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童心与画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 36     作者:

    老人与狗 桐溪小蝉 绘

    ▌袁新雨

    童心与年龄有关吗?

    童心即是真心、人心之初,人的心态如果能无限接近于超功利,就有保留童心的机会。明代李贽在《童心说》中以人之本真“童心”驳斥理学;今时今日,当代人更需要童心去观照生活中的美好。

    近期,“童心自在——桐溪小蝉的艺术世界”展览正在798艺术区无忧艺术进行。她的童心源自何处?

    某种程度上,桐溪小蝉的童心源自丰子恺。桐溪小蝉自幼学画,之后受到丰子恺艺术的感染,逐渐成为丰子恺的研究者。丰子恺推崇明代李贽的观念和学说,在李贽的学说中,追求童心则是重中之重。

    因为研究丰子恺,桐溪小蝉通过萧乾、文洁若等老先生结识了德籍汉学家何莫邪,并翻译了何莫邪的著作《丰子恺:一个有菩萨心肠的现实主义者》。之后,两人成为了学术上的朋友。桐溪小蝉对何莫邪的口音印象深刻:“他的北京腔说得比我好。”桐溪小蝉的普通话里,带着家乡福鼎的绵软味道。

    桐溪小蝉说,何莫邪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一想到他,心里就特别放松,想笑。所以,在这次展览上的画作《老人与狗》中,桐溪小蝉画的就是何莫邪和他的狗。画面里,老者半哈着腰,旁边的狗则安逸地蹲坐在地上——桐溪小蝉把想到何莫邪的轻松情绪“融了进去”。

    何莫邪家的猫“很上镜”,桐溪小蝉画了很多张。

    这只猫出现在画作《吃樱桃》中,画中的小男孩是桐溪小蝉的儿子顺顺,手里正拿着樱桃吃。最有趣的是,桌上待吃的樱桃被小男孩摆了一排。在生活中见过这样的场景之后,桐溪小蝉又将这幅画面融于自己想象出的山中花圃里。何莫邪家的猫还出现在画作《他们两个在玩什么》里,这幅画画的是桐溪小蝉的丈夫和儿子正在雨后的丘陵泥土地上蹲着挖蚯蚓。

    通过这几幅画不难发现,桐溪小蝉的童心也许来自她的家乡。人在童年时的回忆总是深刻的,往往也是愉快的,小蝉把自己记忆中与童心有关的美好都融合在一起,付诸画面。画面中造型温润的山丘也许正是家乡福鼎在桐溪小蝉心中的投影。家乡对她的影响还体现在她的名字上——名不见经传的桐溪,正是小蝉家乡的一条小溪。

    在展览现场,有两处桐溪小蝉在展览开始之前在墙上的题壁,据策展人丛涛回忆,桐溪小蝉在题壁时状态非常放松,自然随意,完全没有“创作”的紧张,不担心写错。事实上,桐溪小蝉在题壁上确实写错了一个字,但也没有涂掉:“错了就错了。错字既可以说是瑕疵,也可以说是当时的真实状态。”

    展览现场,桐溪小蝉经常强调有几幅画的纸很好,这些纸是朋友送给她的,前文提到的几幅画都画在这些纸上。之前偶然的机会,朋友在琉璃厂淘到了此前文博机构保存、包裹清代奏折的包装纸,经过时间的洗涤,纸性反而更加好了,纤维松动后显得绵软,适合创作。美中不足的是,这些纸上有的还有“死印儿”折痕,小蝉在创作时却丝毫不在乎,任由它出现在画面上——这也许是桐溪小蝉童心的另一个体现,在画画时不为卖画,不带功利心,只为了画画而画:“画画不能有功利心,否则会付诸画面。”桐溪小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