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在天安门旁调试“好声音”

        激昂雄壮的问答声、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气势磅礴的军乐声、动人心魄的战车轰鸣声……庆典现场这些令人激动的“好声音”,如何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这离不开强大的音响保障系统。

        庆典声音在这里汇集

        张京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播送中心转播部的高级工程师。这段时间,每天上午10点,他都会走进天安门附近的主扩声机房开始一天的工作。作为国庆阅兵音响指挥部的主调音师,庆典当天大部分声音都会汇集到他这里,再通过扩声系统传给每一位现场观众。

        音响保障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声音采集处理和扩音传输。音响保障指挥部是北京市庆祝活动十三个指挥部之一,依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组建而成,有近500名工作人员。他们分布在广场及东西长安街沿线的不同点位,执行不同的任务。“之所以成立音响指挥部,是因为庆典活动所涉及的空间范围之广,在世界上也找不到任何参考。而且还要与阅兵、群众游行、联欢等活动相配合,对技术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

        算上2009年60周年阅兵和2015年“9·3”阅兵,张京这回已是第三次坚守在主扩声机房了。虽然有经验,可他依然感觉这项工作的复杂与艰巨。最多时,现场将有100多路声音汇集到这里进行扩声,而人们平日里所见到的最复杂的大型交响乐现场,声音也不过80多路。

        光纤网络改善声音均匀度

        张京说:“整个广场及长安街沿线大概安装近400个话筒,它们会通过局部调音台,将声音信号汇集到主扩声机房处理,再由主扩声机房传播到功放机房,最后再传播到现场观众耳中。”

        由于国庆盛典的观众区域高低落差很大、面积也很大,这就需要分区域考虑扩音的问题。“采取分区域扩音,这个方法从60周年庆典时就开始使用了。”同时,由于今年广场上还设置两条巨型的“红飘带”,对广场扩声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广场区域也专门设置了一个音响团队配合,确保声音扩散范围和均匀度。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总工程师钱岳林是音响保障指挥部总指挥。作为一名音响保障老将,他参加过60周年阅兵和“9·3”阅兵,并且一直主管音响保障工作。他认为,今年“最大一个变化是技术装备、设备设置的进步。” 60周年阅兵时还很少使用光缆;到“9·3”阅兵时,已基本上换成光缆,但仍保留相当规模的模拟音频电缆;而今年国庆阅兵绝大多数已是光纤网络,而且是相互独立、相互备份的双架构,“把整个系统的可靠性大大提高了。”

        钱岳林说,光纤网络带宽可支撑更多的信息采集点、信息驻点和信息的相互传输和交换。根据不同拾音要求,广场在不同点位分设许多区域调音台,其信号源经过扩声机房调音,进行相应延时以后,再对相关地区进行扩声,对整个声场来说,听众感受的声音均匀度大为改善。 本报记者 孙杰 张群琛  

  • 我第三次保国庆阅兵音响

        57岁的罗宝林是北京797音响公司技术中心经理,今年是这位音响“老将”第三次负责国庆阅兵及庆典活动的音响保障工作。国庆前夕,这位“老将”和他的同事一起,在一个多月的施工时间内总共改造了460公里的固定线缆,确保了国庆“好声音”的完美呈现。

        罗宝林所在的797音响公司曾多次负责承建国庆扩声系统工程。自1980年参加工作,罗宝林就开始从事音响调试工作,至今已有近40个年头。今年是他第三次负责保障扩声系统工程。

        今年扩声工程改造时间紧任务重,这让罗宝林感到了一种压力。为确保声音效果,天安门广场及长安街沿线相关的地下线缆需要更换,一个多月的施工时间总共改造了460公里的固定线缆。从西单到建国门,改造范围全长约5公里,460公里就意味着可以打46个来回。工程改造中包括9个扩声、信号系统机房,还有64个音频光纤传输基站,工程量之复杂世界罕见。广场内,整个保障现场流动音箱数量更是接近400个,每个话筒和音箱都有单独线缆通往机房。

        扬声器线缆、传输信号光缆、模拟音频信号缆,在图纸上,各种线缆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外行人一看就头皮发麻,可罗宝林他们不但要把这“蛛网”理顺还要理好。这位“老将”和他的同事一起,白天忙着规划,晚上盯着施工,没日没夜地忙碌终于换来庆典的完美呈现。

        “有幸参与保障,就不能辜负这份责任,不能留下遗憾。”对罗宝林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

        本报记者 张群琛 孙杰 本报记者 胡铁湘 摄  

  • 这次庆典声音“史上最好”

        庆典现场的音响,一般人可能并不太关注。但其背后的工程量、难点都是难以想象的。

        硬件设施改造,工程量大得惊人。指挥部前期已对广场地区及长安街沿线的线缆进行改造,敷设的固定线缆改造长度达460公里,流动线缆长度100公里。同时,广场及长安街沿线灯杆上的161根音柱也进行了改造,以确保高品质声音送达每一位观众耳畔。“重大庆典的现场拾音与扩声不同于一般的音乐会或演出,重要性明显提升。”音响保障指挥部总指挥钱岳林一语道尽现场音响保障的最大难点。

        相对而言,音乐会或演出都是提前预定好的,演出时按照既定流程按步骤推进即可。但庆典现场的音响保障将有很多无法预测的现场情况,尤其是阅兵检阅时,方阵应答、敬礼等环节都非常精准,如何把握每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对音响保障都是巨大考验。

        钱岳林表示,平时一个疏忽或误操作还有机会弥补,而这种大型庆典活动的一个失误,都是没有任何机会弥补的。音响保障通常会留有一些遗憾,这次庆典则是要达到“世界一流,史上最好”。 本报记者 孙杰 张群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