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西路军:浴血河西显忠魂

        ▌杨昌平

        从河西走廊南望,陡峭高大的祁连山直插云霄。这座亘古长存的山脉历尽岁月沧桑,阅尽天地星辰。

        如今,在甘肃和青海的祁连山脉上,有诸多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战斗纪念碑。从1936年10月西渡黄河开始,在短短的五个月内,21800人的西路军经历了大大小小80多次战斗,只有400余人最后到达了新疆。这支英勇无畏的部队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为千里祁连山、古老悠远的河西走廊留下了一段令人扼腕、让人叹息的悲壮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于8月20日上午来到张掖市高台县,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再现了当年西路军英勇奋战、血决祁连的悲壮历程。习总书记仔细端详,深情回顾西路军的英雄事迹。他强调,我心里一直牵挂西路军历史和牺牲的将士,他们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载史册。他们展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体现了红军精神、长征精神,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

        9月8日上午,由中国拥军优属基金会主办、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承办的“落实习总书记关于西路军精神的讲话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甘肃和陕西等地的中共党史和军事研究专家、红军西路军老战士及后代共百余人参加了座谈会。与会人员学习理解习总书记参观高台西路军纪念馆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落实习总书记讲话的措施。

        回望绵延千里的河西走廊,瞩目巍峨耸立的祁连山脉,西路军将士在这片土地上经历的80多次血泪战斗,注定在中国革命史上熠熠生辉!

        高台曾是西路军血战之地

        习总书记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时担任讲解员的王丽霞也来北京参加座谈会,她说自己没想到习总书记对西路军历史这么关注。习总书记在参观陈列展览室的过程中,面对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不时插话询问,处处涌动着总书记情系西路军的真挚情怀。她还没想到总书记对西路军历史这么熟悉。参观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对西路军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很熟悉,如对当时西路军政委员会早期对河西马家军战斗力估计不足、西路军与马家军武装力量对比、西路军机构领导成员等都非常熟悉。此外,习总书记对西路军幸存者以及革命烈士的后代也非常关心。看到董振堂、杨克明的照片时,习总书记关切地询问他们后代的情况,当看到妇女独立团血战康龙寺展板照片时,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些女战士被俘以后都不太好,80年代她们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坐落在甘肃高台县城东南角,纪念馆的前身是高台烈士陵园,是1957年为纪念在高台英勇牺牲的西路军第五军而建造的,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3000多名革命先烈长眠在这里。纪念馆内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采用传统纪念碑造型,高29.37米。碑身上部的党徽寓意革命战士永远在党的领导下前进,碑体正面为原西路军第三十军政委、原国家主席李先念的题词: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纪念碑背面是石刻碑文:“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部及五军、九军、三十军共两万一千八百余将士,奉中革军委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十一月,组成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历时半年之久,歼敌两万五千余人,有力地策应了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西路军精神永垂不朽!”

        高台是兰新公路的咽喉要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我军要西进,首先必须占领高台。高台县城傍河南岸,城墙高约三丈,东西城门各有城楼。1937年1月1日,西路军第五军在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的率领下,一举攻克高台,建立了高台人民政府;西路军总部及九军则到达了临泽、沙河一线,红三十军到了倪家营子。

        但是,敌军军长马步芳、副军长马步青很快集中了9万兵力围攻西路军。敌人用部分兵力切断高台、临泽的联系,并分割包围、钳制沙河、倪家营主力,集中2万余人的部队集中围攻高台。

        1937年1月12日,马元海调集部队和民团2万余人,在大炮的配合下,攻击高台城。董振堂指挥红五军孤军奋战,抗击敌人进攻,由于敌军攻势猛烈,只能逐步退入城内,依托城墙打击敌人。1月15日,敌人两个营在炮火掩护下,向财神楼连续发动进攻,我军将士严阵以待,用机枪、步枪、手榴弹和石块,不断打退敌人的进攻。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四天,歼敌六百多人。由于城堡工事遭到严重破坏,我军伤亡很大,情况异常紧急。在一无援兵、二无弹药的情况下,率部驻守东城的董振堂命令骑兵团长吕仁礼率部突围。由于高台是西进必经之地和重要据点,西路军总部命令五军死守,不能放弃。面对严峻的形势,红五军指战员采取灵活多样的攻守策略,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又艰难地坚守了三天四夜。

        1月20日晨,敌人集中全部兵力,用人海战术四面硬拼攻城,指战员们用刺刀、枪托拼杀,用石块砸,用矛戳,用口咬,和敌人同归于尽,继续浴血奋战。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在率军政人员增援西关途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2岁。一直率四十五团坚守城东南的军长董振堂中弹,不幸牺牲。

        高台失陷后,敌人挨门逐户搜捕红军伤病员和失散人员,许多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营救红军战士,如:营长李中荣、战士夏德伟、四十五团政委张力雄、通讯员陈永禄、骑兵团团长吕仁礼、干部团政治处主任徐一新等,为中国革命保存了一批精英。

        高台大血战是西路军经历的一场大仗,也是我军战史上一场异常惨烈、悲壮无比的恶战。在这场守城血战中,红五军将士英勇顽强、誓与高台城共存亡。红军将士以简陋的武器和数倍于己之敌展开恶战,坚守孤城达半月之久。敌人攻入城后,红军将士们仍宁死拼杀,鲜血洒满城内每一条大街小巷。

        在甘肃张掖市的肃南、临泽、高台等当年西路军将士所战斗过的地方,有数处埋葬着数千具尸骸的巨大坟茔。从临泽通往肃南的公路,有一处河西走廊和祁连山的交界处,名为梨园口,寂静的山洼里耸立着“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梨园口战场遗址纪念碑”,纪念碑后就是一座巨大的坟茔。

        西路军在倪家营子失利后突围,然后抢占梨园口,控制进入祁连山的要隘。然而,我军刚到,敌人的骑兵就跟踪而至。不到半日,九军仅剩的半个团约1000余人,仅有少数人突围。不幸的是,我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军级指挥员、24岁的九军政委陈海松就牺牲在这里。

        2016年的时候,笔者曾到梨园口战场遗址缅怀英烈。梨园口所在的梨园村,也称梨园营,如今是一个有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庄。村庄的身后只有一条路通向祁连山的深处,两边山险崖峭,嵯峨峥嵘。道口两旁山峦起伏,向南即通往祁连山腹地。梨园口战场遗址纪念碑后边的山壁上,雕刻着鲜艳的红色大字“西路军魂”,真可谓:梨园松海拂忠骨,红军血泪浸山麓。

        下转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