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西路军:浴血河西显忠魂

        上接34版

        百岁老战士的强国情怀

        正当座谈会开到一半的时候,已经101岁高龄的西路军老战士胡正先来到了会场。听到主持人说百岁老战士来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以热烈的掌声向他致敬。

        胡正先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入红军总部通讯学校学习,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在步履维艰的西征途中,胡正先仍然坚持留着部队仅剩的一部电台,紧紧地将电台背在自己身上,坚持到了最后。

        对于自己亲历的西路军作战经过,胡正先也作过介绍。他谈到,西路军过了凉州之后,西安事变爆发。中央当时考虑,让西路军在永昌这个地方先不要走,停下来。西路军停留下来后,马步芳和马步青调集部队前来围攻。此后40余天的仗,打得很辛苦,那时候的河西走廊已经是寒冬,西路军缺衣少食,人困马乏,伤病又多,损失超过6000人。后来,等到西安事变解决以后,中央又来电说继续往西走,不要到宁夏去了,顺着甘肃这条路到新疆去,从新疆接通国际关系。

        “人家是骑兵,有后援,资源充足,我们却没有吃的,连水都喝不上,天气又很冷,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子弹。当时按照配备,三十军每支枪是25发子弹,九军每支枪是20发子弹,五军每支枪是5发子弹,而且没有重武器,只有步枪。一过黄河,就一直打,没停,所以子弹基本上打完了。敌人来了以后,我们都拿起战刀跟敌人拼。还有把敌人的耳朵、鼻子都咬掉的,也不松口。”胡正先回忆,马场滩战役后,西路军在石窝分兵,左支队一直在祁连山里面走,敌人不知道我们走到什么地方。我们一边走,一边防。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一部电台,专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可以看到敌人部队派人到什么地方了,以及我们的位置和敌人的距离,这一点我们搞得很清楚。

        “我们在祁连山里面走了40多天,山里面没有人烟,都是雪山,我们40多天没有吃过一口粮食。这个地方天气恶劣,海拔都是4000米左右,冰天雪地的,我们很多人穿的都是单衣,在这40多天里面,我们也有不少减员,都走不动了。”胡正先说,到了星星峡的时候,陈云、滕代远他们在那等我们,这个地方有我们的党代表,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集合,大概400多人,算是回到了家。

        1938年,胡正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中央军委二局报务员、电台台长、股长,东北军区二局科长。参加了辽沈、平津、广东、海南岛等战役。1950年后,任中南军区二局办公室主任、广州军区三局副局长,后历任总参谋部三部局长、参谋长、副部长、顾问。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在座谈会上,胡正先作了简短发言。他说:“宣传西路军精神,讲西路军的故事很好。西路军是奉中央命令渡过黄河,为人民,为国家献出生命,值得宣传,应该宣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我们国家建设得这么好,大家要好好读书,努力工作,为明天比今天更美好而努力!”

        抵达新疆的400余人成为革命火种

        在座谈会上,国防大学教授刘波介绍说:“一开始的计划是要占领宁夏,然后在蒙古方向取得苏联的国际援助。这个工作就落在了过了河的红四方面军三个军身上,中革军委命令成立西路军,红四方面军的总部率领下属过河的三个军组建西路军,西路军的使命就是打通河西走廊,取得苏联的国际援助。”

        “西路军”的总指挥是徐向前,政委是陈昌浩,全军计21800人,其中机关、医院、伤病员及勤杂人员占40%左右。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坚决执行中央命令,先后转战古浪、永昌、山丹、甘州、临泽、肃南、高台、安西等地,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连续奋战半年之久,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但是,时局的变化使西路军往蒙古方向争取援助的计划落空。刘波表示,三大红军主力会师不久,绥远战役爆发,共产国际又把援助的地点改在了新疆方向。西路军去新疆要上千公里,当时大家已经感到这个目标不可能完成了。

