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妈妈选手超越博尔特

        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是博尔特退役后举行的首届田径世锦赛,当时“闪电”创下的诸多纪录究竟由谁来打破?答案昨天揭晓:在剖腹早产10个月后,代表美国队参赛的埃里森·费利克斯,在4×400米混合接力赛中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获得了自己的第12枚世锦赛金牌,一举成为超越博尔特的“历史第一人”。

        “这一感觉太特别了,我无法想象在过去一年我都经历了什么。在这个光荣时刻,让我的女儿来这里看我拿到的金牌,这就是最大的奖励!”费利克斯说。去年11月,费利克斯生下了女儿,生产过程十分艰难。因为患有严重的先兆子痫,她不得不在怀孕仅32周时就提前进行了剖腹产手术。

        女儿在重症监护病房度过了人生的第一个月,费利克斯也一度被送进了ICU,直到产后的第六周,她才能够下地正常行走。在社交平台上,费利克斯分享了自己怀孕时的艰难,“几个月前,医院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整日整夜地待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看着我的女儿和生命斗争,不确定性与恐惧笼罩着我。ICU是一个沉重的地方,我从没想过我会在那里开始学着做一个母亲。每天我都要处理大量的坏情绪,身体和情感都精疲力竭,沮丧和眼泪成为了我的生活常态。”幸运的是,费利克斯和女儿都挺过了难关。出院后,费利克斯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训练馆,她抱着自己的女儿在熟悉的训练馆里踱步,决心重回赛场。“恢复的过程很艰难,我比想象得还要努力。在这一过程中,有泪水、挫折和怀疑,有时我感觉一切都在和我作对。”费利克斯说道。

        2019年7月25日,在剖腹产的8个月后,费利克斯重新站到了赛场上,获得了全美锦标赛女子400米的第6名。“我已经一年没有参赛了,能够重新站到赛场就是胜利,我知道今天的我远远不是最好的,但我很感激这次机会,它让我能再次体验参赛的喜悦。”

        成为母亲后的费利克斯一直在尝试如何处理好比赛、训练和家庭之间的关系,比赛时,她尽可能地把孩子带到赛场,这次世锦赛也一样,“我只是习惯了自己的新角色,并降低了日常的训练量,能够从一整天的训练中回家,看到我的女儿和她的笑脸,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费利克斯说。超越博尔特,成为世锦赛史上夺金牌最多的运动员,费利克斯为此做的努力确实很了不起。

  • 多哈“午夜场”赛程充满争议

        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虽然落下了帷幕,但围绕本届赛事“午夜场”比赛的争议却没有停歇。男女马拉松,男女50公里、20公里竞走,共6个项目在多哈的海滨大道上跨夜进行。这样的田径世锦赛赛程安排史无前例,让这样的参赛体验充满了争议。

        多哈世锦赛将马拉松、竞走项目移到午夜进行,主要是组织者对当地气温的考虑。即使在9月底、10月初,多哈当地白天的温度依旧高达37、38摄氏度,这种情况下安排马拉松、竞走项目几乎无法想象,所以它们只能改在夜晚进行。根据当地的气象报告,多哈当地凌晨的气温是29.5摄氏度左右,偶尔还有一些微风,这个气温基本可以满足马拉松、竞走的比赛条件。

        在女子马拉松赛开始前一天,组委会召集各参赛队伍的领队和队医开会,为了确保运动员不出现身体问题,在恢复区增加了工作人员,并在国际田联医疗顾问和各队队医之间建立了实时联系。国际田联医疗顾问贝尔蒙透露,在马拉松赛道有更多的医疗监督和更多的可用水。每隔百米设置了移动诊所和急救站,70名医护人员沿途全程值守,终点线附近还建立了一个临时医院,以确保每名运动员在途中摔倒或退赛都能在第一时间送医治疗。

        “午夜场”比赛虽然气温有所下降,但是社会关注度也同步“降温”。除了终点附近举着各自旗帜挥舞的各代表队成员和各国记者外,赛道上几乎没有当地观众,在卡塔尔这样一个田径运动并不火热的国度,有多少观众愿意在深更半夜放弃睡眠,观看这样长距离的比赛呢?

        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下,比赛的完赛率也相应较低。女子马拉松70名选手报名,68人参赛,28人中途退赛。男子50公里竞走,46名选手参赛,14人中途退赛。女子50公里竞走,24名选手报名,1人未参赛,6人未完赛。女子20公里竞走,45人参赛,6人未能完赛。男子20公里竞走,54人报名,2人弃赛,7人中途退赛。男子马拉松73人报名,20人未能完赛。此外,参赛选手们的成绩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女子马拉松冠军普格蒂奇最终夺冠成绩为2小时32分43秒,比她过去3年的最差成绩还要慢了10分钟;男子50公里竞走冠军铃木的成绩为4小时04分20秒,比刘虹创造的女子5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要慢5分多钟。

        来自马拉松传统强队埃塞俄比亚的3名女运动员都未能完成比赛,他们的马拉松教练哈吉·阿迪洛·罗巴赛后直言:“我们很难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完成马拉松比赛。”这样的赛程安排对世界各国的媒体也是一次挑战,扛着各式镜头的摄影记者站在跑道边,而更多文字记者则在新闻工作间奋笔疾书,等到收工时天已经快亮了。

        “午夜场”成了多哈田径世锦赛最大的争议话题,这种赛程安排是世锦赛史上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 搀扶对手完成比赛

        体育竞争是残酷的,可它从不缺少温情。在多哈田径世锦赛男子5000米预赛中,阿鲁巴选手乔纳森·巴斯比因体力不支,出现严重抽筋,这时参赛的几内亚比绍选手桑卡尔·达博主动上前,搀扶着本是竞争对手的巴斯比,两人缓慢地完成了最后的百余米赛程,这一幕感动了许多人,这也让他们赢得了不亚于冠军的掌声。

        乔纳森·巴斯比和桑卡尔·达博分别来自阿鲁巴和几内亚比绍,两人实力有限,因此在男子5000米预赛中晋级希望不大,但在比赛最后时刻两人的举动却吸引了全场观众的注意力。当时巴斯比因体力不支而导致抽筋,不得不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这时达博主动上前搀扶着巴斯比,两人坚持着向前移动,用意志力和体育精神完成了最后一百多米的赛程。过终点后,身体已经透支的巴斯比瘫倒在地,组委会工作人员推出轮椅将其送到医疗中心救治。乐于助人的达博在最后比赛受到影响情况下,依然跑出了18分10秒87的个人最好成绩。

        赛后,达博表示:“我来世锦赛的目标是拼出一个个人历史最好成绩。在最后三圈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很难晋级了,最后阶段赛道上只剩下我们俩人了,我认为帮助他完成比赛而不是超过他是最好的方式。”达博的这种行为赢得了广泛地赞誉,国际田联在官推上表示:体育运动不仅仅只看成绩。BBC的评论说:这就是我们爱体育运动的原因,达博,你是一位英雄!

        (本报多哈今晨专电)

        本版文字 特派记者 陈嘉堃 全体育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