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执旗手虽不露面也自豪

        10月1日上午,伴随着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一面长35.1米、宽23.4米、重220公斤的巨幅国旗在群众游行第一方阵的上方徐徐展开,1949名仪仗队队员将国旗高高举过头顶并用黄色月季花簇拥。

        齐步走,正步走,国旗方阵整齐划一,五星红旗平整如镜,缓缓经过天安门前时,庄严的神圣感从长安街向两侧散开,观礼台的观众纷纷注目,和着音乐唱出了心中的歌:“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作为群众游行的第一方阵,国旗方阵的震撼丝毫不亚于阅兵方队,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记者在他们的训练场上找到了答案。

        国庆庆典史上最大的国旗

        今年国庆群众游行的国旗方阵创下了多个历史之最,国旗的面积由2009年国庆的552平方米,扩大到今年的820多平方米,重量也由2009年国庆的150公斤,增加到了今年的220公斤,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一面国旗。

        “因为是国旗方阵,我们要达到一种庄严、肃穆、威严的效果,标准不能低于阅兵方队。国旗面积的增加,对于我们1949名仪仗队队员而言,难度也成倍地增加。”国庆前,记者在北京东北郊一处训练场见到了国旗方阵的副指挥王勇,他告诉记者,国旗方阵面临的困难可不止于此。

        据王勇介绍,7月6日,国旗方阵才正式集中训练,训练时间不到三个月,而阅兵方队的训练时间长达六到九个月,想要赶超可不容易。

        “我们方阵的人数是一般阅兵方队的5.5倍,体量越大越不好练,我们踢正步的距离是153米,比阅兵方队的正步距离还要远,这是对我们体力极限的考验。”王勇说,“但我们要求自己行进速度和音乐配合分毫不差,差半秒就算失败。”

        面临如此多的困难,国旗方阵威严气质从何而来呢?记者在训练场上观察到,队员和教练员都是“细节控”,他们以高昂的士气、工匠般的精神,塑造了国旗方阵的独特气质。 

        黝黑的皮肤是他们的勋章

        国旗方阵队员的平均年龄为23.5岁,最大的36岁,最小的18岁。“我们通过大数据科学选拔队员,对队员的身高、臂长、臂展等数据进行了统计,选出了方阵不同位置所需要的队员。”王勇说。

        选人只是第一步,下一步便是打基础。国旗下方是530名执旗手,其余队员则是国旗外围的执花手,两种队员的动作和训练各不相同。

        “嚯!真是黑啊!”记者在训练场首先见到了执花手,在白色训练服的映衬下,他们的脸庞格外黝黑,汗水流过,黑得发亮。

        “这个叫踢腿摆臂架,架子上拉的线,是让队员在踢正步时保持脚距地面30厘米,摆臂时拇指根部距离胸口30厘米。”29岁的李楠是国旗方阵第一排面的负责人,“每天上千次的踢腿摆臂动作为的是让肌肉形成记忆,定型定位。”

        练好基础动作的最终目标是排面的一致性。一个43人的大排面,如何在行进中保持整齐划一呢?李楠也有办法,他让队员抓着一根十余米长的棍子,一起前进,“一开始6个人,再到10个人,再到20个人,循序渐进。”

        有巧练也有苦练。很多执花手的皮鞋磨破了两三双,33岁王克男因为绑着沙袋踢正步,脚肿到鞋子都脱不下来;27岁的周路平顶着帽子走齐步,锻炼上身的稳定性;29岁的于桂江既是队员又是教练员,他觉得和兄弟们一起摸爬滚打很快乐。黑皮肤是这个夏天留给他们最美的勋章。

        “国旗下不露脸我反而更自豪”

        执花手的手臂动作分为屈臂胸前执花和斜上方致意举花,而530名执旗手的手臂动作则保持不变,游行中,他们会一直将国旗高高举过头顶。“执旗手最大任务就是让国旗平整,其中四个边框的队员很关键。”国旗模块的负责人穆春奎说。

        执旗手身着红色训练服,记者看到,边框队员被拉出来单独训练。穆春奎说,这些队员举起国旗后,向四周发力,目的是让国旗绷紧展开,国旗下方的队员则起到支撑的作用。“前期我们特别训练了执旗手下盘的稳定性和手臂的力量。”

        记者发现,国旗下方的队员个子有高有矮,这样如何达到统一的高度呢?现场一列队员展示了他们的训练方法:手握一根绳子,举过头顶。“用绳子模拟国旗柔软的特点,虽然每个人的臂长、臂展不一样,但相邻的人都会把自己的举旗高度调整到一致。” 穆春奎解释道。

        28岁的执旗手袁亚斌,为了专心训练,推迟了自己的婚礼。国旗遮挡住了自己,是否会有遗憾呢?“一点没有!这是我一生中最光荣的时刻,国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我在国旗下反而更加自豪,这是我送给媳妇最好的结婚礼物。”

        孪生兄弟一起入选国旗方阵

        记者采访中得知,国旗方阵还面临着一个困难:游行现场没有指挥员下号令,他们听到的只有乐曲,何时踏乐、如何踏乐成了一个难题。

        国旗方阵中不少队员为此花了心思。行进指挥长梁怀琨发现,乐曲的时间固定,那么乐曲的节拍可以成为方阵行进的号令。他仔细研究乐曲,和导演组反复商量,带着队员实验了一百多次。

        最终,国旗方阵确定在《歌唱祖国》音乐序曲音乐的第二个8拍踏步,序曲音乐的第四个8拍,踏步变为齐步……“必须要做到历史最好,分毫不差!”梁怀琨说。

        踏乐的重点在于踩重音,19岁的李尧是国旗方阵第一排中间位置的执花手,他绑沙袋反复练习,能在歌曲节奏变化中精准找到正步、齐步的踏乐点。同样也是执花手的23岁的韩涛踏乐精准,可以把误差控制在一秒以内,“每一滴汗水都是值得的!”

        来自河南邓州的孟庆康和孟庆俊兄弟俩都是执旗手,二人是双胞胎,今年19岁,出生时只差了16秒。

        “我俩同时被选拔进了国旗方阵,位置挨着。”兄弟俩都爱笑,质朴的笑容挂在他们稚气未脱的脸上,“我踏乐比较好,他正步踢得好,我俩会相互交流,相互鼓励,一定要争气,为爸妈争光。”

        本报记者 张宇 图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