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七万气球打造壮观幕墙

        群众游行结束时,五彩斑斓的气球从南观礼台后方腾空而起,7万个气球形成一道色彩斑斓的气球幕墙,将最壮观的色彩描绘在蓝天上。这7万多个气球是如何整齐划一形成幕墙的呢?

        在观众还没有入场的时候,南观礼台后方就有一群忙碌的志愿者了,他们是北京警察学院的学生,王超、韩翔宇、韩非凡等50多名同学一起忙碌着。只见他们在东侧观礼台后方自东向西拉起4道平行的100米长尺子,然后同学们四散开来,按照尺子上的红色、蓝色位置贴上白色的胶布,要确保每个位置上都贴出一个两边各长约20厘米的直角,这些直角每4个就组成一个长宽各2.8米的正方形。还有36个黄色的胶布贴出的正方形,与部分白色的正方形四角稍稍错开。

        王超告诉记者,这些方块都是稍后要摆放气球笼子的,黄色的位置是为了给中间升国旗的通道让出位置,国旗仪仗队走过后就要赶紧变阵,让每个笼子回归对应的位置。

        记者在现场看到,完成变阵后的笼子南北两排交错着摆放,共有70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装满了各种颜色的气球,共有7万个。

        给气球打气,很简单,可是短时间内给7万个气球打气,可就是不小的考验了。在前期训练过程中,400多名志愿者都经历了强化考验,不停地重复着充气、打结的动作,平均一天要给300个气球充气,还得提高速度,开始一天训练下来,手指疼得不敢碰东西。但是经过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志愿者们都从最开始的10秒钟打不好一个气球到能够在10秒钟内完成2个以上气球的充气和打结。工作要求是至少在90分钟内完成7万个气球的充气,而志愿者们愣是把时间缩短到了70分钟。

        为了保障气球释放时的球幕效果,就要求70个笼子释放气球时要动作统一,几乎是分秒不差。尚岩告诉记者,每个气球笼子释放需要4名志愿者,要有两个环节,首先要打开气球笼子的盖子,盖子共有两扇,两名志愿者控制一扇盖子,通过拉杆掀开盖子,两人动作要统一,如果用力不均,两边形成超过10度的角,盖子就难以打开。打开盖子后还有一道盖帘,需要通过拉绳才能拉开盖帘,为了让气球形成幕墙向空中升起,志愿者们总结出一个“7-5-7”的密码,就是先拉7秒的绳子,然后停5秒,等气球都顺着空隙向上飘了,再拉7秒的绳子,才能让气球一起飘起。

        一排35个气球笼子,从东到西大约175米,为了确保释放效果,两排笼子还要交错着摆放,4个志愿者要站在笼子的4个角落,这样一个个细碎的操作环节是如何实现整齐划一如同一个人在操作呢?尚岩告诉记者,因为声音有延时性,所以气球释放所有操作步骤都是通过30名信号员用旗语指挥的。

        在整个阅兵和群众游行过程中,这些志愿者就守候在观礼台背后,静默地等候着自己完成任务的时间。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从7月中旬忙到了现在,暑假更是一天没歇,秉承着“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的精神,为这次盛会献上一场精彩的气球秀。本报记者 孙颖 新华社发  

  • 集结疏散十万人 怎么做到人车会合分秒不差

        10月1日,晨曦微露。朝阳公园东二门和东三门之间,步履匆匆的游行队伍正陆续赶往安检区域,通过安检的人群准确地按照随处可见的指示标志,找好自己所在的车辆,登车出发。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近6000人、8个批次、不同方阵的游行队伍忙而不乱,他们将在短时间内被送抵各自的候场区域。

        与此同时,全市31处群众游行远端集结点展现出同样的繁忙和秩序,车流、人潮如同依次输入计算机主机的数据,整合完毕后,再有序输出。游行群众、70组彩车准时到位,人车会合分秒不差,在电视屏幕看不到的地方,无数人为了这一天的精彩呈现,奉献出难以计数的汗水。

        “交通集结和疏散,就如同一个用来整合的机器:从各个方向聚集过来的人群,犹如一个纠缠在一起、杂乱无章的线团,经过了这个机器的整合,他们成为一条条清晰的毛线,等候着在长安街上织出焕彩华章。”集结交通部的工作人员李新莲说。

        能安全地来,还得平安地走。在游行结束后,另一个重大的工作是要尽快将群众从天安门西侧疏散开。

        从群众游行启动的一刻,集散交通部的工作人员就守候在西华表外到石碑胡同以及更远的六部口、西单,当游行队伍相继跨过疏散线和人车分离线的一刻,马上开始动员:“跑跑跑,大家加油快点跑,早点疏散休息好, 冲冲冲,向前冲,回家举杯庆成功!”“群众游行真厉害,庆祝表演真精彩,舞动快乐的节拍,欢声笑语跑起来,跑跑跑,奔向前方乐开怀!”工作人员自创了疏散加油诗,鼓励群游人员加快速度,及时疏散。

        “这次的群游方队,距离都很近,而且这次的游行是‘自由欢呼’,群众队伍并没有一个清晰队形,一旦前方的队伍速度突然慢下来,就会挡住后面的方阵,但若是走得太快太猛,万一有人,特别是孩子、年长者摔倒,就有可能引发踩踏,我们就得在这个‘既能让大家快速疏散,又绝对不能出现任何事故’的绝对命令中,找到一个合适的点,引领大家安全快速地离开。”李新莲说,“集结是按部就班、耐心等待,疏散是紧锣密鼓、快马加鞭。前提是,不出乱子。”

        “十一”下午3点多,最后的群众游行队伍平安疏散到位。集散交通部的同事们聚到一起,互相安慰着,在别人疲惫的表情中,也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力气为自己长达几个月的工作欢呼一下了。本报记者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