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瞄准工薪群体 中国发力普惠养老

        在重点满足基本养老服务需求的同时,中国正瞄准数量规模更庞大、需求更为多样化的普通工薪收入群体,致力于探索一条更加激发市场活力的中国式普惠养老之路。

        普惠养老服务是在基本养老服务以外,面向广大老年人、靠市场供给、由政策引导的一种服务。今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推出普惠养老城企联动专项行动。这项行动已于2019年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14亿元,新增养老床位7万张,吸引64个城市、119个项目参与。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说,专项行动“主要解决广大城市老年人尤其是中低收入且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在选择养老服务时面临的‘买不到、买不起、买不好、买不安’问题。”

        根据统计数据,2018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49亿人,占总人口比重约17.9%。

        “广大老年人需要价格合理、方便可及的养老服务。政府的职责是保基本,同时要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来满足多层次养老服务需求。”欧晓理说,养老服务对企业而言投资大、回收周期长、利润率较低,因此市场供给的养老服务需要政策支持,才能扩大供给,满足广大普通群众、工薪阶层的养老服务需求。

        在专项行动中,中央预算内投资着眼于支持城市整体提升养老服务能力,对支持项目给予建设补贴。城市和企业以合作签约形式明确政策清单和服务清单。其中,城市政府在土地、金融、财税、人才等方面提供一揽子支持政策,其中最有力的是土地或租金成本优惠;企业需承诺提供有质量保障的养老服务。最终实现养老服务价格与当地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退休金、价格指数变动等挂钩,让大部分老年人可以享有。

        分析人士认为,通过政策支持,实现企业建设运营成本和服务价格双下降,既让老年人购买服务“可承担”,又可使企业提供服务“有回报”,形成多赢态势,是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有益探索。

  • “以房养老”为何市场反应冷清?

        “以房养老”是什么?

        结束了几场“说走就走看世界”的旅行后,75岁的康锡雄和老伴去年搬进了北京市第五社会福利院。“生活变化翻天覆地,现在睁开眼就想着怎么花钱。”作为国内保险版“以房养老”首单客户,老两口在福利院的一居室里,说起了2014年参加“以房养老”后的生活。

        康老向记者出示了保险合同,合同显示,近85平方米住房的有效保险价值约为274.4万元,两位老人每月共同领取养老金9118.12元。

        幸福人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工作负责人赵水龙针对康老的合同介绍,这单业务基本流程是,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居住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继承人向保险公司偿还老人所领取的给付金本金及其5%复利,就不影响房屋的合法继承。

        2014年,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4个城市启动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2018年7月,银保监会将反向抵押保险扩大到全国范围开展。反向抵押保险业务总体运行平稳,为老年人提供了存量资产转换为养老资源的选择,让投保老人得到了实惠,是我国首个形成一定规模的“以房养老”金融产品。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末,反向抵押保险期末有效保单126件,共有126户家庭186位老人参保,参保老人平均年龄71岁;人均月领7000余元,最高一户月领养老金超过3万元。目前,共有幸福人寿、人民人寿2家公司开展反向抵押保险业务。

        “以房养老”为啥不叫座?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5年,只有126件有效保单,市场反应“清淡”的原因是什么?

        “以房养老”推广“难”,首先难在传统观念的束缚。赵水龙说,中国老年人缺乏主动改善养老的意识,养儿防老,资产后传,改变这个观念需要一个过程。“中国的传统文化根深蒂固,这决定住房反向抵押养老更多体现为一种养老选择。”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中房集团理事长、幸福人寿监事长孟晓苏认为,“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规模不够大,主要问题出在供给侧,许多保险公司担心风险而不敢进入,但试点表明风险是可控的。

        “以房养老”业务复杂,跨了很多行业,存续时间长,需要承担很多风险。除传统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以外,还增加了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法律风险等。经济社会环境也是一大挑战。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反向抵押保险业务环节复杂,涉及房地产管理、金融、财税等多个领域,需要多部门协作推进相关配套政策的制定和落地。而相关法律法规还存在空白或是一些不适应业务发展的规定。

        专家建议,从供给侧加强对保险公司服务潜力的发掘,帮助他们认识这个产品的社会意义与经济价值;从需求端加大对“以房养老”的流程讲解和涵义讲解。同时,从立法层面完善制度对接;由民政部、人社部、司法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金融和保险等多部门进行会商,通力合作针对试点发现的问题清查政策“堵点”,制定相应的配套措施。而保险公司需加强风险预判和管控,在产品设计中合理平衡消费者预期和房产增值潜力,有效管控房价波动风险和定价风险。

