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靓车亮眼展示多样风采

        34辆彩车每一个设计都有寓意

        群众游行“中华儿女”方阵驶过长安街的时候,34辆彩车当中,高度抽象、线条流畅、未来感扑面而来的广东彩车引发了观众足够的兴趣:虽然有的看不明白车上到底是什么,但是觉得很厉害。

        这大约是最需要设计师亲自下场解读的一辆车了。

        这辆名为“扬帆大湾”的广东彩车设计师、广东歌舞剧院的秦立运对这辆车的构思进行了详细解释。彩车分为上中下三层,最上层为千帆竞发动感形象,4面迎风搏浪的风帆,体现敢为人先、顽强拼搏的广东人精神。过去四十年,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试验区,如今,它又站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新起点。

        彩车上层另一个醒目的标记是木棉花的形象。它是广东代表性的植物之一,枝干遒劲粗壮,花开鲜红如火。彩车的后上方,一朵硕大的木棉花盛开,以广东城市和路桥标志性建筑物的通透模型组成花蕊,红色花瓣上绘制着电子芯片纹路图案,代表着广东在5G、4K等高新技术领域大胆探索、不断创新的新成果。

        彩车中间层为起伏涌动的数字海洋,它由88个伺服电机构成,运行中可以呈现27种波浪纹路,在通过长安街时,设计师最后选择了其中最具观赏效果的一组;最下层为彩车底盘,以变形过的齿轮作为主体形象,用现代工业感,展现广东工业制造业大省的形象,层次分明,动静结合。

        “这辆车整体上采用的新工艺铝合金框架,上面搭载了不少高科技、新材料和先进视觉显示手段,目的很明确:展现科技感。”秦立运揭秘说,由几十条高科技显示材料制作成的长板,组成了“科技海洋”,在机械数控编程技术的配合下不断运动,形成海浪波涛翻涌的效果。在通过长安街的时候,机械装置呈现出持续运动前进的状态,在视觉上,给观众一种“千帆竞发”的热烈感。

        设计师希望,能以充满科技感和艺术感的意象表达方式,将广东的省情与国运,过去与未来紧紧相连。“这辆车是广东展示形象、体现水平的窗口,借助它,要彰显广东改革开放再出发和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决心、勇气,展示新时期广东的新形象和全省人民昂扬奋进的精神风貌。”秦立运说。

        云南彩车采用了白象、铜鼓、孔雀、七彩花柱等多个云南文化元素。设计团队成员,来自云南艺术学院的教师李耀辉说,它们以“象”、“祥”的谐音,寓意“民族团结、和谐吉祥”。

        在大象背上设置的舞台上,演员们翩翩起舞,也正是全国人民最熟悉的、一望而知来自云南的孔雀舞。

        彩车的主体则是七彩花柱,花柱中间,设计团队设计出一条金色陆桥。虽然地处内陆,高山深涧相连,但压抑不住云南人民渴望与南亚、东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带动下,互联互通的心情。这条金色陆桥,恰恰就代表了云南对外开放的愿望。

        李耀辉说,这辆车的主题叫做“同心共筑中国梦”,它不仅体现了云南的艺术设计能力、制造水平,更是凝聚了云南人民对于国家庆典的一片赤诚。  

        本报记者 安然  

        34个引导员充当彩车“眼睛”

        昨天上午的群众游行中,每辆地方彩车前都站着一个人,他们是定位引导员,被称作彩车的“眼睛”。作为群众游行中唯一“单体”通过长街的人,34名定位引导员是如何工作的呢?记者在国庆前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中心线是哪条啊?”“黄色那条是不是?”国庆前的一天晚上,定位引导员们来到长安街旁,他们要找的是什么线呢?出发前,定位引导员的领队、国庆群众游行第四分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张逊为记者作了一番解释。

        “我们四分指9个方阵一共有45辆彩车,其中第31方阵有34辆地方彩车。”张逊和同事利用微缩小模型,将45辆彩车的位置展示了出来。“你看,这34辆地方彩车,他们是分两列交错行进的,每辆彩车必须准确定位后,匀速前行,不然在两侧看,就会出现相互遮挡的问题。”张逊说,加之彩车的视窗很小,司机的视野受限,因此需要定位和引导。

        于是,四分指从北京市总工会下属的职工大学、北京康复医院等单位抽调人员,组成了定位引导员的队伍。

        定位引导员和彩车需要走固定的线路,但长安街上有十几条行车、阅兵和群众游行线,而且在公安部的位置,长安街变宽,有些线会出现拐弯,国庆前的这天晚上,张逊带领34名定位引导员找的就是彩车线。

        38岁的李颖娟是北京市工会干部学院人力资源处主任,她负责天津车的定位和引导,“8月份刚接到任务时,我们的工作是定位,在北京站前街的候场区,我们拿着指挥棒,指挥彩车到达指定位置,要求我们定位误差不超过一个矿泉水瓶的距离,也就是20厘米。”

        李颖娟说,一开始,看着巨型彩车向自己驶来时心里有些害怕,“他们最终定点后,离我们只有三米,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我们和司机有了默契,也就不害怕了。”

        不久,李颖娟和队员们又接到了新任务,不仅帮彩车定位,还要引导彩车,“从候场区一直到西单的人车分离区,我们需要引导彩车走完这四公里的路程。”

        李颖娟说,每辆彩车之间的距离是15米,她和队员需要站在后一辆彩车前方10米的位置,“接到这个新任务后,我们请了国旗班的退伍军人,教我们如何齐步走,如何保持每分钟116步,每步60厘米的步速和步幅。行进中,彩车司机找准我们身上的一个参照物就可以了。”

        定位引导员需要目视前方,精神高度集中,不能受周围环境的干扰,“虽然不是群众游行方阵的一员,但我们的责任也很重大,从定位到引导,对于这段‘加戏’,我们特别自豪和光荣。”李颖娟说。   

        本报记者 张宇 饶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