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群众游行装上“科技大脑”

        在国庆群众游行中,36个方阵、70组彩车和10万余名群众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如此庞大复杂的庆典活动,成千上万个创意如何有序组合?不同方阵的训练效果如何评估?游行现场的组织、指挥又是如何进行的?

        “仿真模拟系统是此次国庆群众游行的‘科技大脑’。”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党委书记丁刚毅教授作为仿真模拟系统团队的负责人,带领62名北京理工大学的师生,对这次盛大的国庆群众游行,以秒级和厘米级的精度,进行了全要素、全方位、全流程的三维还原。

        丁刚毅说,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所呈现的一切都并非一日之功,除了城楼、金水桥、华表、国旗杆、纪念碑等元素是原先就有的,其他诸如“红飘带”、临时观礼台、红灯笼、彩车、音乐、视频、解说词,甚至游行群众的服装、道具等万千创意和元素,是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慢慢累积的。

        这些创意和元素是如何做到有序和谐、互不干扰呢?丁刚毅说,仿真模拟系统是一个集成系统,它可以将不同部门的需求和想法在电脑中三维建模,将各类政治立意和艺术创意展示出来。“就是把一个大事件,在空间上厘米级、时间上秒级的精度模拟出来。”

        “有一个困难是很多创意、想法和修正由二十几个工种,在不同时间段提出的。”截至国庆前一周,仿真模拟系统团队在8个多月的时间里,共计完成了27个版本,制作了各类模型10万余件。

        北京理工大学的仿真模拟技术已有十余年的发展,不仅可以对环境因素进行精细建模,还可以对人群队形和行进行为进行建模,“比如群众游行的第一个国旗方阵一步是75厘米,第三个致敬方阵是一步60厘米,仿真模拟系统事先把这些要素录入,训练时再实时捕捉每个方阵的行进速度、队形状态和通过时间等表现,给每个方阵打分,这样就能直观看到每个方阵的训练效果。”

        根据现场采集的数据,仿真模拟系统能够迅速判断前一个方阵是快了多少秒,还是慢了多少秒,并能给出下一个方阵需要调整的时间。

        仿真模拟系统到底“真”到何种程度呢?丁刚毅为记者做了展示。记者在画面中看到,随着鼠标的转动,系统可以在天安门城楼、观礼台、地面和空中等任何角度看游行。用鼠标放大画面,系统中,每个方阵的细节都能看清,例如情景一方阵的自行车,连一根根车辐条都十分清晰,不仅道具、服装一比一还原细节,而且方阵里每个人的动作都不同。

        “我们根据每个方阵的特点为其设置了自由度,然后再给方阵里的每个人设计了相应的动作和站位。” 丁刚毅说,这也是这次仿真模拟系统的特色之一。

        “8个多月的工作时间里,我和团队24小时连轴转的时间超过了两个月。”虽然辛苦,但丁刚毅表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本报记者 张宇文并摄

  • 联欢“超级管家”精确到秒

        10月1日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90分钟的联欢表演,数万名演员观众和道具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幕后靠的是一位超级“管家”——为广场联欢活动量身定制的一套流程指挥监控系统。

        这场国庆联欢活动,数万群众参与,10个群众联欢区块;主题表演、中心联欢表演、群众联欢全部由群众承担,所有歌曲演唱全部由群众完成。非专业演员,如何做到行动有序?参与这套系统设计研制的主要技术人员董薇,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说话慢条斯理,不过办起事儿来却透着一股飒爽劲儿:“整套系统借鉴了航天发射组织指挥的理念,一切口令都通过倒计时的方式给出精确到秒级的时间点。”

        “大约8月底才接到任务要制作一套系统。几万人还有各种装备的集结、疏散、整体调动,都要集纳到一个系统里统筹,其中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董薇说。最终这套系统不仅可以实现“任务发布”功能,而且总指挥、导演组、烟花组……所有部门都可以看到各自要完成的任务清单和截止时间。一旦时间临近,系统还会给出提示。

        整套系统从演出开场前8小时开始启用,期间要“对表”两次。“一次是宣布演出开始前,我们用的是北斗授权系统统一发送的‘北京时’。一次是演出正式开始后,时间开始以音响时间码为准。两次‘对表’,就让所有部门都有了基准时间。”本报记者 刘冕

  • 我们专和蚊子老鼠较劲儿

        国庆节当天欢庆的广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一群人的存在。他们就是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国庆庆典活动保障团队中的病媒生物防制小分队,戏称自己是和蚊子老鼠较劲儿的人。

        深夜里,天安门地区树丛中、管井旁……经常有一群人在这些地点出没,拎着二氧化碳诱蚊灯,包里带着粘鼠板,在树丛中监测蚊子、老鼠密度,从而科学精准地消杀。这是由北京市爱卫办、北京市疾控中心以及相关区疾控中心、专业病媒消杀人员共同组成的病媒生物防制保障团队。“蚊子、老鼠都喜欢在夜间活动,我们也要紧跟它们的出行高峰,它们出没的场所,就是我们工作的场所。”北京市疾控中心消毒与有害生物防制所副所长张勇,是此次病媒生物防制保障小分队的工作人员。每次进行蚊虫密度监测及消杀,团队成员都是在傍晚集结,天黑后出发,工作到深夜甚至凌晨。

        张勇说,有人以为蚊子的“麻烦”就是叮咬骚扰,其实,灭蚊首要目的是防止蚊媒传染病的传播流行。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灭鼠。老鼠对于庆典活动来说,最大的危害是啃咬电缆。老鼠无论是啃咬了哪一根,都会影响庆典顺利进行,严重的甚至会引起火灾,因此,鼠密度必须要达到“零”!

        从7月中旬开始,病媒生物防制小分队在重点区域先后4次同步启动病媒生物密度监测,在临近国庆庆典举行日期,开始进行灭鼠和灭蚊。监测结果显示,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重点区域的病媒生物密度被控制在了一个低密度水平上,其中天安门地区蚊密度最高下降56.1%,未发生鼠类危害。核心区病媒生物总体控制到位,实现了重要核心区病媒生物“零密度,无危害”的保障目标,圆满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病媒生物防制保障任务。本报记者 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