  • 高血压糖尿病患者用药报销比例提高

        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的3亿多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日前迎来“利好”:其在国家基本医保用药目录范围内的门诊用药,报销比例将提高至50%以上。

        此前,我国多地已通过门诊大病或慢病保障机制,减轻了一些病情严重、符合一定指征的高血压、糖尿病患者的疾病负担。但各地门诊慢病保障的“门槛”普遍较高,力度也不相同。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顾雪非说,我国基本医保分为职工医保和城乡居民医保。这一医保新举措让受益人群“升级”,涵盖了城乡居民医保的普通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将两大慢病门诊的报销比例“加码”,进一步减轻数亿患者的医疗负担。

        安徽一位参加城乡居民医保的普通高血压患者,一年的门诊药费约有3000元。以前,这些药费最多只能报销几百元,如今报销比例提高到50%,可以省下不少支出。

        在“政府要过紧日子”的大背景下,为何还要担起两大慢病的新“账本”?

        顾雪非表示,除了为患病群众“减负”,这一医保新举措与防控慢病、老年健康促进、加强分级诊疗等措施相配套,意在长远。

        超过1.8亿老年人患有慢性病,患有一种及以上慢性病的比例高达75%……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是我国居民主要死亡原因,总体疾病负担高,严重影响老年人健康和生存状况。我国在推动分级诊疗的同时,全科医生、家庭医生等就近提供便捷、连续的医疗服务,当好“健康守门人”。医保则发挥“指挥棒”作用,通过提高基层就诊报销比例,引导人们改变就医行为,此外强调预防为主,促进“防”“治”融合。

  • 进城看娃的“老漂族” 你在他乡还好吗?

        下午4点,厦门首开领翔国际小区,林立的楼宇间陆续走出老人。今年67岁的张秀梅推着婴儿车,将刚刚睡醒的小孙子送到小区的滑梯上玩耍。同一时刻,老伴老靳正疾步朝外走去,他要去附近的小学接上孙女回家吃饭。

        老靳两口子的生活是整个小区大部分老人的缩影。买菜、做饭、带孩子……这些被人们称为“老漂族”的随迁老人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为支持儿女事业、照顾第三代而离乡背井,来到子女工作的大城市,做着几乎一样的工作。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我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

        7年前,为了照顾刚刚出生的孙女,退休的老靳和老伴决定,从老家迁到厦门给孩子当个家庭保姆。与退休前相比,老靳如今的生活纯粹而又繁琐。早上6点起床,7点吃饭,7点半送孙女上学,顺道买菜,中午和下午继续接送……老靳说,请保姆又贵又不放心,由老人来带孩子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如何迅速融入儿女的生活是这些老人面临的首要课题。“我的原则是只照顾他们的生活,其他的一律不掺和,慢慢磨合。”老靳逐渐摸索出一套“生存法则”,现在为了不影响子女,他把吸了多年的烟都戒了。

        融入家庭只是第一步,对于一些农村老人而言,更为艰难的是融入这座城市和现代化的生活。

        出生于1949年的老秦,老家在安徽农村,今年初他和老伴到厦门帮忙带孙子。刚到一个月,他就因为把电磁炉放在煤气灶上烧,险些酿成大祸。

        从家中分不清的洗衣液、洁厕液、洗洁精,到出门认不准的地铁、BRT,城市生活在年轻人看来是新奇和活力,对于老秦来说,却处处是障碍。平时除了出门买菜,老两口鲜少出门,活动半径仅限于小区内。在老家时,老秦成天走家串户,如今突然被“禁锢”常萌生回老家的念头。

        除了因为对生活感到不适应之外,“老漂族”更多的则是不想给子女添累赘。今年以来,老靳见证了小区同乡伙伴的“大撤离”,有的不到两个月就走了。老靳说,虽然回去后养老只能靠自己,但在大城市,受限于异地医保等原因,老人们担心给孩子留下过重的负担。

        希望融入城市又止不住乡愁,渴望得到子女养老又怕成为累赘……离开大半辈子生活的地方,“老漂族”身上往往交织着矛盾的情绪。

        “中国人口流动正经历着从家庭成员分离到家庭成员团聚的转变,由此造成的农村随迁老人需要引起关注。”福建江夏学院副教授陈盛淦说。

        陈盛淦建议,子女在提供老人必要的经济、生活照料的同时,也应给予情感支持,理解老人在隔代照料上的付出,包容他们的生活方式与理念。同时政府应打破社会福利属地化管理的藩篱,解决随迁老人遇到的具体难题。

        本版文图据新华社