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南京地标书店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 36     作者:

    2012年的万象书坊还不是当下流行的复合空间,只卖书。 好摄女 摄

    ▌好摄女

    2012年9月9日,全国首家民国主题书店先锋“民国书院”在南京总统府景区夕佳楼亮相。也是因为这个理由,我开启了南京书店之旅。

    七年前的9月,我第一次到南京,第一次在“总统府”里远眺“民国书院”,它很安静。走进它,一层的书架上都是民国主题的书籍,包括珍贵的民国史资料和太平天国及清末史料。当然,这里也少不了先锋书店出品的笔记本、地图、明信片等产品。往上走,二层是惬意的咖啡厅。那天探店时,有人说千万别装WiFi,就让它一直是个安静阅读的好去处吧。

    这里不只有先锋民国书院,还有一个小小的先锋文史书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家店里有很多先锋书店自己出品的明信片。

    2014年,先锋书店在南京中山陵里开了一家店,叫永丰诗舍。那年深秋,我做书店人物专访,从北京出发时穿着呢子大衣,到了南京又穿上了薄一点的卫衣。永丰诗舍里,除了有先锋书店的标配“书与文创产品”外,还多了老物件,比如录音机、打字机等。永丰诗舍门口的草坪上,很适合放空且拍照。我记得那天空气很好,落叶也很美。

    忘了说,其实我每年到南京都会去先锋书店。我最爱一个人在五台山总店,有时候一待就是大半天。自己看书、做笔记,偶尔也拿起相机,到处拍拍。2014年秋天,走在五台山店的坡道上,我手里拿着书,耳边正好听到《In My Secret Life》,心很静很静。以至于多年后,我一听到科恩的《In My Secret Life》,就会想起去先锋书店的每个阶段的自己。

    在先锋书店(五台山店)里,摆着好几个镜子。每次我路过那个镜子时,只要手里拿着相机,就会不自觉地自拍两张。这个小角落,也成了我每年到先锋书店跟自己对话的地方。

    今年夏天,我开启了一个月vlog日更,也去了镜子前,只是没有拍照。估计是我满脑子在想如何拍视频,就把拍照给忘了。

    店里无论人多人少,依然有人读书,也有人拍照打卡。我个人觉得,先锋书店的包容性很强,比如允许拍照。最让我舒服的是,在允许拍照的前提下,店里真没有那么“吵闹”,依然静静的。只是偶尔我需要避开别人的镜头,低着头。

    这些年,先锋书店也在做自己的文创产品。今年我发现,无论是原创产品还是代售产品,多了很多类别,同时也在完成迭代。比如你可以在先锋书店的收银台前看见一个颜值很高的玻璃瓶,里面是茶或酒,文案我记不清具体内容了,但记得很有书卷气——这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书店,从2012到2019年,先锋书店在我的记录生涯里,也完成了它自己的一次次迭代。

    准确地说,先锋书店是南京的地标书店。在我看来,所谓地标书店,未必要有很多家连锁店,也未必有很大的知名度,但是它一定是深耕于自己所在的城市,很多年。

    南京大学附近的万象书坊,也是南京的地标书店。我曾经在微博上写过一段话:“每个大学都有一条好吃好玩儿的街,这条街上少不了一个书店。南京有的,就是南大附近的万象书坊。”

    2012年,从先锋书店(五台山店)到南京大学的路上,我偶遇了万象书坊。进去后,发现这是一家只卖书的书店,拍的照片很简约,却给网友们留下很深的印象。后来的几年里,我每次到南京必去万象书坊。它经历过变迁,从最开始的书空间,变成后来的复合空间。

    现在,万象书坊依然在南京大学附近。从以前的青岛路一直往上走,走到金银街。万象书坊在金银街的8号,是一个复合空间,既保留了选书的品位,也有了一些有趣的变化,比如书架上的书,按作家来分类。还有书区随处可见的椅子,便于读者阅读。

    南京的冬天是阴冷的,万象书坊卫生间里居然有智能坐便。2017年冬天,我第一次到金银街的万象书坊新址,坐在卫生间里,不想起来了,热乎乎的真暖心。

    2018年我的第二本书出版后,做了三十多场书店分享会。第10站就是在南京万象书坊。当时是书女雅倩帮我联系上的万象书坊,现场主持也是她,还邀请了群学书院运营总监陆远作为嘉宾。分享会上,我们聊了自己生命中遇到的书店们,总觉得时间不够,好多都没来得及深入展开。那时候,无论分享会上,还是私下谈天,雅倩和陆远的某些话,都给我带来了写作的灵感。

    2019年暑假,我一个人拍vlog,再次来到万象书坊。渐渐地发现,它是校园周边的清静地。那天我在书店里吃了晚餐,意面加抹茶拿铁。也是第一次在书店里悄悄记录了自己吃饭的样子。

    这些年,从先锋书店到万象书坊,也就是从广州路走到青岛路,最后到达金银街。这条熟悉的路,我走了很多次。我常在想,所谓地标书店,就是一个城市文化深耕的集中地,也是读者们常去的地方。先锋书店(五台山店)与万象书坊,就是我心目中的南京地标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