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紧急事件

        ▌露西·霍金 史蒂芬·霍金

        “妈妈,快,赶紧,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行,再见。”安妮结束了通话。

        几分钟后,一辆小的带白条的红色轿车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一位棕色头发的女士将车窗摇下,并伸出头来。

        “嗨,下面又该闹出什么了!”她快活地说,“你父亲和他的探险!我不知道。你们两个逃学打算干什么?”

        “乔治,这是我妈妈。妈妈,这是乔治,”安妮说道,并没理睬妈妈的问题,而将乘客门猛力扭开。她推倒前座,这样乔治可以爬进去。“你可以坐在后座上,”她告诉他,“但要小心,不要把东西弄坏了。”后座上放着竖笛、铙钹、三角铁、小竖琴和弦鼓。

        “对不起,乔治,”当乔治往里爬时,安妮的妈妈说,“我是一个音乐老师——这是我有这么多乐器的原因。”

        安妮说,系上她的安全带,“妈妈,开车!我们需要去救爸爸,这实在是太重要了。”

        安妮妈妈只是坐着,并没有发动汽车。“不要惊慌,安妮。”她温和地说,“你父亲曾经遇到过各种困境。我确定他不会有事的。无论如何,Cosmos不会让任何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我想你们两人应该回学校去,我们不要再说这事了。”

        “嗯,是这么回事,”乔治说道,他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安妮的妈妈。“现在埃里克没有Cosmos——它被偷了,埃里克单独在太空,而且他靠近一个黑洞。”

        “只有他自己?”安妮的妈妈重复道。忽然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没有Cosmos?那么他就回不来!还有一个黑洞……”

        “妈妈,我一直在告诉你这是紧急事件!”安妮祈求道,“现在你相信我了吗?”

        “哎呀,我的天哪!系上你的安全带,乔治!”安妮妈妈惊叫道,开动了汽车,“告诉我需要去哪里。”

        乔治给她雷帕博士的地址,她用脚使劲地踩在油门上,小车紧急加速后,一直往前冲去。

        这红色的微型车穿过密集的车流,向格雷帕的家飞驰着,乔治尽量仔细地说明过去24小时里发生的事情。

        “雷帕?你是说格雷安·雷帕?”苏珊打断了他的话,这时她把汽车突然转过一个街角。

        “是的,”乔治回答,“格雷帕。他是我的老师,你认识他吗?”

        “我曾经认识他,很久以前。”苏珊以不祥的声音说道。

        “我一直告诫埃里克他不应该信任格雷安。但他不愿听。埃里克总把人往好处想。直到……”她的声音逐渐变小。

        “直到什么?”安妮忽然尖声问道。“直到什么?妈妈。”

        “直到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苏珊说道,她不高兴地闭紧了嘴。“一件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事。”                 (37)

  • 必须去征婚

        ▌永城

        “使用社交软件?”老陈忍不住问。他所读过的那些教人如何隐藏的书,都是三令五申地不让在互联网上社交的。谢燕却给他一部装满了各种社交软件的手机?

        “当然。而且要经常使用,用得越多越好。”谢燕毫不犹豫地回答,“你可以打开你手机里的那些APP看看,其实你早就在用它们了。”

        老陈有点不明所以,点开微信一看,果然有不少“好友”,还有很多聊天记录。他随便点开一条,竟然是两年前的。只听谢燕继续说:“这些好友并不是真人,可他们存在于那些服务器里。在网络上有很多痕迹。你大概也知道,很多网络公司要制造‘虚拟用户’的,为了营造假繁荣,给股东和投资商看的。”

        老陈点点头,想起当年文丹丹和贾云飞为了雷天网购买假用户的事儿,心中五味杂陈。就像谢燕说的,“很多网络公司”都是这么做的。可偏偏就是雷天网翻了船。这就是雷天网的运气,也就是他陈闯的命运。

        “不过,这些假用户也能帮上咱们的忙。”谢燕继续说,“比如,帮你制造一些看上去很可信的痕迹。我知道你看过的那些书都让你尽量不要在网络上留下痕迹。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一个像你这样年纪的人,如果在网络上没多少痕迹,其实反而是很可疑的。我们之前就是这样找到你的。”

        谢燕说得没错。她就是通过给那些所谓的“准僵尸用户”推送“找人网”的广告,才把老陈“找”出来的。老陈在手机上点开“亿闻遇见”的APP,一颗巨大的红心在屏幕中间扩大,随即碎裂成许许多多照片,都是结婚照。老陈愕然意识到,这竟然是个相亲APP,连忙查看已发布信息,果然看到“王刚”发布的征婚广告:

        姓名:王刚。年龄:38岁。身高:1.81米。体重:67公斤。收入:保密。婚姻状况:离异。欲寻40岁以下女性,热情、温柔、善做家务、微胖为佳。

        还好并没有照片。老陈苦笑着喃喃道:“如果真有人回复,难道要去约会吗?”

        “当然了!”老方抢着回答,忍俊不禁地说,“您当咱们现在是去干吗?就是去给您相亲的!”

        老陈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老方还兴冲冲地继续说:“就是这个‘亿闻遇见’组织的线下相亲会,在朝阳大悦城,您马上就要见到好多单身女性了!我觉着吧,您这回一定能找到个‘对眼儿的’!”

        “不去!”老陈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去!”

        “这也由不得你。”谢燕的声音很平静,却毫无商量的余地,“这其实不是你的私事,而是工作。”

        老陈哼了一声,愤愤地说:“大概上厕所也是工作?”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