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华第一龙”舞出中国情

        赤、橙、黄、绿、青、蓝、紫、银、玫红,九条长达60米的大蠕龙出现在金水桥前,时而飞腾跳跃,时而行进起伏,时而冲上云端,时而入海破浪……来自重庆的铜梁龙舞,素有“中华第一龙”的美誉,以其行云流水的技艺、恢弘磅礴的气势著称,既象征着中华民族奋发腾飞的精神面貌,也代表了巴渝儿女为祖国庆生的火热情怀。

        铜梁龙舞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新中国成立35周年庆典开始,50周年、60周年、70周年,铜梁龙舞从来没有缺席过共和国的庆典。

        “今年我们已经是第四次参加国庆庆典了,毫不夸张地说,铜梁龙舞见证了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也就是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历史进程。”铜梁龙舞表演队领队、重庆市铜梁区文化旅游委副主任秦启江自豪地说,与前几次相比,这次表演一是更加注重守正创新,在造型工艺上有较大突破,整个龙头既继承了铜梁龙的传统造型,又在材质、配饰、光源等方面进行了大胆创新,其造型更加圆润饱满,喜庆吉祥,极具卡通意蕴,被亲切地称为“笑脸龙”;二是更加注重套路开发。首次将体育竞技龙的高难度动作引入了大蠕龙的表演套路中,使其更具观赏性,比如站肩舞龙、8字快舞龙、纵向行进起伏、九龙交汇、龙舟造型等,有些是第一次在大蠕龙套路中呈现。“为契合音乐氛围,我们还以红旗为道具,组成了九条翻滚盘旋的红旗龙。”

        参加铜梁龙舞表演的演员共有225人,每条龙分为24“栋”(节),代表中国农事二十四节气,由24位演员共同完成,龙头则还要再加一位演员。“考虑到视觉效果,这次我们给龙头加了很多配饰,让它看起来更加雄壮威武。一般的龙头七八斤重,这次整整增加了五六斤,所以需要两位演员来共同玩舞。”秦启江介绍,龙舞表演的主力演员大部分是来自铜梁职教中心和铜梁二中的学生,年龄不过十六七岁,也有少部分教师和铜梁龙舞的非遗传承人。他们从今年6月20日开始在铜梁集训一个月,7月23日来到北京,又练了两个多月。

        铜梁龙舞对体能的要求非常大,仅以九条巨龙面向金水桥呼啸而来这一个动作而言,演员们要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才能舞出气势。所以,每天技能练习结束后,演员们还有3000米跑步的体能训练。“伤病一直困扰着我们,有骨折的,有膝盖积水的,但为了向祖国母亲献上铜梁龙舞最诚挚的祝福,大家都咬紧牙关在坚持。”秦启江说。

        作为团体表演项目,龙舞最讲究配合,除了个人的技能、体能外,更多的训练时间都需要花在团队磨合上,最终达到的效果是:一个眼神、一句口令、一个动作,演员们之间都要有默契。秦启江透露:“先是每条龙单独训练,然后九条龙合练。龙头演员既是施令者,又是引路人,其重要性可以说系成败于一身,表演中既要记拍点、记套路,还要跑点位、发指令。龙头把指令发到‘第二栋’,‘第二栋’再发到身后的‘第三栋’,像流水线一样依次传令到龙尾。”如此才能保证舞龙动作到位。本报记者 袁云儿  

  • 安塞腰鼓“打”出黄土地精气神

        国字脸上的沟壑就像他的家乡黄土高原,浓眉大眼一副典型的陕北汉子模样。头裹白手巾,身穿羊皮袄,腰系红腰带,在安塞腰鼓表演队伍里,刘占明的打扮和其他人并无二致,今年六十岁的他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表演者,也是全队毫无争议的主心骨。

        刘占明8岁就跟着父亲学会了打腰鼓,如今他已是安塞腰鼓协会秘书长,推广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已成为他日常的主要工作。从上世纪80年代在陈凯歌的电影《黄土地》里打腰鼓,到首届全国农民运动会、第十一届亚运会、1997年香港回归庆典、国庆50周年庆典、国庆60周年庆典……刘占明的舞台越来越大,腰鼓打得越来越响。

        今年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他既是演员,又是领队、编导。这次参加安塞腰鼓表演的一共50人,都是从安塞各乡镇各村选拔上来的农民兄弟。选拔标准有“三好”:打得好、身体好、表现好。他们在家有从事放羊养殖的,有开吊车的,有经营蔬菜大棚的,但一听说能在天安门广场表演、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全都抛下家里的一切,义无反顾来到北京。“我们是代表延安老区人民来的,这是我们的荣幸。”刘占明说。

        在他看来,今年表演最大的挑战,就是要配合音乐起舞,而不像以往跟着自己的鼓点走就行。此外,今年的表演还有诸多队形变化,演员们有时需要围成圆形,有时要组成长方形,每位演员都得记二十多个点位。既要合音乐,又要跑点位,这可难倒了跳舞一向随性自由的农民兄弟们。刚开始训练时,卡不住拍子、跑错位置是常有的事。刘占明只能陪着大家反复练,有时还要给个别演员开小灶。为了配合音乐,他带领大家一起喊“一二三四”,像喊劳动号子一样记下每个动作,再通过一遍一遍地反复练习形成记忆。“今年流的汗水特别多,一遍跳下来,衣服全都湿透了。”刘占明说,虽然累,但所有人的心情都特别好,因为能在天安门广场打腰鼓,他们感到自豪。

        别看刘占明为人朴实憨厚,训练时的他,对这群年轻的后生可是相当严格,谁要是动作不到位,少不了挨他一顿批评。但随着训练进入尾声,他的带队风格也逐渐从批评转为以鼓励为主,“多给大家打气,夸夸他们,说大家打得越来越好了,再努最后一把力。”身为领队,刘占明的压力比队里任何人都大,但他也有自己的解压大法,那便是唱陕北民歌。澡堂或者没人的空地,都是他一展歌喉的地方,喊完一曲《上一道坡坡下一道梁》,压力好像就消失了一大半。本报记者 袁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