        “应该说西路军是一支能打仗的部队,刚过黄河的时候打了几场漂亮仗,他们在一条山地区凯歌高奏,打得马家军满地找牙。有几个战例打得很好,比如在大拉牌战斗中,5个营就打垮了马家军5000多人,而且斩获颇丰,在整个河西走廊征战的时间里,前半段都打得相当出彩。”刘波认为,西路军失败的原因有三,一是地势,靠两条腿走路的西路军和骑着马的马家军相比,劣势太大;二是枪支弹药不足;三是共产国际改变援助方向,作为一支孤军,拿不到援助是失败的重要原因。

        不过,西路军仍然为革命保存了骨干力量。接到中央“西路军要保存力量,团结一致向新疆前进”的指示后,李卓然、李先念等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1000余人向西疾进,历经罕见的各种困苦和战斗,艰苦行军40多天,进入甘、新交接处的茫茫大戈壁滩和沙丘地带,又经过两天两夜的跋涉,走进了新疆的星星峡,此时只剩下了400余人。1937年5月1日,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等,带着几十辆汽车,载运着衣服、食物、药品等到达星星峡,迎接西路军余部,并将他们接到迪化(今乌鲁木齐)。这400多人建立了一个新兵营,实际上是我军最早的一个现代化的军校,为人民军队技术兵种的创建和发展打下了基础。此外,通过党的营救及西路军失散和被俘将士百折不挠的奋斗,仍有5000多名红军将士回到了党的怀抱,成为党和人民军队的骨干。

        刘波说:“抵达新疆的400多人组成的新兵营里面,将士们以战斗的姿态学习文化,以战斗的姿态学习机械化。他们学习开飞机,学习开坦克,学习开汽车、修汽车,还有些学军事理论,还有学翻译等等。这里面后来就走出来了三十来个开国将军,所以说西路军保存了革命的骨干力量,西路军新兵营书写了一个传奇。”

        努力讲好西路军的故事

        西路军的革命精神是什么?在座谈会上,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元帅之子、解放军总装科技委副主任徐小岩中将,结合西路军浴血西征的悲壮史实做出分析:第一是听党指挥的军魂意识。一切听党指挥,只要中国革命的大局需要,就是做出局部牺牲,也要坚决完成党的任务。第二是高昂的革命英雄主义和战斗精神。第三、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和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

        西路军将士有的参与了创建鄂豫皖苏区,有的参加过宁都起义,有的参加了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这是一支在党的长期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经过血与火考验的部队,他们都有为中华民族独立解放事业而献身的坚定信念。

        徐小岩举了许多西路军将士作战的例子。红九军军长孙玉清面对敌人的屠刀毫不畏惧,坚定地说:“我从参加革命之日起,就把个人生死安危置于脑后,死而无憾,引以为荣!” 红30军88师师长熊厚发身负重伤后被俘,面对马步芳匪军的威逼利诱,冷眼相对,信念更坚,就义前高呼:“共产党万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红30军88师政委郑维山在西路军被打散后,在穷苦百姓家里养好伤,然后乔装成农民,昼伏夜行,向着陕北,向着党中央,一路乞行,终于在镇原找到了援西军。解放战争中,郑维山将军率领63军,参加了解放兰州的战役,血战窦家山,痛歼马匪军,彻底消灭了这支残杀西路军将士的匪军。郑维山将军在黄河边仰天长啸:“厚发兄弟,我回来了!西路军将士们安息吧!我给你们报仇了!”

        如何讲好西路军的故事?徐小岩认为,要深入研究历史,创作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他回忆说,2018年6月,他参加了吴晓利写的《大山的呼唤》作品发布会。这是一本描写西路军女战士的小说,红军到四川后,执行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男女同工同酬的政策,打碎了套在妇女身上千年的枷锁。该书描述了在党的培养下一个川北孤苦伶仃的女童养媳向红梅如何成长为一个具有崇高共产主义信仰的红军女战士,歌颂了红军妇女独立团这支传奇的部队。这样好的文学作品和历史题材完全可以衍生出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

        “青山埋忠魂,万古书英名”,西路军的浴血西征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他们为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回望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