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吊装前我们整整练了90分钟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现场观礼的观众就座的观礼台,除了天安门城楼两边原有的观礼台外,全都是临时搭建而成的。本报记者经过3个夜晚的蹲点采访,记录了临时观礼台有序高效的搭建现场。

        ■ 匠心独运:安放座位不用1根钉子

        时间:9月13日午夜2点

        地点:天安门东西侧固定观礼台

        国庆当天,有7000多人要落座位于天安门东西两侧的固定观礼台,原有的台子上,还要安装座椅。

        可别小瞧了这观礼台,它可是“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的项目之一。为了保护它,天安门地区管委会在安装过程中匠心独运,巧妙利用观礼台结构,竟没使用1根钉子。

        “早在座椅的设计阶段,就同步研究保护方案。”顺着工作人员王海瑞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每一排座椅,多达数十个,全都固定在同一个钢铁支架上,支架后部又牢固地顶在原有的台阶立面上,这样就可以保证座椅不晃动甚至不前后倾倒。

        而在观礼台入口等处,没有现场的台阶可以顶靠,则选择为座椅支架加装木质托盘,再覆盖上红色的绒布,与地面融为一体。经过体验,这样的座椅同样安稳。

        ■ 又好又快:2小时搭建完钢桁架

        时间:9月15日午夜11点

        地点:天安门华表东西两侧临时观礼台

        天安门华表东西两侧临时观礼台上的9000多个座位,为了提高搭建效率,实际上是安装在100多个钢桁架上的。如此多的架子,事实上仅用了不到2小时。

        9月15日午夜11点,吊车还未来到现场,但准备工作已经开始。几百名工人开始在华表东西两侧摆放特制垫片。这垫片由钢铁制成,与地面接触的部分覆盖上了一层胶皮。工作人员说,垫片的目的是防止观礼台钢桁架损坏地砖。

        9月16日0点,8台可起吊70吨的吊车陆续进场。吊装开始后,高高的吊臂直冲云霄。工作人员王海瑞介绍,此前已安排吊车司机在郊外练习了多次,经过模拟计算,每个构件从吊起到落地的时长要控制在8分钟之内才能保证“又好又快”,如此,8台吊车同时作业,才能让100多个钢桁架模块在120分钟内全部就位。

        ■ 万无一失:90分钟练习后再吊装

        时间:9月19日午夜0点

        地点:城楼临时观礼台

        城楼临时观礼台的搭建,是这三部分中难度最大的。

        0点钟声刚刚敲响,临时观礼台搭建现场数百名工人一片忙碌。两台可起吊100吨的吊车,在5小时内将搭建临时看台所需的钢构件,从地面吊至十几米高的城楼平台上,而且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吊车就位后,并未立即开始吊运,而是先拿配重块“找感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吊车将配重块吊起、旋转、随后放下,为的就是找准从地面到城楼之间、准确避开城楼檐角、穿过平台国旗杆落地的最佳路线。

        90分钟练习后,路线确定。凌晨1点半,吊车起吊第一块构件。因为经过了此前多轮练习,构件的路线已经确定清楚,整个吊装过程尽在掌握之中。到凌晨5点,所有构件全部安稳地落在了平台上,等待工人安装护栏和座椅。本报记者 陈强  

  • 为了队形调整我们不停奔跑

        由10万群众、70组彩车组成的36个方阵在长安街上载歌载舞地行进,他们是如何保持队形的整体性呢?这可离不开广场队形调整志愿者。在整场游行过程中,他们举着自己的“号码牌”站立在长安街两侧,成为队伍调整队形的“标杆”。不过“标杆”们可不光是站在那里就可以了,还得不停地奔跑。

        来自北京建筑大学西城校区的志愿者刘靖文就是一名广场队形调整志愿者,他的位置是在长安街南侧,第61号“标杆”,也就是说,他的位置是方阵的第61排。

        刘靖文他们服务的区域是从75米调整线到出发线的两侧,北侧是1排一个志愿者,南侧是5排一个志愿者。每个群众游行队伍都是在他们面前的调整区域最后调整好队形,然后意气风发地迈过出发线,在世人面前展现各自的风采。

        作为“标杆”,只要站站就可以了吗?没那么简单。刘靖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印着细密表格的纸,表格里面是一组组数据。原来,因为每组方阵的特色不同,每排的“标杆”所在的米数不同,有的两排之间的距离是1米,有的是1.2米,有的是1.3米。比如刘靖文的第61号,本来的位置应该在60米的地方,可是在他的表格里,整个游行过程中要有七八次前后调整奔跑的节点,最远的在90米开外,而且还是忽远忽近,每次调换位置也要在5秒钟内跑到位。

        “因为队形调整,越到后面的人跑得距离越远,我们都把前面的位置让给女生,男生就得多跑跑啦!”刘靖文告诉记者。

        除了负责定位当“标杆”的志愿者,队形调整志愿者中还有机动志愿者,他们要不停地在队伍边上游走、喊话,指引游行队伍找到自己应该对应的“标杆”,并在“标杆”有特殊情况时进行替班。

        他们是离游行队伍最近的志愿者,可是他们得到关注的却是一个个最外侧的人脚下的点位,迎来一个个方阵,送走一个个方阵,他们的坚守,为群众游行队伍保驾护航。本报记者 孙颖  

  • 为了准时集结画了500张图

        天安门广场集结点位置、人数及行进时间是如何推演的?观礼台服务指挥部集结疏散部部长谷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庆祝大会、联欢活动,不是只有观礼嘉宾一路人群在路上,还有参阅部队、游行群众队伍等,在规划路线时要避开这些要素。“路线图几乎每天都在改,至少有500张修改后的地图,确保时间精准到分。”

        谷民表示,按照分时出发、批次抵达的原则,嘉宾出发和到达时间可以按照安检方式来区分。一部分嘉宾住在长安街沿线酒店,或是境外、京外人员,他们最后一批到达;第二批到达的是在远端集结点进行远端安检的人员。“最早一批到达的是在临场安检的观众嘉宾。确保既不拥挤,也不会拉得时间很长。”

        谷民表示,北区观礼台全部采用的是公路运输,集结点基本上都是在长安街以北的区域。南区采用地铁和公路两种运送方式,以地铁运送为主,共有3万余人在此区域观礼,最终以每15分钟到达3000人的运力来推演抵达时间。本报记者 赵喜斌 谢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