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被这个千人大家庭融化了

        千人合唱团一字排开,灯光打亮每一位团员笑脸。一位身材纤瘦的女子悄悄躲在他们的影子里。

        她叫杨乐乐,这次千人合唱团训练时的总指挥,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合唱团指挥。因为演出效果,千人交响乐团和千人合唱团不可能同时上台两位指挥,所以她甘心退到幕后。

        人如其名,杨乐乐长了一双笑眼。合唱团的同学们却形容她是“要求严格的指挥老师”。

        “第一次合排,互不认识的同学们按照合唱团声部排好队形,有些大学生提出想和自己同学站在一起。”笑眯眯的杨乐乐直接拒绝了这个要求。她说:“通过合唱,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体验到和集体的完美融合,体会到众人合作所创造的和谐之美。”

        有些团员是“零基础”,杨乐乐就给他们“开小灶”,用有趣的活动、练声教发声咬字,还幽默地鼓励同学们说:“通过这次练习,以后你们出去K歌都有优势了。”

        有鼓励,也有“泼冷水”的时候。“两个人的合作都会有不齐的时候,何况是千人!”杨乐乐说:“有人认为会说话就会唱歌,合唱就是一起唱,没什么难的。哪儿有这么简单的事儿。合唱要通过不停地细致磨合,每一个人要按照声部的音高不同,同呼吸,同发声,所有人的声音相互碰撞,才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传到观众的耳朵里,才是动人的,有情感共鸣的声音。”

        “这次排练,也让我成长了。”杨乐乐说,最让我感动的是暑假排练期间,因出访演出任务要我暂时离开了几天。大家排练结束后都没有离开排练场,所有同学向我比心,让我赶紧“回家”。教师节的时候,还有同学把排练时的我画下来,做成折纸送给我。“那一刻,我被这个千人大家庭融化了。” 

        十一假期,这段国庆记忆成为杨乐乐的快乐源泉之一。她说:“我的老师郑小瑛今年90岁了,她过生日时我正巧在国庆联欢彩排现场,没办法现场给最亲爱的老师送祝福。但国庆节当天,老师听到了孩子们的齐声合唱,特别开心。这也算是我送给老师最特殊的一份生日礼物。这段国庆的记忆,我会永远铭记在心的。”    本报记者 刘冕

  • 音乐一响 动作就出来了

        49岁的田东波在大兴群众联欢方队中被队友亲切地称为老田,在大兴区国资委从下属企业选拔的96名参演人员中,他的年龄是最大的。起初,老田和队友们都以为,他们经过层层选拔,都能够出现在联欢阵容之中,可是来到训练场后,导演却说,有四名人员需要担任替补的角色。

        “当时说要选替补,我想都没想,自告奋勇地报名了。”田东波说,“倒不是我做得不好,而是我想到,我的年龄偏大,不管在动作的协调性和反应方面都没有年轻人好,不如把机会让出来,尽量让年轻的同志上。”

        田东波的同事李慕松说:“能够参加这样的大型活动,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想上的,但老田特别有大局观,让我们年轻人都特别感动。”他告诉记者,在排练中,老田并没有因为是替补而有所懈怠,每天的排练他比正式参演的演员更加刻苦。“我们的表演分在两个篇章,正式演员只需要练两套动作,但老田说,到时候不一定让我替补到哪一队,所以他把四套动作都练熟了。”

        如果到了正式演出现场,不能上场,会不会有些遗憾?当记者问老田的时候,老田笑着说:“当然会有遗憾,不过我也可以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比如帮忙撤道具。有一句话一直鼓励着我:‘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老田说,之前他并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更是从来没有跳过舞。这次参加了训练,学习了许多舞蹈动作,自己觉得也非常受益。“这些动作我现在都记熟了,音乐一响不用过脑子,我就能立刻反应出来,以后我就准备把这些动作用在日常的锻炼中,也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吧。” 本报记者 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