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两个半“国庆”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 38     作者:

    ▌刘琪瑞

    名字叫国庆的太多,光我姥姥家就有两个半。为何还有半个呢?且听我表一表。

    我二姨家的表弟是1979年出生的,本来算日子要到中秋节那天降生,哪承想表弟是个急性子,提前五天,赶到了国庆节这天呱呱坠地。二姨夫喜不自禁,乐呵呵地说:“好、好,太好了!今儿是国庆节,沾了咱们国家的喜气,干脆叫‘国庆’得了!”一家人连声叫好。

    我小姨家的大表弟是第二年国庆节出生。小姨小姨夫喜滋滋的,也想给孩子起名儿叫“国庆”。喝满月酒时,二姨二姨夫有点儿不乐意了,说是咱们家已经有一个“国庆”了,你家娃儿再叫“国庆”,赶明儿叫混了,不如改叫“建国”吧。结果,小姨家的这个表弟改名“建国”。

    我还有个小舅,等到他家的小表弟出生,也是国庆节。正值1984年新中国成立35周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阅兵式鼓舞人心。那时电视在农村虽然还不普及,可我们都从收音机和大队的广播喇叭里感受到了。所以任他两个姐姐怎么说,小舅非得给小表弟起名叫“国庆”。

    这下,姥姥家可热闹了,每逢过年过节或姥姥过大寿,大国庆、小国庆加上建国,叫着叫着就混了。为此,还闹出了笑话。

    大国庆在县城工作,有一次出差到北京,回来后买了北京烤鸭,托人捎给姥姥。可能是捎去的人没说清楚,姥姥拄着拐棍儿,蹒跚到了小舅家,笑眯眯夸赞小国庆有孝心,在外地打工还忘不了奶奶,弄得小舅一头雾水。等到大国庆抽空儿回去看姥姥,姥姥当着他的面又把小国庆夸了一通,对空着两只手、来去匆匆的大国庆冷脸冷眼的。一直到她老人家去世都没解开这个结,大国庆心里那个委屈呀,甭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