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兴新机场元素上“车”了

        北京彩车设计体现“领航”意味

        “北京彩车,不能仅仅只是‘北京’的彩车。”群众游行“中华儿女”方阵当中,“北京”彩车作为全国34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彩车的头车,缓缓驶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设计师、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教授如此说。

        如一条船艏高扬的航船,载着最重要的、一望可知的北京元素天坛、雨燕、刚刚落成使用的新机场,“北京”彩车引领着身后33辆彩车,昂首而来。形成“船艏”的四条LED彩带颜色各异,每一条彩带不断变换的图案,各自对应北京的一个中心定位: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

        作为北京彩车设计团队的负责人,王中舍弃了大量同样能够代表北京的元素:长城、故宫、鸟巢……减而又减、省而又省,最终决定,让观众的目光集中在有限几个内容上。他认为,如果希望突出整体视觉冲击力,必然要选择更加明确、简捷的处理方式,在冲击力和北京特色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北京建城史有八百年,明清时期,它曾经被称作地球表面人类最伟大的个体工程,留给后人的建筑元素数不胜数。”王中说,天坛体现着中国人的哲学观、宇宙观,体现着中国人眼中天、地、人的关系,它承载着一种民族的文化密码,也是北京多年来的旅游标志,早已被全球认知。彩车的下方选用大兴新机场的造型,是北京新时代的代表性建筑,也必然会成为未来的历史遗产,它和传统的天坛相对应,一个是辉煌的历史,一个是更加辉煌的未来。

        “新机场是未来的中国第一国门,是个烫金的国家名片,它也恰恰在前几天刚刚正式投入使用,它不仅是北京当下最热的元素,而且在建筑界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国际影响力,是京津冀新的动力源和增长极,使用这个元素,更能充分表达北京对于未来的希冀和展望。”

        彩车上使用的雨燕,是北京人最熟悉的候鸟,无数北京人儿时放飞的风筝,就是雨燕的样子。彩车最前方顶端的雨燕,使用的是“崛起”的造型,在设计师的眼中,这也代表了面向未来的无限可能。车上的红墙、琉璃瓦、汉白玉栏杆,也尽在细微之处展现北京的独特风貌。

        “我们不能单一只考虑北京的特色,北京彩车是头车,是个引领者,这也正是北京在全国各省区市中的位置,加上要考虑到‘中华儿女’方阵的整体感,我们要让这辆车带有某种领航性的内容。四条彩带呈弧线状由下而上的冲击感,正是我们团队要体现‘领航’的意味。”王中说。 

        本报记者 安然 邓伟摄

        河北彩车以“盛世雄安”命名

        西柏坡、雄安蓝图、冬奥、太行精神、机器人……清清爽爽五个元素,成就了通体蔚蓝、以“盛世雄安”为名的河北彩车。

        它的设计团队成员、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马浚诚教授说,在这辆彩车上,设计团队使用的是减法:“最初的愿望,是要在这辆彩车上集纳西柏坡、雄安、山海关、金山岭、冬奥会、塞罕坝等诸多元素,但是一旦如此多的元素堆砌在一起,视觉上一下子就乱了,观众可能第一眼觉得热热闹闹,但是等彩车开过去,怕是什么也记不住。”在很多时候,“少,就是多”。使用的元素数量少,能够表达的内容却很多,减掉次要的要素,最想表达的内容更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西柏坡——雄安;历史——未来。这样的对应关系确定后,彩车的设计开始有了最初的轮廓。西柏坡,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它是河北在历史上对中国的贡献;雄安,是中国希望向未来世界提供的城市规划的典范,它是河北,乃至中国将来在全世界的耀眼明珠。”马浚诚说,有了这样一个时间线,使得彩车的整体思路和要表达的内容变得更清晰。

        在视觉效果上,以雄安的规划蓝图作为最重要的表达内容,画面的中心正是雄安中轴线规划出的美景,在蓝图造型一侧设置的机器人,可以点燃图画中“雄安”两个字,让观众对彩车的主题一目了然。

        以“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形式,表达出建设好雄安的决心。同时,设计者在彩车左前方显著位置,设置了代表历史的西柏坡,在后边,增加即将到来的冬奥会元素——冬奥如意滑雪跳台。至此,彩车已基本成型。

        蓝图不能凭空出现,不能闭门造车。河北彩车的底座,是雄壮巍峨、坚实的太行山形象,传达的意象是,这张蓝图绘制于如太行山般坚实的基础之上。起初,设计人员希望使用更典型的中国化元素,如彩虹船、如意,或者更具现代感的抽象味道浓重的高铁,以表达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概念。但之后发现,这些元素与其他彩车发生了重叠,于是设计人员马上开动脑筋,更换了更有河北味道的“太行”。

        经过十余稿的认真打磨,代表河北风貌的“大展蓝图”,在长安街上夺目绽放。     本报记者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