位中空空如也,没有一辆车停在其中。

        一名居民表示,车位施划前,居民都习惯将车停在道路东侧,所以才出现“车不对位”的情况。但是继续向北,居民口中的这种停车“习惯”却变了方向。因周围环境情况,路侧的虚线车位并未连续出现,在车位间断的一段路中,一些车辆又从道路东侧转到了西侧停放。

        由此车位间断路段继续向北,白色虚线车位再次出现。沿路停放的车辆也再次调转方向,停到了没有施划车位的一侧。一些车辆因为找不到位置,还将车停放在了人行道上。一名居民坦言,小区中停车位不能满足居民需要,而躲着停车位也是居民的一种无奈:“白色虚线的车位就是要满足周边居民的车位,虽然现在还没收费,但是哪天收、怎么收、收多少是居民最关心的问题。”

        东城区体育馆街道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将与多部门联合对长青园路路段交通、停车秩序进行规范治理,目前实行了交通单行,安装了相应的交通设施。同时对停车进行规范,在部分路段施划了停车位,但暂时未实施收费管理,收费问题需进行相关调研。希望居民能够停车入位,养成良好习惯。

        挤占资源 临时车引发停车难

        南二环右安门桥附近的华龙美钰小区外,半步桥街上的路侧车位中已无空位。街道另一侧虽未施划车位,仍有四五辆车停放在这里。

        “最近常有拖车来这儿,把违停的车辆拖走。”一名居民表示,门外路上的车少了,小区地下车库的车却明显增多。

        小区地下车库入口处,立着蓝色的收费标准牌,临时车辆2元/小时。工作日下午2点,产权车位中有近一半的空位,而在出租车位所在的区域中,空余车位数量约为四分之一。车库出口处,一辆轿车停在栏杆前,停车系统显示其为临时车辆。有居民担心,最近几个月外来车辆明显增多,已经影响到部分业主的停车需求,“等小区外电子收费开始后,可能有更多车辆停进小区。”

        对此,小区停车管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外来车辆多导致业主停车难的问题会加强监管,首先保证业主的停车需求。

        已开始电子收费的社区,居民如何“优惠停车”则成为焦点。

        今年初,东城区苏州胡同开始实行电子收费,路侧施划了白色虚线车位,并在每个车位旁,喷上了相对应的车牌号。一名居民表示,辖区范围内的居民所持户口本、房本、机动车行驶证须是同一个人的名字,“三证合一”的车主可以进行摇号,根据位置不同,车位月收费是两三百元不等:“车位固定了,不用再抢来抢去,大家也在适应停车收费理念和规范停车的习惯,收费标准也能够让居民接受。”

        家住朝阳区的刘先生,却因车主身份证、本地户口本、房产证、行驶证、驾驶证不全,无法申请路侧车位,不能享受到每月360元的停车优惠措施:“很多实际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只有三证或者四证,长时间停放价格太高。”

        社区问题专家童超建议:“停车收费手段的变化,最终目的是规范停车,同时疏解因为乱停车而带来的交通拥堵问题。有条件的区域可以适当放宽申请标准,并且调研收费标准,不让实际居住在小区的老街坊,因为无法提供‘五证’而违规停在无监控的路段。”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  

        调查回声

        本报7月18日报道,北京多区实行停车电子收费,仍有停车收费员“大包大揽”。其中,反映了新世界新活馆北门与崇文门西大街6号小区之间道路的停车收费问题。

        相关部门回应,经社区居委会与街道办事处协商,该路段作为停车自治区域,不属于路侧电子收费管理范围,暂未实现北京交通App的电子支付功能。该停车区域只允许已登记的周边居民停放,收费方式为包月停车或购买次卡,交费居民可凭“三联单”向管理公司索要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