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为找到好医生他寄出“投诉信”

        几天前,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接到北京12345热线接诉即办的一个“投诉”,在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值班医生打开“投诉函”,发现竟是封热情洋溢的表扬信——一位陈先生“投诉”医院,是为了找到几位在万米高空上救了他的热心医生。昨天,陈先生终于如愿见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事情还得追溯到9月1日。当天中午11时55分,在从满洲里飞往北京南苑的KN2936航班上,乘客陈先生突然出现喘憋症状,并很快陷入半昏迷状态。“哪位是耿嘉玮女士?听说您是医疗专家,飞机上有位病人,急需诊治……”广播里传来乘务员急切的声音。听到广播后,鼓楼中医医院院长耿嘉玮赶忙带着义诊返京的几位医生赶了过去。只见这名男乘客呼吸急促、口唇发紫……副院长周英武询问病史,了解到患者陈先生今年56岁,有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病史40余年,肺纤维化和肺源性心脏病史。

        “病人面唇紫绀、缺氧严重,初步诊断是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几位专家会诊后,立即展开抢救。针灸科医生李冬梅从包里翻出一个鹿角梳子刮痧板,依次对患者的颈部大椎、背部定喘等穴位进行刮痧治疗;推拿科医生李佃波以指代针,用“指针法”缓解患者支气管痉挛;康复科医生成向东蹲在患者身侧,反复对患者下肢的丰隆穴进行按压……经过专家们轮流治疗,陈先生呼吸逐步恢复平稳,口唇青紫也得到了缓解。

        身体放松后,陈先生渐渐入睡,但医生们丝毫不敢放松。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飞机行驶途中,内科医生季菲特意将座位换到陈先生旁边,不断为其拍背排痰。其他几位专家也轮流过来为其推拿、按摩,一路悉心守护。

        飞机降落南苑机场后,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的陈先生向医生们道谢后便要离开。医生们不放心,一直紧紧跟在他身后。没想到,就在快出机场时,陈先生再次发病,几位医生连忙跑上前,并叫了救护车,直到救护车把陈先生接走,医生们才陆续离开。

        后来,陈先生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很多天。出院后他开始踏上“寻恩”之路。当天由于情况紧急,他没能记下几位医生的姓名,只知道救自己的是鼓楼中医医院的大夫。拨打114,上网查询……他尝试了很多方法,但因鼓楼中医医院有多个院址,他又说不清医生的名字,一直没能找到。迫不得已,陈先生拨通了北京12345“投诉”热线,留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这才有了之前让大伙儿虚惊一场的“投诉函”。

        “谢谢你们,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昨天,在鼓楼中医医院,陈先生终于见到了几位救命恩人,他激动地和医生们一一握手。“当初,我被送到医院时,医生都说我运气好。像我这么重的病,要不是在飞机上遇到仁心仁术的好医生,根本撑不到医院。”陈先生感慨道。

        “对我们医生来说,这就是举手之劳。”李冬梅说着,将那把救了陈先生一命的鹿角梳子刮痧板送给他留作纪念。

        本报记者 刘欢 实习记者 张雪 本报记者 方非摄

  • 一颗心的传递 诞生爱的奇迹

        昨天,在解放军总医院心血管外科监护室里,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第5天的女童一一躺在病床上,监护仪显示她体内的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而这颗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的心脏,来自一名因意外不幸死亡的陌生男童。

        今年只有两岁大的一一出生在河南农村。9月17日晚,因暴发性心肌炎、急性心力衰竭,她被送进了河南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10多天,治疗费用花了30多万,可一一的病情仍在不断恶化,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告诉一一的妈妈刘华,心脏移植是唯一的希望,但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供体,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就在刘华万念俱灰时,一个希望从北京传来:找到与一一配型成功的供体了。听到这个消息,刘华既激动又难过,因为女儿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但这意味着有一名和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失去了生命……“虽然与那位妈妈素未谋面,但我能体会到她失去孩子的心痛,更为她的无私感到敬佩和感激。”

        9月29日,在得知一一的病情后,医院医生连夜赶往郑州,为一一进行病情评估:“患儿病情恶化,已经等不了了,只有做心脏移植手术才能挽救这条小生命。”10月3日凌晨2时,经过近10个小时的转运,一一在医护人员的护送下顺利抵达北京。

        10月3日上午11时,心脏移植手术开始。同一个手术室,两个手术间,一颗心脏将两名孩子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一场生命的接力就此开启。

        手术室外,心脏供体昂昂的母亲白春在期盼着、等待着。“儿子的心脏能不能在另一个孩子的胸腔重新跳动?”是此刻白春最关心的事。她的儿子还不满两岁,却在9月中旬遭遇了房屋倒塌的意外不幸脑死亡。当医生宣布这一噩耗时,白春悲痛欲绝,晕了过去。然而,这位坚强的母亲做了一个让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决定:捐献儿子的所有器官。“孩子住院这些天,我每天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守着,看到了很多孩子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家长,我就有了捐献器官的念头。”除了心脏,她还将儿子的双肾、肝脏和两个眼角膜全部捐出,这意味着3名重症儿童将因此延续生命,眼疾儿童将因此重见光明。

        当天下午3时许,当监测仪上的数字开始跳动时,手术室内所有医护人员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昂昂的心脏在一一的体内重新跳动,一一的生命得以延续。在得知手术成功的消息后,白春如释重负,“昂昂没离开我们,他又活了,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他是去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去救另一个孩子。”

        10月4日,一一的意识逐渐清醒。两天前,医生为一一撤掉了有创呼吸机,这意味着心脏移植手术成功。透过探视器的屏幕,刘华看到病房里的女儿挥舞着小手,激动得热泪盈眶:“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感谢无私捐献心脏的孩子和他的父母,感谢为一一付出辛劳还掏钱垫资的医生们,让一一有了重生的机会。”(文中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褚英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